檢察院關于附條件不起訴實行情況的調研報告范文

報告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新刑訴法為加大保護未成年人的保護力度,特別規定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特別程序,其中附條件不起訴制度成為一大亮點。2012年新刑訴法實施以來,xx區檢察院就該制度在司法實踐中進行了成功探索,充分保障涉罪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助其回歸社會。但在實踐中,也發現有幾個方面的問題仍需厘清和解決,以保證該項制度充分發揮功能。

  一、運行現狀

  2018年至今,xx區院共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33人,其中2018年18 人,2014年15人,2015年上半年5人,已做出不起訴決定19人,撤銷附條件不起訴決定1人,目前有18人仍處于考驗期內。

  縱觀xx區院附條件不起訴工作開展情況,有如下幾個特點:一是適用對象均為罪行較輕的犯罪嫌疑人,以盜竊罪居多,從觸犯罪名來看,33人中,犯盜竊罪的21人,占比64%,犯故意傷害罪的10人,占比30%,二是適用對象造成的危害后果比較輕微。適用附條件不起訴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必須具有悔改表現,通過真誠悔罪、賠禮道歉,在精神和物質上給被害人以撫慰和補償,并通過被害人接受犯罪嫌疑人的道歉和賠償,促使犯罪嫌疑人改過自新、重新做人。被適用附條件不起訴的33人案發后均能積極賠償,全部得到被害人的諒解。三是適用附條件不起訴的社會效果較好。被附條件不起訴的33人中,在校學生23人,占比69.7%,其中16人重返校園,其他被附條件不起訴人也大多在考察期滿后找到工作,順利回歸社會。如夏某某在大專畢業實習期間,因盜竊被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對其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后,在考驗期內,夏某某能嚴格遵守各項規定,考驗期滿后檢察機關對其作出了不起訴的決定,現夏某某在某汽車修理店工作,并已成長為骨干力量,表現良好。

  二、存在問題

  1、與相對不起訴的界限不明顯

  從法律的規定來看,相對不起訴適用于“犯罪情節輕微,依法刑法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案件,附條件不起訴適用于“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有悔罪表現”的案件,可見該兩者都適用于輕罪案件。由于法定的刑罰只是相對確定,需要公訴人對犯罪嫌疑人的量刑作出預判,對于具體的個案,屬于“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還是“可能判處一年徒刑以下刑罰”,是否有必要進行教育、矯治,進而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并不是十分清晰。因此,相對不起訴和附條件不起訴的區別適用有待進一步細化。

  2、附條件不起訴所附條件如何把握

  根據新刑訴法規定,“有悔罪表現”是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獲得附條件不起訴的前提條件,但該規定過于簡單,缺乏具體的統一的執行標準。在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可能為求得“不起訴”而表現出良好的悔罪態度,而現今基層辦案人員承辦案件多、辦案壓力大,其很難在短時間內對犯罪嫌疑人是否真心悔過作出準確的判斷。新刑法中規定了社會調查制度,通過社會調查的實施固然可以更全面地掌握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惡性及是否有悔罪表現,但社會調查需要承辦人走訪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父母、鄰居、同學、朋友、社區等所有相關人員、單位,需要制作調查筆錄或者社會調查報告,以基層檢察院的人力、物力、財力而言,難以實現在每一個案件中都做到系統完備的調查。

  3、監督考察幫教機制需進一步完善

  監督考察是附條件不起訴實施過程中關鍵、核心的部分。但刑事訴訟法相關內容較為簡單,未對考察內容、考察方式、考察標準、考察責任做出明確規定,這可能導致監督考察相對隨意或者流于形式,其次,司法資源和社會資源配備尚不充足,也使監督考察機制難以落實。目前由檢察機關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進行監督考察,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監護人配合,這不可避免的給檢察機關尤其是基層檢察院帶來了較大的工作量。檢察機關既要辦理數量日益上升的刑事案件,又要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實施一定期限考察,在當前人員配置緊張的情況下顯得力不從心,司法機關進行社會調查、心理輔導等工作的專業性也無法保證,如果監管不力,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一旦接觸不良誘惑,也很可能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同時,由于缺乏監督考察的社會投入,導致異地戶籍涉罪未成年人由于監管困難而未能實施幫教措施,單靠檢察機關的力量難以建立科學的考察機制。

  三、對策建議

  1、慎重選擇適用相對不起訴和附條件不起訴

  在司法實踐中,一些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可能同時符合相對不起訴和附條件不起訴的條件,對此,不能因為主體是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而機械地選擇適用附條件不起訴這一特別程序規定。附條件不起訴實質上是“附條件暫不起訴”,嫌疑人需要在六個月至一年的考驗期內履行法定義務方可獲得真正的不起訴,相對不起訴卻不需這一考察過程,被不起訴后刑事訴訟程序即告終止。從實現司法資源優化、保障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利益等方面考慮,對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應當依法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而不應升格至附條件不起訴處理。只有對主觀惡性較大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有必要通過考察幫教進行矯治的才適用附條件不起訴。

  2、細化附條件不起訴所附條件

  附條件是附條件不起訴的重要前提,所附條件既要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改造,也要具有實際可操作性。所附條件建議包括兩個方面,一為明確絕對性義務,包括犯罪嫌疑人的認罪和悔過義務。犯罪嫌疑人應該書面撰寫悔過書,悔過書內容應包括對自己所犯罪之罪的認識和預防犯罪的必要措施,犯罪嫌疑人的賠禮道歉和賠償、補償義務;自覺接受幫教改造的義務等。二可增加選擇性義務,具體包括接受戒癮治療或心理治療的義務,好好學習,達到一定學習成績,履行特定勞務義務等,如針對因上網成癮而實施侵財犯罪的未成年人,可禁止其進入網吧。總之,檢察官應根據具體案件情況,事先進行社會調查,有針對性地確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選擇性義務。

  3、完善監督考察工作機制

  對被附條件不起訴的未成年人的監督考察,應充分組織、動員親屬、相關團體、機構和組織,共同進行考察,尤其是要借助社會力量,協調和委托司法社工組織、共青團、未保委、嫌疑人所在社區、學校、觀護基地等機構,形成一支既有專業化的能力和素質,又有社會組織和代表參與的幫教隊伍,協助檢察院開展考察幫教,監督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履行義務,最終達到教育矯治、回歸社會的目的。同時在司法實踐中,可進一步考慮將被附條件不起訴犯罪嫌疑人納入社區矯正,其雖處于訴與不訴的不確定狀態,沒有被確定為罪犯,但接受考察的目的與社區矯正的目的有共同之處。因此,檢察機關可與當地司法局建立附條件不起訴矯正機制,由司法局將附條件不起訴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納入社區矯正對象進行幫教管理,以防止重新犯罪,降低辦案成本,提高訴訟效率。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