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管理本科專業課程教學研究論文

本科畢業論文 時間:2019-01-12 我要投稿

  摘要:分析了酒店管理本科專業傳統的課程教學模式存在的問題與不足,針對酒店管理本科專業課程教學模式改革進行探索,指出“融入工作場景的PBL教學模式”在吸收傳統PBL教學模式優點的基礎上,融入了“工作場景”式教學,能夠顯著提高酒店管理本科生培養質量,更好地實現酒店管理專業本科生人才的培養。

  關鍵詞:工作場景;PBL;教學模式

  酒店管理本科專業作為一個兼具實踐操作性與知識探索性的應用型專業,對專業教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國內酒店管理專業本科生的人才培養目標一般為“培養能夠從事酒店一線工作,并且具有發展潛質和創新能力的酒店中、高級管理人才”。酒店管理本科專業的人才培養目標決定了教師在專業課程的講授中,一方面要培養學生的職業服務與操作技能;另一方面還要培養和提高學生發現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目前從全國范圍來看,多家已開設酒店管理專業的高等院校,雖然在教育教學中進行了一些改革,但是酒店管理本科專業課程的教學模式仍存在一些不足。這些不足和問題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人才培養目標的實現。因此,需要大膽吸收和充分借鑒國內外先進的教學經驗與模式,對專業課程的教學模式進行改革與創新,更好地實現酒店管理專業本科人才培養目標,提升專業人才培養質量[1]。

  一、酒店管理本科專業課程教學現狀與問題

  目前,在實際的酒店管理本科教學過程中,國內對學生專業知識與能力的培養基本表現為三種不同的模式。大量借鑒酒店管理高職教學,非常重視對學生專業技能培養。教師在課堂上著重講授酒店的對客服務技能,要求學生嚴格按照要求進行技能的學習與操作,將本科生等同于高職生一樣,輕視了對專業理論的學習和新知識的探索,忽視了對自主學習、主動探索新知識等能力的培養。盡管酒店管理本科生在進入酒店后,剛開始要從基層的實踐操作崗位做起,但是其培養定位于酒店的中、高層管理人員,對學生的職業素質和職業能力的培養有更高要求,這種混同于高職學生的教學模式顯然不能滿足本科的培養目標和教學要求。第二種模式表現為:在酒店管理專業課程教學中,重點借鑒普通經管類本科專業課程教學方式。在課程講授中,以專業知識的傳授為主,忽視或輕視對學生服務技能的培養。這種傾向認為對客服務技能很簡單,沒有必要放在專業課程的教學中,學生在酒店對客的實踐中能夠輕易掌握。由此,造成的結果是酒店管理本科學生的實踐操作能力不足,進入工作崗位后,因為缺少必要的服務技能和應對顧客需求的能力而很難較快進入角色。第三種模式表現為:上述兩種模式的問題顯而易見,在此基礎上,不少院校也有意識地進行一些教學改革,希望能夠在本科教學中兼顧學生理論和實踐能力的發展。但實際情況是,受制于教學計劃和實際操作的難度,大多數酒店管理本科教學實際的改變不大,傳統的、以授課為基礎的教學方式比例仍舊很大。此種教學方式側重于理論知識的傳授,使學生往往是在機械地模仿教師向他們傳授的技能,忽略了對知識的理解、探索與創新,并且強調統一的教學與考核評價模式,嚴重限制了學生學習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進而制約了學生的個性化發展。而且,酒店管理專業課程的教學活動通常在普通教室進行,學生很難將所學習的專業理論知識、技能與未來的工作場景聯系起來,嚴重缺乏將所學理論知識、專業技能能動地應用于實際酒店服務與管理工作中的能力。酒店工作最大的特點就是面對不同的客人需要提供標準化加個性化的服務。影響客人對酒店評價的因素有很多,除了受客人自身的素質、興趣愛好、性格特征等因素影響外,工作人員對日常服務和突發事件的處理能力,是影響客人印象的關鍵之處。這就要求酒店員工必須具有較強的應對和應變能力,而這些在上述傳統的課堂教學模式中是無法完成的。

  二、傳統PBL教學模式優點與局限性

  PBL(Problem-basedLearning)即“基于問題的學習”教學模式,是一種可供酒店管理本科專業課程選擇的現代化教學模式。PBL教學模式起源于美國20世紀50年代。當時,美國霍華德?巴羅斯教授(HowardBarrows)針對傳統醫學教學方法單純注重知識傳授,忽視學生技能培養的弊端,探索并設計了一種新的教學模式。這種教學模式不是把所有知識簡單地灌輸給學生,而是要求學生以具體病例為研究對象,自己提出恰當的問題,并自己擬定解決問題的方案。1969年,霍華德?巴羅斯開始在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醫學院實行這種新的教學模式[2]。PBL不僅在世界范圍內的醫學教育中得到廣泛應用,并逐漸被其他教育教學領域采用,目前已成為國際上一種流行的、先進的教學方法。相對于其他的教學法,PBL教學模式具有以下主要優點[34]。(1)以問題為學習起點。在PBL教學模式中,學生學習不再是簡單地接受教師的知識講授。學生的學習是圍繞教師設計的、能夠引起學生學習興趣的問題,或者是經老師提示、學生感興趣并自行設計的問題展開學習。(2)以培養學生解決問題能力為目標。在PBL教學模式中,學生要解決所設計的問題,需要在教師的幫助下,經過查閱相關資料、團隊小組討論、師生溝通等多種方式,通過系統的思考與努力活動才能實現,這樣可以有效地培養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3)以學生為中心。在PBL教學模式中,教師不再是課程學習的主角,學生成為知識學習的主角,教師轉變為學生學習過程中的引導者、指導者和評價者,充分體現和保證了學生在學習中的主體地位。盡管這種傳統的PBL教學模式存在以上諸多優點,但是在應用方面存在一些局限性。傳統PBL教學模式的局限性集中表現為主要適用具有研究性、探索性的專業課程。在這種研究性、探索性的課程教學中,主要培養學生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思路與能力,基本上不涉及服務態度、專業技能等專業實踐技能的培養與訓練。但是,酒店管理專業的課程教學,既要培養學生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思維與能力,還要培養學生適應于未來酒店工作場景的專業素質與技能。因此,需要對傳統的PBL教學模式加以創新,以適應酒店管理本科專業的教學要求,取得更加理想的教學效果。

  三、融入“工作場景”的PBL教學模式理論基礎與場景類型

  在PBL教學模式中融入“工作場景”的思路與理論是情景學習理論與情景式教學理論。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著名教育心理學家BrownCollin和Duguid在他們的論文《情境認知和學習的文化》中首次詳細敘述了情境認知和情境學習,從此,情境學習作為一種獲得知識的一般理論和正在形成中的教學模式引起了廣泛的關注[5]。情境學習理論認為知識學習具有情境性。知識是一種學習者在某一情境中通過與他人及其他事物相互作用中而獲得的。情境學習理論強調知識必須在一定的背景中學習,這種背景可以是真實情境,也可以是虛擬情景。情景式教學理論是蘇聯教育家達尼洛夫提出的。該理論強調在教學過程中,要建立某種問題情境,調動學生主動探求知識,并且設計了“教師提出問題學生積極獨立活動教師把學生引入下一個新問題”的教學模式。酒店管理專業課程學習的最恰當的情境是學生未來將要面對的“工作場景”。如果能夠讓學生在工作場景中進行學習,既克服了傳統課堂學習環境的單調性,使學生能夠獲得更佳的環境氛圍體驗,增大學生學習的趣味性,還可以使學生充分感受到學習專業知識與技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使學生的學習從被動接受式向主要探索式學習轉化,充分調動學生學習知識與技能的積極性、主動性與創造性,顯著提升教學效果。而且,當學生置身于特定的工作場景學習中時,對于自身所經歷的事件會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還可以促進其進行學習與反思,進而形成有關的感覺、技能、知識及思想,便于學生將所學習到的知識與技能應用于未來相似的工作場景之中,提升顯著教學效果[6]。在酒店管理本科教學中,融入教學模式中的“工場場景”主要有兩種類型。

  (1)現實工作場景。現實工作場景就是實際中經營的酒店的工作場景。現實工作場景最突出的優點就是真實性,長處是能夠充分考驗學生對專業知識與技能的理解與掌握程度,能夠充分培養學生的即時應變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是,在實際工作場景中教學也有特定的要求,需要學生在掌握基礎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后,才能適應現實工作場景的要求,這對于剛接觸專業知識與技能的本科生很難達到。同時,學生在真實工作場景實踐學習時,不允許出現較大的失誤,而且學習特定知識與技能的場景很難進行重復式教學。因此,為完成專業課程的教學要求,同時還要配置虛擬工作場景。

  (2)虛擬工作場景。虛擬工作場景實際上是一個虛構的工作場景。傳統虛擬場景主要對借助實物工作道具實現。目前,作為建立虛擬場景的虛擬現實技術,包括計算機圖形學、人機交互、人工智能、移動通信、物聯網等多種現代技術,利用這些技術可以生成一個逼真的多維虛擬世界。在這樣虛擬工作場景環境,學生能夠獲得更接近于真實工作場景的氛圍和體驗,獲得更好的技能學習效果與職業認知思考。并且,專業教師對于虛擬工作場景具有很強的掌控能力,可以進行重復式教學,使學生增強學習的針對性和適應性。

  四、融入“工作場景”的PBL教學模式的設計與組織

  融入“工作場景”的PBL教學模式是PBL教學與“工作場景”式教學的有機結構,基本的教學流程環節、主要內容與組織工作包括以下八個方面。

  (1)專業課程模塊開發。專業課程開發以滿足酒店對中高級管理人才需要與酒店管理專業本科人才培養目標,設計出融入“工作場景”PBL教學模式的專業課程模塊。課程的出發點是崗位工作環境,基本步驟包括任務分析、工作分析與課程設計。在課程模塊開發課程的時候,逐級細分成若干子模塊,每個細分的子模塊形成一個相對獨立的教學單元,各子模塊有清楚的起點與終點。例如,針對酒店服務與經營工作崗位,可開設前廳服務與模塊、客房服務與管理模塊、餐飲服務與管理模塊。針對酒店管理工作崗位,可以開設酒店營銷管理、酒店人力管理和酒店財務管理等課程模式。客房服務與管理模塊可以細分成客房清潔服務與管理、公共區域保潔服務與管理、客房設備操作保養與管理、洗衣服務與管理子模塊,構成獨立教學單元。

  (2)確定專業課程學習目標。確定課程學習目標是PBL教學活動的準備環節。在教學活動開始之前,教師首先要幫助學生確定學習目標,然后組織學生以此目標為起點開展自主性學習活動。課程學習目標從內容上來說,應包括知識目標、技能目標和場景目標;從呈現上來說,應能反映課程標準的要求,體現課程學習的重點和難點,符合學生的未來發展的要求。學生有了明確的學習目標,知道自己需要學什么,學習應達到什么標準,以及如何達到這些標準。這樣既可以增強學生學習的目的性,同時,由于學習目標的確定是學生的參與下完成的,學生對學習目標有認同感,有助于激發他們學習的主動性和積極性。

  (3)專業課程基本知識與技能講授。專業課程基本知識與技能講授是學生開展場景式自主探索式學習的基礎。對于酒店管理本科生來說,由于對于專業知識與技能沒有基本的了解,讓其完全進行自主式學習,很難實現課程學習目標和達到理想的教學效果。因此,初始階段還需要以教師講授為主,當學生對專業課程的基本知識與技能有了一定了解的時候,再進行以問題為目標,以場景為手段的自主式、探索式學習。

  (4)創設工作場景與問題。創設工作場景與問題實際上就是教師依據學習目標,在學生掌握課程基本知識與技能的基礎上,創設一定的工場情境,讓學生在分析場景的基礎上,確定自己所要研究的問題。另外,工作場景也可以是學生自己針對某種現象或某種任務,設計并提出問題,在教師的幫助下完成對問題的界定,進而按照界定的問題創設工作場景,最后展開相應的學習與研究活動。例如,在酒店前廳課程的教學中,教師可以提出“如何接待醉酒客人”這樣的問題,讓學生進行工作場景細化設計,并探索解決問題的方式和注意事項。

  (5)探究解決問題的方案。學生探究問題的解決方案是PBL教學模式的中心環節和重要階段。在這一階段,學生在教師的引導下主動地、自主地、創造性地開展探究學習活動。學生通過各種途徑收集與問題相關的新信息,并對所收集的信息進行分析、整理、評價,把整理后的新信息與原有信息進行整合。在這一過程中,學生學習以小組為單位,相互之間進行討論、研究、交流、質疑、辯論,教師進行輔助式的指導。經過這一系列的活動,學生形成針對工作場景中的相應問題的解決方案,并且獲得對知識的理解、整合與內化。這一過程,對培養學生的自主式學習能力與創新能力非常重要。

  (6)虛擬工作場景展示研究成果。在問題得以解決之后,每個小組展示本組的研究成果。首先,需要進行工作場景的布置,然后以合理方式,利用不同的工具和技能,展示他們對所研究問題的理解與解決方案。例如,在虛擬出前廳工作場景的基礎上,學生可以通過角色扮演方式,通過現場表演,展示出“如何接待醉酒客人”。每小組在一段時間內進行技能訓練,其他年級的學生在旁邊觀看,這樣既可以及時發現學生在實際操作時的不足,而且可以參與評價,相互之間取長補短,相互學習與提高。這樣的成果展示活動既可以被教師用來評價學生對有關內容和技能的掌握水平,也可以增強學生對特定問題的理解和提高解決問題的能力。

  (7)現實工作場景體驗式學習。由于學生未來的工作場景是在顧客的參與下進行的,顧客需求具有多樣性和易變性,使現實工作場景變得難以預測與完全虛擬。為了更好的培養學生對專業知識與技能的理解與應用,還需要學生在酒店現實工作場景中,在進行專業知識與技能學習。這時,學生將面對現實的顧客多樣化的需求與問題,即時構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這對于培養學生未來酒店工作中所需要臨場應變能力和創造性解決問題的能力非常關鍵。另外,學生在現實工作場景的體驗式學習,還可以發現自身在學習方面的不足與問題,使未來的學習更有動力與針對性,實現“學以致用、以用促學”的目的。此外,可給學生配備專業課程教師或經驗豐富、專業技能突出的酒店工作人員作為指導老師,幫助解決課程實踐遇到的困難與疑惑,顯著提高課程學習效果。

  (8)課程學習評價與反思。每次專業課的場景體驗式、問題探索式的學習活動結束后,要對學習活動的結果進行評價和反思。評價與反思的內容主要有:探索方法的科學性、探索過程中的參與度、學生合作意識與態度、學生自身的體驗感受、問題的解決情況、學生的發展與提高情況等。學習活動評價方式既可以包括教師對學生的評價,也可以包括學生之間的互相評價。通過全方位、多樣化的評價與反思,既能夠使學生發現通過自身努力學習所取得的成果,還能使學生發現在學習中存在的不足和進一步學習的方向與途徑。

  五、結語

  綜上所述,融入“工作場景”的PBL教學模式在吸收PBL教學模式優點的基礎上,融入了“工作場景”式教學,能夠顯著提高酒店管理本科生培養質量,切實完成酒店管理專業本科生人才培養目標,是對酒店管理本科專業課程教學模式改革的有益探索。

  作者:裴正兵 俞繼鳳 單位:北京聯合大學

  參考文獻:

  [1]程興中.地方高校應用型人才培養策略研究[J].沈陽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15(3):384386.

  [2]周忠信,陳慶,林藝雄,等.PBL教學模式的研究進展和現實意義[J].醫學與哲學(人文社會醫學版),2007,28(8):7274.

  [3]趙君英.基于問題式學習模式:內涵、特征、優勢[J].黑龍江教育(理論與實踐),2015(05):9192.

  [4]劉偉超,吳立朋,袁維,等.基于問題式學習初探[J].時代教育,2015(4):27.

  [5]莊西真.中等職業學校專業技能課“工作場景教學模式”初探[J].職教論壇,2008(4):3134.

  [6]張明艷.問題式互動教學場景的構建[J].中學生物學,2013,29(7):2829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