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南越王墓導游詞

導游詞 時間:2019-07-06 我要投稿

  廣州南越王墓導游詞篇一:

  一、概況

  西漢南越王墓位于廣州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西漢初年南越王國第二代王趙眜的陵墓。趙眜是趙佗的孫子,號稱文帝,公元前137年至122年在位。南越文王墓的出土,被譽為近代中國考古五大新發現之一,現已辟為博物館。

  1983年,在解放北路象崗山上一個工地發現的這個大墓。深入地下20米,用750多塊砂巖大石構筑。陵墓面積約100平方米,分前后兩部分,共有7個室。前室居中,室的四面及頂部都繪有朱、墨兩色的云紋圖案,象征朝堂。斜坡墓道殘長10.46米,寬2.36~2.59米。墓內的前、后兩部分各設有一道雙扇的石門。

  南越王墓是嶺南地區發現規模最大、出土文物最豐富多樣、墓主人身份規格最高的一座漢墓,是中國境內迄今發現年代最早的彩繪壁畫石室大墓。這座墓堪稱地下寶庫,共出土各類文物達1000多件(套),內涵非常豐富,尤以銅、鐵、陶、玉四者所占比重最大。而“文帝行璽”金印是中國考古發掘首次發現的“皇帝”印璽,最為珍貴。

  二、金印、金帶鉤與金花泡

  “鎮墓之寶”——“文帝行璽”金印,是我國考古發掘出土的第一枚帝印。在傳世或發掘出土秦漢印章中,未見一枚皇帝印璽,只有文獻記載。但是文獻講的帝印,是白玉質印、螭虎鈕印,印文是“皇帝行璽”或“天子行璽”;而南越國趙昧這枚帝印卻是金質印、蟠龍鈕印,印文是“文帝行璽”。 這是金印的獨特之處,是南越國自鑄、生前實用之印。南越王墓除了“文帝行璽”金印外,還有“泰子”(泰同太)金印和“右夫人璽”金印,但不是龍鈕,而是龜鈕。“泰子”金印也是首次發現,在傳世印璽中未曾見過。

  南越王墓的金器除金印外,還有金帶鉤、金花泡和杏形金葉,均為飾物。而金花泡普遍被認為是海外輸入的“洋貨”.

  三、銀盒、銀洗與銀帶鉤

  南越王墓出土文物中有一件白色的銀盒特別引人注目,這個呈扁球形銀盒在出土時在主棺室,盒內有十盒藥丸。從造型、紋飾和口沿的鎏金圈套等工藝特點看,與中國傳統的器具風格迥異,經分析研究,認為是波斯產品,里面的藥丸很可能是阿拉伯藥。因此,銀盒并非南越國制造,而是海外舶來品,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

  除銀盒外,還有銀洗、銀卮和銀帶鉤,都是越王室的專用器具。這些銀器紋飾復雜,通體鎏金,鑲嵌的寶石閃閃發光,顯得高貴華麗,是很好的工藝精品,反映了主人高超的制作工藝和審美觀點,從中我們也可看出當時人們的生活風尚。

  四、銅鼎、銅壺與銅提筒

  銅器在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中占有重要地泣,共有青銅器500多件,不但品種數量多,而且工藝技術精湛,極具地方特色。這批銅器中有廚具、飲食用具、酒器、樂器、車馬器、生產工具及各種日用器具,等等。

  銅鼎。共36件,有漢式鼎、楚式鼎和越式鼎,其中有9件刻有“蕃禺”銘文,都是由南越國的都城工匠所造,是廣州建城歷史的重要物證。

  銅壺。共9件。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個鎏金銅壺,通體鎏金,光亮華麗,是一件藝術精品。 銅提簡。共9件。銅提筒是南越王墓出土文物中最具地方特色的器物之一。特別是一個船紋銅提筒。除器身有幾組幾何飾紋帶外,最為突出的是4只首尾相連的羽人船,每船有羽人5名,各飾羽冠,赤腳。船首倒掛一具人頭。船首尾各豎兩根羽旌。5人形態各異,有的劃槳,有的擊鼓,有的持兵器,有的在殺人。船與船之間還有海龜、水鳥、海魚等作裝飾,有人分析,廣州臨海,多海患,畫面表現的應是殺俘虜祭海神的場面。

  五、銅鏡、銅鑒與銅熏爐

  出土的39件銅鏡大部分是精品,其中繪畫鏡是彩繪人物大畫鏡,為國內考古發掘出土最大的西漢繪畫圓鏡,是漢代銅鏡中的珍品。

  銅鑒出于后藏寶,是深鼓腹大盆,可用來盛水或食物,出土時盆內有豬、牛、羊、雞骨和魚、龜等海產,說明這是當時的主要食品。銅熏爐。共有11件,有單件和四連體的,爐腹和頂蓋均鏤孔透氣,是用來焚香料的,香料被認為是舶來品,這是最能反映南越國地方特色的典型銅器,其復雜的工藝反映了當時的鑄造技術水平。

  六、鈕鐘、甬鐘與銅句鑃(diào)

  鈕鐘、甬鐘、銅句鑃(diào)都是樂器。宴樂之器是古代統治者炫耀其奢華生活和身份地位的標志。墓內東耳室出土的一批樂器,旁邊還有一名殉葬的樂師。其中一句鑃上陰刻篆文“文帝九年樂府工造”,并刻有“第一”至“第八”的編碼,是迄今我國惟一發現具有絕對年代,而又有序號的句鑃(diào)。“文帝九年”是公元前129年,由樂府工匠制造,趙昧自稱文帝,與歷史文獻記載相符。經測定,句鑃音質還好,仍可演奏,彌足珍貴。

  七、銅戈、銅劍與銅虎節

  墓中出土的兵器種類多,數量大,除15把劍為鐵質外,其余皆為銅造。最為難得的是一把“張儀”銅戈,銘文“王四年相邦張義(儀)”等字,“王四年”應為秦惠王時。由張儀監造,說明是由秦帶入南越的。

  銅虎節。是一件難得的珍品。是國內僅存的一件錯金虎節,屬于孤品。節是外交和軍事上的信符,有虎節、龍節、人節之分.可以用來證調戰車和士兵

  八、鐵劍、鎧甲與錯金銀銅間鐵矛

  南越王墓出土的鐵器有700多件,有農具、工具、兵器和日用器具等。

  鎧甲。這種輕型鐵甲適合于氣溫較高的南方地區使用,代表了西漢時期南方鎧甲的基本形制,與北方中原地區出土的鐵鎧甲形制有較大差別。

  鐵劍。共15件,其中一件出自墓主腰間左側

  錯金銀銅間鐵矛。這個鐵矛間銅質、鎏金,錯間金銀的三角圖紋和流云紋,如此華麗的鐵矛應為南越王自用,或用于儀仗。

  九、玉蟹、玉盒與絲縷玉衣

  南越王墓出土各種玉璧56件,僅主棺室就有47件,說明墓主對玉壁的喜愛。其中主棺室中出土的一件大玉壁,直徑33.4厘米,是我國已知考古發掘出土玉璧中體形最大、龍紋飾最多的一塊。玉盒。主棺室出土,為青玉,呈青黃色,盒身鼓圓,高77厘米。玉盒刻有兩鳳鳥,飾以美麗浮雕紋,結構嚴謹,雕工精細,光潔奪目,被稱為“玉器絕品”。

  絲縷玉衣。玉衣是漢代特有的喪葬殮服,東漢滅亡以后,未發現有玉衣。玉衣是有等級規定的,有金縷、銀縷、銅縷玉衣,諸侯王多用金縷,也有用銀縷的。南越王墓出土的絲縷玉衣為首次發現,也是迄今為止惟一的一件。整件玉衣全長1.73米,共用玉片2291塊。用朱紅色絲帶粘貼,構成多重幾何形紋樣,色彩鮮艷奪目。

  十、玉印、玉佩與玉角杯

  玉印。共9枚,其中3枚有文字的玉印 (有6枚無文字)都是出在主棺室墓主身上,分別是 “趙昧”、“泰子”、“帝印”的方形玉印。“趙昧”印和 “帝印”都是墓主身份的物證。“帝印”是“皇帝之印”的意思,是趙昧生前僭越稱帝的物證。

  玉佩。南越王墓出土的玉飾品有130余件。墓主趙昧的組玉佩是最大、最豪華的一套。玉角杯。出目主棺室 “頭箱”,為主人自用的酒具。

  十一、陶鼎、陶甕與長安宮器

  南越王墓共出土陶器371件,眾多的陶器說明其在王宮的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作用。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打上“長樂宮器”戳印的四件陶鼎、陶甕。因為它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問題:南越國宮殿中是否有長樂宮?我們知道,長樂宮是漢代首都長安最重要的皇宮,是皇帝和太后居住的宮殿。最后,考古工作者在兒童公園東邊試掘出約500平方米的宮殿遺址,是不是長樂宮的遺址?因為按照長安的宮殿位置,長樂宮在東南邊,未央宮在西邊,正好位置相符,而這個試掘宮殿遺址的東邊又是宮署御花苑,是南越王及王室休閑和游樂的地方。據推測這四件長樂宮器應是南越國長樂宮的產特,以其隨葬,是祈求死后仍會長生長樂。

  十二、主人殉葬與奴隸制殘余

  南越王墓共發現15具人殉。前空1具,身份是”景巷令”;東耳室1具與樂器同出,可能是樂伎;東側室有4具“夫人”;西側室有7具與廚房用具同出,可能是廚師或雜役奴仆;墓道中有2具,其中1具置于斜坡盡頭處,可能是衛兵,另1具在外藏槨(guǒ)中,可能是車夫。經專家鑒定,殉人多是被擊砸后腦致死的 可見人殉是十分殘酷的。我國發掘的11座西漢陵墓中,除南越王墓外,都沒有發現有活人殉葬的現象。

  廣州南越王墓導游詞篇二:

  [南越王墓簡介]

  西漢南越王墓位于廣州解放路的象崗山上,是西漢初年南越國第二代趙昧的陵墓。趙昧是趙佗的孫子,號稱文帝,公元前137年至122年在位。南越文王墓的出土,被譽為近代中國考古五大新發現之一,現已辟為博物館。

  1983年發現的這個大墓,深入底下20米,用750多塊砂巖大石構筑。陵墓面積約100平方米,分前后兩部分,共有7個室。前室居中,室內四面及頂部都繪有朱、墨兩色的云紋圖案,象征超堂。前、后兩部分各設有一道雙扇的石門。

  南越王墓是嶺南地區發現規模最大、出土文物最豐富多樣、墓主人身份最高的一座漢墓,是中國境內迄今發現年代最早的彩繪壁畫石室大墓。這座墓堪稱地下寶庫,共出土各類文物1000多件(套),尤以銅、鐵、陶、玉四者所占比重最大。而“文帝行璽”金印是中國考古發掘首次發現的“皇帝”印璽,最為珍貴。

  [金印、金帶鉤與金花泡]

  南越王墓出土的“文帝行璽”金印,是我國考古發掘出土的第一枚帝印。在傳世或發掘出土秦漢印章中,未見一枚王帝印璽,只有文獻記載,而且文獻講的帝印是白玉質印、蟠螭虎鈕印,印文是“皇帝行璽”或“天子行璽”;而南越國趙昧這枚帝印卻是金質、蟠龍鈕印,印文是“文帝行璽”。這是金印的獨特之處,是南越國自鑄、生前實用之印。

  [銀盒、銀洗與銀帶鉤]

  南越王墓出土文物中有一件白色的銀盒特別引人注目。這個呈扁球行銀盒出土時在主棺室,盒內有半盒藥丸,從造型、紋飾和口沿的鎏金圈套等工藝特點看,與中國傳統的器具風格迥異。經化學分析和專家們研究,認為是波斯產品,里面的藥丸很可能是阿拉伯藥。因此,銀盒是海外舶來品,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

  [銅鼎、銅壺與銅提筒]

  銅器在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中占有重要地位,共有青銅器500多件,不但品種數量多,而且工藝技術精湛,極具地方特色。這批銅器中有廚具、飲食用具、酒器、樂器、車馬器、生產生產工具及各種日用器具,等等。銅壺共36件,銅提筒共9件。

  [銅戈、銅劍與銅虎節]

  墓中出土的銅虎節是一件難得的珍品,是國內緊存的一件錯金虎節,屬于孤品。節是外交和軍事上的信符,有虎節、龍節、人節之分,可以用來征調戰車和士兵。

  [玉壁、玉盒與絲鏤玉衣]

  南越王墓出土各種玉壁56件,僅主棺舊有47件,說明墓主對玉壁的喜愛。其中主棺室出土的一件大玉壁,直徑達33.4厘米,是我國已知考古發掘出土玉壁中體型最大、龍紋飾最多的一塊。

  玉盒。主棺室出土,刻有兩鳳鳥,飾以美麗浮雕紋,結構嚴謹,雕工精細,光潔奪目,被稱為“玉器絕品”。

  絲鏤玉衣。玉衣是漢代特有的喪葬殮服,東漢滅亡以后,未發現有玉衣。玉衣是有等級規定的,有金鏤、銀鏤、銅鏤玉衣,諸侯王多用金鏤,也有用銀鏤的。南越王墓出土的絲鏤玉衣為首次發現,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一件。整件玉衣全長1.73米,共用玉片2291塊。用朱紅色絲帶粘貼,構成多重幾何形紋樣,色彩鮮艷奪目。

  [玉印、玉佩與玉角杯]

  玉印。共9枚,其中有文字的玉印(有6枚無文字)都是出土在主棺墓主身上,分別是“趙昧”、“泰子”、“帝印”的方行玉印。“趙昧”印和“帝印”都是墓主身份的物證。“帝印”是“帝王之印”的意思,是趙昧生前攢越稱帝的物證。

  玉佩。南越王墓出土的玉飾品有130余件,墓主趙昧的組玉佩是最大、最豪華的一套。

  玉腳杯。出自主棺“頭箱”,為主人自用的酒具。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