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墨等于零》讀后感范文750字

讀后感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你聽說過畫家吳冠中,一定沒聽說過散文家吳冠中。新近讀吳老先生的散文集《筆墨等于零》,名為讀畫家文字,嗅嗅有無水墨油彩清新如江南春草,實則想通過文字親近他,畢恭畢敬,作揖叩首,再試探著道一句:敢問老先生因何能畫出那么美的畫?

  一段文章《筆墨等于零》曾經將上世界九十年代的吳冠中推至中國畫壇的風口浪尖,現在回想,也不過是風云年代藝術沉淪之后復興之初,難免辨析論證的必經之路,論點便是形式和內容誰該占先機,其實如今看來并無新意。閑時隨手翻閱散文集,深為老先生的文字震撼,行走、求學、作畫、撰文,一干瑣事記錄得行云流水,點點筆跡都是池萍上的清露,潤澤光滑,實在是好字。再翻看老先生的畫作,白墻黑瓦小橋流水的江南似乎更加偏愛他,被多少文人墨客賞玩慣了,竟然只愿于他的畫稿上別樣旖旎。

  不談筆墨,那是行家的事,只讀畫。吳老的作品遵從柏拉圖提出的“形式美”,點線面的喧囂碰撞被他安于尺牘,倒生出別樣的靜與美來。西畫的色調布局,傳統水墨的安寧飄逸,江南的粉墻黛瓦,若是你覺得這便是上世紀中西繪畫藝術合璧后的產物那就錯了,其實吳老是個聰明人,他不想背負東西方傳統的重負,借西畫的油彩技法,中國畫的元素手段,當個工具拿來用,在中國畫因循守舊幾乎淹沒的年代,傳情寫意,而最終形成自己的特色。若你迂腐如某些人,再談中國繪事的能神逸品,追求道技合一,顯然在形式美為第一要義的吳老先生面前多多少少有些不合時宜。

  美就美了,畫作本就是視覺的享受,覺得美才是硬道理。美到底能打動人多深多久,除了美,還能挖掘出什么?人類賦予藝術家們的藝術太多的責任,殊不知他們的創作當時也只是為取悅自己。現代主義的諸多流派們都是取悅自己的能手。說吳冠中的藝術追尋最終可能也落入了現代抽象派的窠臼,在藝術語境復雜的當代,也沒什么奇怪的。

  藝術理論研究是藝術家們的事,還是回來說說吳老的文章,絕不泛濫外行人行文的晦澀,筆走游云,風趣自如,儼然一代行家里手,以舒緩之筆憶古問今,名山狀水,繪事之意趣,見聞之廣闊,筆下記錄皆從容。“有人說,詩是文之余,我的文是畫之余,是畫之補,是畫到窮時的美感變種。”吳老如此為自己的文字定位,而畫到窮時,到底是哪一村有柳暗花明,正是踏尋者的迷惘和執著。

  水路兼程,往返于油彩與水墨;天上人間,彷徨于具象于抽象,——這是吳老原話。藝術的真諦尚無定論,追日的心思卻如夸父不息。后來,他給自己的自傳性書稿命名為《我負丹青》,看來,該是滿紙余恨。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