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豆與我讀后感作文

讀后感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聰明的媽媽會教出怎樣的孩子?答案或許有許多種。很多聰明的媽媽似乎多以自己的聰明、用自己的聰明在培育著孩子的思想與行為。于是聰明的媽媽與兒子或女兒之間頓生出許多有關教育的故事。

  看到了這樣一位媽媽——《小豆豆與我》的作者黑柳朝女士,她提到自己的女兒時,有這樣一些語錄:

  與女兒相比,她這個做媽媽的,似乎太過平凡。

  孩子們的想法是多么了不起啊,大人們是遠遠比不上的,反而是孩子們會教給大人們很多東西。

  全世界的孩子都是一樣的,他們本來就有無盡的才能和可能性。

  孩子們小的時候,如果有什么不對的地方,那一定是她這個做媽媽的教育方法有問題。

  我總覺得不是我養育孩子,不是這樣,在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我也被教育。

  這些話似乎“粗淺”,但細細品位、斟酌,樸素而又經典。不難發現這是一位聰明、細膩而又開明的母親,她的聰明之處在于這位媽媽用自己的聰明孕育著孩子的聰明:對孩子的寬容、充分尊重與信任。

  本書的作者是日本著名的作家黑柳朝女士。寫這本書時,黑柳朝女士已八十高齡,作為孩子的母親以回憶的方式,切身的體驗,如拉家常一般的敘述中記錄了自己和女兒小豆豆之間許多鮮為人知的生活點滴,道出了自己關于孩子的教育。

  很多時候,在孩子們的成長過程中,作為大人、教師的我們何曾不是在被教育著?作為家長的我還依然清晰地記得兒子在剛跨入小學門檻時,有一天,他問了我一個至今還讓我難以回答的問題:“人類可以通過語言進行交流,那么小蟲子之間它們是怎么進行交流的呢?”回答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需要有一些已知的信息,更有一些未知的問題值得與孩子一起探討,或者再往科學的角度想,也許這個問題將永遠不會有答案,永遠是人類探索之謎。最近在觀看耶魯大學Paul Bloom教授的開放課程——心理學導論,我驚奇地發現其中就有兒子問題的答案,Paul Bloom教授探討到對動物語言的研究領域。

  深受兒子給我的啟發,我曾將這個極有興趣的問題引用到了英語課堂教學中:在教學動物這一課時,我試著讓學生探討、想象動物之間如何用語言進行交流。這個教學創意就如此真實的來自于兒子不經意的提問給予我的啟迪,而我曾經很多的教學創意來自于課堂上學生的智慧。

  無怪乎黑柳朝女士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孩子們的想法是多么了不起啊,大人們是遠遠比不上的,反而是孩子們會教給大人們很多東西。

  但是身為母親、教師,我們總習慣站在自己的立場,將自己的思維與想法、將自己的人生經驗強加于孩子身上,似乎唯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的孩子更早地適應這個無處不存在競爭的社會,才能使他們在不久的將來可能考上體面的重點大學、找份體面的工作,似乎我們都已理解、默認這樣的教育現狀與意義。這樣的現狀導致的結果是提前擴大到了屬于孩子本該天真爛漫的階段,許多孩子的“童言無忌”被忽視、甚至被抹殺。想起鄭淵潔筆下的在大人的“操縱”下成長起來的“反季節兒童”,盡管外表風光,卻失去了童真。身為母親、或身為教師,我們不禁要問:“我們能完全理解教育的意義嗎?”

  “事實上,兒童生物意義上的父母,并不是兒童真正意義上的父母、教師。正如我們所認為的,對兒童過分的溺愛并不是所謂的教育。所以后現代主義者提醒我們對以下的錯誤傾向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如:教育與其文本所指的混淆;教育過程與其內容的混淆;教育媒介與其目標的混淆。教育不是這個概念和那個概念的問題,而是介于這些概念之間并強有力地發揮著作用。后現代主義認為教育既不是目的也不是行為。當一個孩子抱怨他(她)不被理解,沒有被很好地照顧愛護時,作為父母、教師,再好的意圖、目的、課程安排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加]馬克思范梅南,生活體驗研究——人文科學視野中的教育學)

  黑柳朝女士在《小豆豆與我》第二章《母親和女兒的和睦關系》中談到巴學園的“自由教育”:“孩子們拿著講義,自己學習,有不懂的地方就去問老師,都學會的孩子可以去游泳、捉迷藏,隨便干什么。如果還有孩子沒學會,老師絕不會不管不顧地往下進行。等每個孩子都得了一百分后,大家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玩了。”這樣的教育情境一定令很多孩子羨慕、母親羨慕、教師羨慕。

  讓我們試著如黑柳朝女士去真正傾聽孩子的聲音,理解孩子,向孩子學習,見證孩子的天真、體驗孩子的成長,讓此成為聰明母親、教師的一種自然行為。真正用“大人”的聰明培育孩子的“智慧”。成為聰明的媽媽如此,作為聰明的教師亦如此。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