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社會組織在海洋公共管理的作用論文

  1海洋公共管理中社會組織與政府的關系

  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社會組織是指致力于實現海洋公共管理目標、提高海洋公共管理效率的非政府的、非營利性的、公益性的、介于政府和市場之間的具有一定獨立性的第三方組織。本研究所提到的社會組織均是指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社會組織。關于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社會組織與政府的關系,目前主要有“伙伴關系”和“合作關系”等觀點。社會組織與政府是合作雙贏的伙伴關系,社會組織與政府之間具有共同的理念和價值觀,二者在為社會提供高水平、高質量的公共服務這一目標取向上是一致的[1]。社會組織能夠與政府優勢互補,在公共服務領域中發揮各自不同的獨特作用,社會組織協助政府將服務滲透管理,將管理寓于服務中。在海洋公共管理中,政府的行動價值取向是最大限度地促進海洋公共利益的實現,社會組織和政府在服務對象和實現公共利益最大化的行動理念上具有共同的追求。伴隨著社會公共事務的日益復雜,在“市場失靈”和“政府失靈”的領域需要帶有自愿性質的社會組織去發揮作用。而且社會組織在體制上獨立于政府,不受政府直接管轄,因而在決策機制上不依賴于政府,在組織上獨立于政府,且是面向受益者的社會服務機構。所以二者具有合作、伙伴的政治基礎和現實可能。這一觀點提供了社會組織在海洋公共管理中生存和發展的可能性及其獲取社會資源的合法性。

  2社會組織作為海洋公共管理主體的正當性

  海洋公共管理的公共性要求政府要作為海洋公共管理的核心主體,海洋公共管理理應成為政府的一項重要職責。而公共管理理論認為,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的作用總是有限的,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政府應該是職能有限的有限政府,而不是計劃經濟條件下的包攬一切的全能政府,政府能做和應做的是那些市場和社會不能做或不愿做的事情,以彌補市場和社會調節的不足,解決市場和社會機制的失靈問題,其主要職能是向社會提供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政府海洋公共管理的有限性表現為作用范圍的有限性、作用方式的有限性和資源的有限性[2]。由于作為海洋公共管理最終指向物的海洋生態系統的特殊性和海洋環境、海洋資源的特殊性,以及作為海洋公共管理客體的海洋實踐活動的特殊性,市場失靈的現象更加普遍和突出,相對于陸域及其實踐活動,更加需要政府的管理、干預。同時也要清楚地認識到,政府在海洋公共管理方面的作用也是有限的,海洋公共管理中的政府也應該是有限政府。因此,在強調加強政府海洋公共管理的過程中,同樣應該遵循有限政府的思路,將部分政府職能轉移到社會組織。社會組織在體制上獨立于政府,不受政府直接管轄,因而在決策機制上不依賴于政府,在組織上獨立于政府,且是面向受益者的社會服務機構。社會組織的志愿公益性體現其主要資源來源于社會,是通過志愿服務和社會捐贈形成的,志愿服務是非營利社會組織所特有的社會資源。社會組織所運作的資產則主要通過志愿性的社會捐贈和志愿服務形成,這種公益產權是基于捐贈和志愿服務形成的、面向提供各種公益性或互益性服務的特殊的產權形式,來源于社會并用之于社會,其運作管理要接受社會的監督。由于政府的有限性,以及海洋方面的特殊性,社會組織相對于政府更具有專業性。正是由于社會組織的非政府性和公益性和專業性,保證了其在海洋公共管理中更加公正、有效地發揮其作用。

  3社會組織在海洋公共管理中的作用

  隨著海洋世紀的發展,公共需求快速增長和公共服務供給的嚴重不足已成為海洋公共管理中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在此情況下,除了通過加快建立服務型政府,更重要的是必須充分發揮社會組織在海洋公共管理中提供公共服務的重要作用,才能有效地提高海洋公共服務供給的數量和質量。隨著人的發展越來越趨于個性化,對海洋公共產品的需求也越來越呈現多樣化和差異化特征。當下海洋公共需求的不斷增長,尤其表現于個性化海洋公共需求的不斷增長。但是,政府作為公共產品的單一提供者,要對全體社會成員負責,其服務趨向于普遍性,這就使它很難對社會的多元化、個性化的需求作出及時、恰當的反應,倘若沒有其他主體的參與,很難滿足這些數目巨大、種類繁多、彼此沖突的“局部性”公共需求。政府在滿足社會海洋多元需求方面的弱點,恰好是社會組織的優勢,因為社會組織本身就是海洋社會需求和利益格局多元化的產物。

  當前,在海洋利益集團開始形成、利益主體和社會結構多元化已成為基本現實的情況下,不同的社會組織反映不同的具體利益要求,彌補政府在滿足社會多元需求方面的不足。社會組織由于根植于民間,比起政府更能了解服務對象的特殊需要,而且,更容易看到服務對象之間,以及不同需求之間的關聯性,可以更有效地傳達民眾的確實需求。社會組織公共服務供給效能來源于其組織本身的獨特性。社會組織具有民間性、非營利性、志愿性和公益性等基本特性,這些組織屬性決定社會組織在提供公共服務上具有接近群眾、成本低和效率高的優勢[3]。一是社會組織的民間性使得其更接近基層民眾,對基層多元化的需求能作出更快捷的回應,從而降低兩者之間的交易成本;二是社會組織的志愿性使得它在資源的輸入上,除政府的財政支出外,主要依靠志愿者和社會捐贈,比政府和企業更能有效組合運用社會各方面的資源,具有更低的生產成本效應;三是社會組織是非營利性和公益性的組織,它所倡導的是積極的公民精神,這種精神強調公民應積極主動地介入公共事務,對社會要承擔個人的道德責任和有利他主義的精神,這一共同的價值取向使其更致力于投身公益事業,既降低了組織動員成本,又提高了供給效率。因此,社會組織參與公共服務供給,不僅可以增加社會總勞力的產出,擴大公共服務的輸出渠道,還能減輕政府人力財力的壓力,避免公共部門體制遲緩和無效率的弊端,擴大提供公共服務的效率和效果。隨著海洋公共管理中公共需求的變化,不同海洋利益主體之間的利益沖突不可避免。如果處理不好,將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問題,加大社會風險程度。當前在海洋公共管理中,由于缺乏各種海洋利益群體有組織、有理性地表達自己具體利益的機制,導致了許多利益沖突事件的發生。

  近年來,有些地方由于海洋經濟利益關系處理不當引發的社會矛盾和沖突,往往與當地政府直接介入海洋經濟活動、充當一方利益主體的代表有直接關系。要有效地化解日益突出的社會矛盾,協調平衡各方面的利益,整合好社會關系,就需要社會組織從中調停,充當各個不同社會群體的利益表達、利益協調和利益均衡的重要渠道。在此基礎上才能形成社會信任、社會諒解和社會合作,避免社會沖突。在利益主體多元化的情況下,政府不可能直接面對單個的個人來解決他們遇到的矛盾和問題。因此,無論是國家和企業之間、還是國家和個人之間,或是企業之間都需要社會組織充當聯系的紐帶和溝通的橋梁。因為有社會組織是反映社情民意和上情下達的雙向溝通渠道,就可以通過談判協商有效而規范地解決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矛盾和問題。所以充分發揮社會組織在整合社會關系中的橋梁和紐帶作用,不僅有利于協調平衡海洋公共管理中的各種復雜具體的利益關系,有助于改善政府與社會之間的關系,有利于化解社會危機因素,而且還為人們參與社會管理提供了渠道,這都會有效地推進和諧社會的建設。社會組織在協調和解決不同利益主體之間的矛盾、整合復雜的利益關系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社會組織通過社會組織的協調行動抵制惡性競爭、非理性的大眾行為和過激行為,而且能夠通過政府部門進行溝通、協商、談判,謀求共同利益,進而有效地緩和海洋公共管理中不同利益主體之間的利益沖突,從而整合復雜的利益關系。社會組織從事有關海洋方面的研究、教育和有關國家海洋政策、法規的傳播。社會組織通過各種大眾媒體向大眾傳遞其主張和其認為有價值的信息,引起大眾的注意,提高大眾認識水平,影響大眾觀點和傾向[4],從而提高公民的海洋素質。因為理想而激發出潛能可以使一個人在全神貫注中義無反顧地投入[5],其經驗是開放性的,而非封閉性的,他能較清楚地感知個體內部或外在環境的任何刺激或影響,因此塑造出良好的認知能力和感受力。社會組織通過對成員的約束和管理,激發了社會與個體的潛能[6],有力地提升了現代公民的海洋素質。社會組織可以看做是公民自身教育的學校,是公民素質培育的媒介體。公民在組成社會組織的過程中,在管理和運作社會組織中會逐漸實現開發自我的功能,形成公民自我成長社會化的現象。也就是說,社會組織的成員在參與社會組織的過程中,經由社會化的漸進過程,逐步把組織的價值觀和規范內化于自我實現,學會如何履行相應責任的組織內義務。這樣的社會化過程,能夠有效地培養公民的綜合素質和公民性人格,從而實現對公民個體和社會潛能的開發與激勵,使社會的發展充滿活力[7]。

  因此,在海洋公共管理中,社會組織能夠提供激發公民潛能、儲備經驗、實現理想的功能。社會組織有力協助了在個人激發潛能、實現理想的過程中成長為成熟、積極而充滿活力的現代公民,從而達到進一步鞏固公民社會并促使其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作用。社會組織是海洋公共管理中公民有序參與、合理表達利益訴求的重要載體公民的海洋素質得到提高后,海洋公共管理中的民眾參與能力也隨之增強。社會組織作為一種實現民眾意愿,由民眾自發組成的非營利性團體,擔負著許多管理和服務職能,在政府、企業和公民之間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公民在海洋公共管理中的有序參與一般表現為公民的集體參與,個體參與因為意見的分散和非理性往往會帶來有序參與的困難。國家與公民社會的各個機構分別占有獨立的資源,使得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完全支配另一方。贏得不同組成部分支持的最佳途徑就是培育和引導社會組織以集體的方式參與,形成利益表達機制,從形式上保證公民參與的制度化、規范化。社會組織通過建設性提議、各種形式的利益表達及有序參與,可以充分體現和發揮出賦權公民、平衡各種社會力量的作用。社會組織在海洋公共管理中的一個重要優勢是在于其具有組織性和專業性。絕大多數社會組織在成立之初就將自己的目標定位的很明確,并相應設立了一定標準吸納組織成員,有正式的組織機構,有成文的章程、制度和固定的工作人員等,因而能夠進行更有效的利益表達。

  社會組織由于是一個規范性的社會團體,它在對公民進行利益表達時,往往是在法律的框架內,遵循一定的規則和程序進行的,它可以有效地避免單個人利益表達的盲目性和無知性,增強利益表達方式的理性化和合法化,代表公民利益的社會組織可以與政府通過協商、對話等理性的方式來解決公民的利益訴求,將分散化的非理性參與轉化為組織化的有序參與。這種組織化參與具有目的性、組織性、有序性的特點,其政治行為的影響更大、效果更佳,進而大大提高了公民爭取自身發展所需的各種資源與支持的能力;同時采取措施促進利益表達機制的制度化,疏通一些已經淤積的利益表達渠道,有效地拓寬公民利益訴求的渠道,增強利益博弈的影響和實力,從而促使利益流向的公平,使社會公共政策吸納反映社會各群體的利益訴求,化解矛盾和糾紛。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社會組織除了能夠保護公民利益外,還起到橋梁與紐帶的作用:收集公民的意見與要求,使政府及時了解公民生存狀態和集體需求。由于這些社會組織來自于民間,有效地掌握公民的實際狀況和切實需求,并通過組織內部機制有效協調不同利益主體的沖突,整合公民的利益,疏導公民的不滿情緒,減緩甚至避免其與政府的直接對抗。

  社會組織通過組織化的方式將促進公民的利益表達機制的形成,從而很好地彌補了當前其他各種利益表達渠道不暢的缺陷,也可以大大避免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矛盾激化,維護社會的穩定,降低社會運行的成本和社會發展的代價。政府在緊急調動國家資源、快速而有力動員社會公眾、統一解決海洋方面的問題時具有絕對的優勢,因此政府在處理海洋公共管理中的突發事件時具有核心地位。但社會組織在專業優勢、靈活反應性、社會親和力、更低的運行成本等方面的優勢非常適合海洋突發事件范圍廣、專業性要求強的特點[8]。社會組織應成為政府指導下的救援力量,充分利用自身親近社區的特點,動員市民力量有效并有序地參與救援,成為穩定社會心理的安撫者[9]。

  (1)社會組織來自民間,對社會生活的反映最為直接和迅速,尤其是其民間性特征,可以很好地避免政府官僚體系由于科層制帶來的低效率的弊端,在救災應急中對民眾的需求反應及時,具有高度的“回應性”特征,能夠克服“政府失靈”的現象。

  (2)社會組織能夠充分匯聚社會閑置資源,參與應急管理。社會組織的志愿性和非營利性特征,決定了其在號召社會成員參與救災,貢獻包括人力、救援物資、民間專家、資金等資源的過程中發揮著政府組織所無法發揮的作用,人們往往基于對社會組織的信任,不吝于奉獻資源。

  (3)社會組織的多樣性特征,決定了其在救災應急中能滿足公眾有異于政府機構的差異性需求,政府應急通常是在緊急情況下統一、大規模供給救災物資,受眾廣,能夠確保廣大民眾的基本生活需求,但也存在難以應對災區民眾差異性需求的問題,不同層次和類型的社會組織參與救災應急能夠較好地彌補這一不足。

  (4)社會組織在價值觀領域倡導的是無償奉獻的公益精神,在救災應急過程中能夠有助于增強民眾的自我凝聚能力,帶動普通民眾投身自救和對他人的救助。

  (5)社會組織能夠將自發的集體行動在災區最基層協調起來,在特定的地域范圍內和瞬時的時間期限內,形成維持社會秩序的力量。

  (6)社會組織能夠帶來信任。社會組織是介于政府與民眾之間的橋梁,民眾對無法把握的政府給予的信任屬于制度信任,而民眾更傾向于將信任給予基于熟人社會的情感信任。所以,在救災應急中,社會組織尤其是當地社會組織更能夠帶給公眾以信任和切實、直接的幫助[10]。

  4結束語

  21世紀是海洋的世紀,海洋公共管理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同時,隨著社會組織作為公共管理中的重要社會力量,海洋公共管理也迫切要求社會組織的參與。社會組織能夠在海洋公共管理中協調和整合不同利益主體之間復雜利益矛盾,彌補政府在公共服務方面的不足,提高公民海洋素質并增強公民參與,而且能夠在海洋應急管理中發揮其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們應在正確認識社會組織對海洋公共管理中的作用的基礎上,充分利用社會組織的優勢,更好地實現海洋公共管理的目標,提高海洋公共管理的效率。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