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布萊爾》電影觀后感作文

觀后感 時間:2018-11-13 我要投稿

  《女巫布萊爾》是一部由丹尼爾·麥里克 / 艾德亞多·桑奇茲執導,希瑟·多納約 / 喬舒華·萊納德 / 邁克爾·C·威廉姆斯主演的一部恐怖 / 懸疑類型的電影。

  《女巫布萊爾》觀后感(一):《女巫布萊爾》的未知與真實

早期的歐美恐怖片有兩類恐怖點是普遍使用的。一是源自于對宗教的不信任,背棄上帝的女巫、巫師、吸血鬼和唾棄圣徒的撒旦及其衍生的僵尸幽靈等;一是來源于對自然的未知,如自然災害和被放大了許多倍的動物肆虐人間。前一類恐怖片發軔于表現主義的《諾斯費拉圖》,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吸血鬼尖尖的牙齒和指甲,以及面目可憎的惡魔形象;后一類衍生成為現代災難片,大白鯊一口咬斷美女的玉腿,頓時鮮血四濺染紅了海水。
這些影片雖然題材、表現形式略有不同,但有一個共同點,它們會通過畫面告訴你,主角們遇到的具體是什么樣的敵人,以及會有什么后果。《猛鬼街》里德弗萊迪穿著紅黑色長袖毛衣,他的手是鋼鐵做的,就像《剪刀手愛德華》那樣,碰見了他,你會在夢中被他殺死;《驅魔人》里魔鬼附身人類,會讓被附身者青面獠牙,腦袋還會360度旋轉。大部分遭難的人都會以死為結局。
它們為觀眾提供了一個明確而具體的恐怖形象,具體的殺人手段/過程,和最后導致的結果(死亡)。但這些事物是否具體存在,誰也不得而知。主創在設計恐怖形象時,通常會依據個人的生活閱歷和各種民間傳說等雜糅后思考出來,也就是說,這是主創者主觀意志下的產物。沒有人真正見過開膛手,用李慕白在《臥虎藏龍》中的話來說就是,“開膛手是虛名,恐怖是虛名,一切都是人心的作用。”可以說,再可怕的事物也難以敵過自己的思想。
《女巫布萊爾》與之前恐怖片有所不同。從片頭到片尾,觀眾對布萊爾的形象、手段都沒有任何完整的印象。片中調查小隊進行了幾次采訪。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孩說她殺人時通常會叫其他孩子站在墻角,等她殺掉一個后再叫另一個過來;戴眼鏡的爺爺說森林里鬧鬼;還有一個名叫Mary Brown的看上去瘋瘋癲癲的女人說,她見過女巫,長著一身黑毛。
調查小隊認為這些人的說法都是胡說八道。一般來說,在制作紀錄片時采用其他人的觀點,要么是為了告訴觀眾片面信息,要么就是為后來得到的結論埋下伏筆。該片給出了幾個人的采訪,甚至其中包括兩個完整的故事,但該片的意圖似乎并不是要觀眾從這些采訪中尋找線索。這一采訪僅持續了5分鐘,80分鐘的片長,采訪就在正片前10分鐘結束了。這段短暫的采訪,只是為了給觀眾營造一種真實感。
在《恐怖的作法》中,小中千昭指出,真正的恐怖“不是真實,而是真實感”。在現實中會出現的“恐怖”就是“死亡”,但是如果被這個常識所限制,恐怖片中的恐怖就失去了意義。《女巫布萊爾》不提供任何恐怖形象,沒有確切的暴力手段,只給予觀眾進入森林的真實體驗。剛進森林時大家精神抖擻有說有笑,一天過去了相安無事,第二天發現迷路了,女主礙于面子不敢承認,晚上又聽到了異常聲響,大家內心開始波瀾。第三天終于迷路,開始陷入爭吵,打斗。第四天女主開始自責,哭泣,爭吵不斷。第五天同行的小哥失蹤,另兩人開始陷入絕望境地。在各種跟拍搖晃、光線不足、模糊的鏡頭下,觀眾看見片中的人物一個個走向崩潰和毀滅。觀眾也在一陣陣嘔吐、眩暈、迷茫的觀影感受下陪片中角色們走進一棟廢棄大樓,聽到女主喪心病狂的尖叫聲,跟著鏡頭游離在一片未知之中。這才是最原始的恐怖體驗。

  《女巫布萊爾》觀后感(二):關于還沒看過的《女巫布萊爾》

圍繞紀錄片的潛在條件敘事:當我們在見證別人的生活時,會感受到一種完全不同的魅力,盡管這些人似乎與我們生活在同一個現實世界。 在這部影片中,這種魅力不僅在于它把紀錄片的慣例和手提攝像機產生的粗糙的現實主義感覺相結合,賦予了一個虛構情景以歷史的可信性,而且還充分利用了與這部電影特性相關的宣傳和公共渠道,為幫助觀眾欣賞這部影片做好準備。這些渠道包括一個內容涉及女巫布萊爾背景信息、專家證言以及相關的“真實”人物與事件的網站,使人相信這部影片并非虛構,也不僅僅是記錄電影,而是依據三個悲慘地失蹤了的電影制作者的原始素材制作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能打著這樣的旗號來推銷影片而設計好的。 假如沒有其他因素的話,《女巫布萊爾》就會提醒我們,我們自己對于一部電影究竟是不是紀錄片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容易受到別人意見的影響。

——比爾·尼科爾斯《紀錄片導論》

  《女巫布萊爾》觀后感(三):恐怖片講的就是創意

也許因為之前看過《死亡直播》等類似偽紀錄題材,所以再看這個已經不覺得新鮮,而且完全沒有《死亡直播》緊張刺激。本來最大的懸念是女巫,可是看到最后連影也沒有一個,這不是刷流氓嗎?也許在當年(1999)這算驚艷之作,而且有最低成本的噱頭(但我覺得不可能才花那么點錢,導演一開始就想著用這個來炒作吧?),才取得了驚人的票房。后面多部模仿這種風格的片子,有些腦洞開得還比較大,但都未能超越它的票房成績,可見還是天時地利人和使然,并不是說片子有多好。 不過恐怖片在北美還挺有市場的,不時有賣上億票房的作品出現。其實在內地,恐怖片也是有市場的,除了一部分剛需,有質量的恐怖片也能帶來話題和上座率,《孤島驚魂》固然粉絲加持頗大,但也說明了如果故事更牛逼,有明星坐鎮,分分鐘是爆款。《京城81號》就是話題+明星,和還過得去的制作及故事,成就了至今未被超越的一個高峰。在不能有鬼的限定下,又沒有一線明星壓陣,國產恐怖片5年內都無法打破這一紀錄。除非溫子仁來拍一部與中國相關的題材。

  《女巫布萊爾》觀后感(四):短評

看過的恐怖片可能沒有二十部吧。
有過探險親身體會的對這部會更感同身受,這部最好玩,我覺得很棒。
把個人很隱秘很驚險的紀錄式“探險”變成可以安全體驗的影像,喚起了所有愛探險的人的體會。
把故事片拍得像紀錄片但又必須像故事片不漏痕跡很難吧?結尾不是很好。
沒有出現女巫沒有很血腥的鏡頭
記錄式的風格
粗粒硬光偏棕黃的色調顯示著氛圍的不安 頹靡腐朽的氣息
路人的陳述(那位爺爺的敘述很明顯就是數次忘詞 低頭看臺詞 OMG 釣魚的兩人無論表演 走位 臺詞 構圖也有很明顯的人為的痕跡 ),Mary Brown的驚悚的表演(表演得有些急缺乏力道),其實她自己就仿佛讓觀眾看到了巫婆的模樣 提示著巫婆的可怖。
森林的視覺感 不規整 滿地的樹葉 衰敗的一片 四處零落 伸展的枝條 如人般站立 扭曲的樹干。。。
兩部攝影機 使得場景得以更多角度 機位的展示有了合理的理由 豐富視覺效果強化戲劇性 模仿了三個人物的視點 當人物面對鏡頭說話 仿佛是觀眾參與到了那個情境中 增強了觀眾的參與感
兩部攝影機一黑白一彩色 黑白彩色自由切換少有任何提示 女主講述古老的故事是黑白 那位大爺 MARY BROWN 兩個釣魚者也是黑白 大概是因為為了彌補表演疏漏 氛圍不合的真實性 同時強化那種恐怖感
國內也有模仿 像后來這種偽紀實的恐怖片,像第一部的模仿鬼影實錄的B區三十二號,但是無論國內外 很少有比這部影響力大 具影史上如此重要的地位 不僅因為投資報酬比 因為這種偽記錄式的新穎的手法,也因為故事設置的絕佳的場景——荒蕪衰敗的森林 (個人認為比放在比如公寓這些室內的地方更合適),仔細認真考量的影像 故事節奏 表演的處理,
最重要的

三人獨特鮮明的個性以及由他們這種個性所帶來的自己需要承擔的后果,而他們因此也因為沒有休止的迷路無法阻止的黑暗的來臨一天天緊隨他們的危險 這種不斷遞進直達高潮的層次很讓人信服 人物性格塑造 矛盾的可信的遞進強化升級爆發 是許多 恐怖片都不在乎不重視的 所以雖然場面很恐怖還是還是還是讓人覺得很假 人們只是來看恐怖 D但缺乏那種將自己的經驗聯系起來的更加真切的體驗 無論是恐怖的氛圍 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的強化和由此帶來的后果 ,
日本的恐怖片重氛圍 重心理 能產出這么優秀的恐怖片的國度和其根深蒂固的死亡意識有關,作為一個多自然災害的國家 ,如櫻花般,日本人甚至崇尚剎那絢爛后的死亡。美國恐怖片血腥,重視直觀的視覺效果。大陸恐怖片缺乏發展的合法的空間,香港恐怖片的發展因好萊塢大片對國內市場的沖擊導致的香港電影的衰落而中止,即使大陸有足夠的空間發展出很優秀的恐怖片,也必然是和日本 美國恐怖片都不一樣的類型把?
讓人去想象的恐怖是最恐怖的 因為這種恐怖遙無止境
不會寫了 好像亂寫了一通 畢竟很少看不敢看恐怖片 也對它不了解

  《女巫布萊爾》觀后感(五):一部沒有女巫的女巫電影

這部電影最大的出彩之處,就是用拍紀錄片的手法,拍攝的整部片子,看完后不僅讓人覺得,仿佛真的有女巫布萊爾,雖然在電影中女巫全程沒有出現,我們只能通過三位主人公的肢體語言,臉上恐怖的表情,“看見”女巫,但看完后,我總覺得片子是真實的,仿佛真的有女巫存在,把虛構的情景拍成紀錄片。
片中導演運用黑白和彩色來分辨紀錄片的拍攝和日常生活中的拍攝,在拍攝中不斷有嘈雜的聲音收錄進去,體現了紀錄片的真實性,通過不同人口述女巫,增加女巫的真實性,在尋找女巫的過程中,成員中也不斷發生矛盾沖突,鏡頭拍攝時雖然是固定鏡頭,也經常抖動,影調以暗色調為主,以主觀視點拍攝,以特寫和近景為主。
最后要說的是,這片不值得看,最后女巫根本沒出現,三位主角就莫名的被女巫殺死了,我還以為最后會有人來解釋緣故,最后三主角都死了,這部電影也結束了。

  《女巫布萊爾》觀后感(六):《女巫布萊爾》短評

偽記錄恐怖開山之作竟然這么出色。直接入題,采訪調查做足真實感后進入森林。沒有唬人的鬼怪鏡頭,靠極其簡單的道具(石頭、樹枝),音效(各種奇怪聲音、朋友的呼救),角色關系(欺騙、爭吵、猜疑),時間(日夜更迭)和空間(走不出的森林)設計,不動聲色地把恐怖氛圍塑造起來,后來者也只有《鬼影實錄》再現了這種構思上的取勝,比一眾鬼怪偽記錄恐怖片高明了不知多少。最后的樓房搜索聲畫效果極其出色,《中邪》結尾的追逐大概也是來源于此。戲里靠極少的角色在有限的空間里發展出一場絕望恐怖的戲碼,戲外靠極少的資金人員設備道具和簡單的攝制方法就可完成這樣一部優秀的影片,不由得重新思考起自己影片的呈現方式。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