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求證的愛情故事

愛情故事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出嫁前,女人考慮最多的是自己愛不愛他;出嫁后,考慮最多的卻是自己是不是被愛。

  也可這樣說,嫁前女人看重的是自己的感情;嫁后看重的則是對方的感情,是安全感。這就如某人將幾十年的積蓄存入一家曾令自己傾心的銀行,錢一旦送進銀行,傾心常常變成擔心,擔心這筆錢能否保值甚至升值。

  安全感何來?自己要費一番苦心。男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止都是現成的“已知條件”,書刊雜志上的經驗之談權作“公理”、“定理”,剩下的就是艱難的求證了。

  當年,學校里的求證題沒完沒了,不知愁壞了多少學子;而今,許多走出校門踏入家門的女子卻不僅樂于此道,而且樂此不疲。 []

  我幫助不少人求證過,她們都比較信任我。聚在一起在列舉婚后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之后,等著我得出結論。推導來推導去常常頭昏腦脹,但一般的結論都令我欣喜:“他還是愛你的,只是你還沒發現,婚禮后的愛已經換面變了樣子。”

  有一位非常美麗的女人曾緊緊抓住我的手:“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

  我說:“是。”

  她松開我的手笑了笑:“幸虧是。否則我就死給他看。”

  我大驚:“除了被他愛,你就再沒有什么了嗎?”

  “我是因為愛才活著的,也會因為愛而死。”

  我無言。我想起了上大學之前,我的一個鄉村女友,不久曾收到她從鄉下寄來的賀卡,賀卡由硬紙自制而成,賀詞很別致:

  我愿天天做新娘

  新郎只有一人

  當時她已結婚數月。后來我專程去鄉下看她,她仍然梳著兩條黑黑長長的辮子,一邊喂豬一邊同我聊天,然后擦凈手,拿出一個精心訂制的本子,封面上畫著一株破土而出的小芽芽。

  我知道這是什么了,很奇怪:“你還寫詩?”

  “做不了詩人,還做不了業余詩人嗎?”

  “沒想到你還留著辮子。”

  “我覺得還是這樣好。”

  那一整天我們海闊天空地聊,包括今后的讀書計劃,明春的種地打算,甚至腹中胎兒的名字,因為她的愉快,我也相當愉快。

  晚上,她丈夫被“請”回父母家去了,我悄悄問:“天天做新娘嗎?”

  她笑了:“今天不。”

  我非常羨慕她,不是那份幸福,而是那份平靜和自信。

  從這個小村婦身上,我讀懂了,女人的愛情實際上是一份無需求證的證明。它濃烈的芬芳終究會趨于平淡,然而溫柔聰慧的女人卻懂得將它植入心中,懂得用自己生命中的那份從容和細致來澆灌,這樣的愛情,永遠保鮮,實在無需任何求證。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