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初戀的愛情故事

愛情故事 時間:2018-11-27 我要投稿

  老人病臥床榻,自知時日不多。很多時候,他會輕囑老伴為他播放一首曲子。那是上世紀40年代的流行歌曲,歌名叫做《夢中人》:月色那樣模糊,大地籠上夜霧。我的夢中人兒啊,你在何處……

  老人的行為無疑有些怪誕。更為怪誕的是,他還讓女兒為他買來南京的報紙,一版一版看得仔細。老人在南京沒有任何親戚,他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很少出門遠行。他的行為讓家人百思不得其解。

  終于有一天,老人抖抖索索地摸出一張照片。他對著照片看了很久,眸子里刮起潮濕的暖風。照片上淺笑著一位清秀的女子,年輕得如同一枚青澀的果實。老人喚來自己的女兒,鼓起勇氣說:“我想見見她。”

  那個上午,老人一直在給女兒講他的往事:

  50年前,23歲的他在重慶的一家紗廠當學徒,在一次學生和工人的聯誼活動中,認識了她。那時她是財經學校的學生,清純,漂亮,羞澀。愛情似花蕾般在兩顆年輕的心中綻放,芳香四溢……最終他們還是無奈地分手了。女孩離開重慶的那天,兩個人在江邊久久相擁,淚流不止。后來,無數個日日夜夜,老人無數次來到離別的碼頭,面對滔滔江水,暗自憂傷……

  女兒被父親的初戀深深打動,也為自己的母親感到一絲難過:母親與父親風風雨雨走過50年。50年里,父母從來沒有吵過一次架、紅過一次臉。母親當然不會知道,50年里,父親的心里,其實刻著另一個女孩曾經的青春歲月啊。

  最終,女兒還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母親。接下來的幾天,母親一直沉默不語。然后,她決定,遠赴南京,為他尋找那個她。母親笑著對家人說:“我不在乎什么。50年了,都過去那么久了,我真的不在乎了。”她說,“看到他痛起來的那個樣子,我那心頭就像刀在剁啊,如果能找到他的初戀女友,讓他高興一點的話,我也高興了。”她用一位女性的善良、包容和大度,對她的丈夫,做出了世間最體貼的舉動。

  尋找之路注定是艱難的。她先和女兒找到了南京市公安機關。公安機關通過戶籍核對,找到她所居住的小區,可那個小區早已經拆遷。眼看所有的線索都斷了,母女倆突然想起,老人曾經說過,她好像在無線電廠工作過。也許,去無線電廠,會有她的消息吧。

  頗費一番周折,終于在無線電廠找到一份封存已久的檔案。的確,50年前,有一位女學生從重慶分來,并且,無線電廠的工作人員找到了她現在的住址。得到這個消息,母女倆激動不已……

  可令她們倍感意外的是,聯系上后,對方竟表現得異常平靜。不僅如此,她還禮貌地拒絕了見面的要求,說:“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再說我身體也不好,不便去四川。”

  事實的確如此,曾經的清秀女子,如今已是古稀老人。

  怎么跟自己的丈夫說呢?他肯定會傷心失望的。他失去的不只是一次與初戀女友相見的機會,他失去的也許是大半輩子的惦念與牽掛,埋藏在心底最隱秘角落里的神圣記憶會訇然倒塌。

  可是,正當母女倆無奈地打算回四川時,卻驚喜地接到對方的電話。

  對方說,當初那段感情,其實同樣令她刻骨銘心,她還曾經在20年前獨自遠赴重慶尋找過他。她是擔心兒孫們無法接受50年前的這段感情,才對母女倆一再回避的。

  她說,經過再三考慮,她愿意與他見面。當然,這也是她跟她寬容的老伴商量后的結果。

  然而他們,終未相聚。與他一樣,她的身體也絕不允許她遠赴四川。最終,家人決定通過網絡視頻幫助兩位老人見面。

  那一刻等待已久,那一刻注定憂傷和幸福、心酸和動人。那天,兩位老人各自守著自己相伴了大半輩子的親人,守著小小的屏幕,完成了他們50年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相見:

  “你還好嗎?”

  “還可以……你好嗎……”

  淡淡的語氣,卻充滿著無限的關愛。只有飽經滄桑的老人,才會有如此淡定的表情。

  當天,老人陷入昏迷。四天以后,他懷著一顆感恩的心,離開了人世。只是,那首情歌,還會在世間繼續吟唱……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