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的故事經典美文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近些年,我越來越不能喝酒了,稍微喝多一點就可能醉倒,而且車轱轆話來回說,很是煩人。有一天在朋友家喝了酒,第二天,給幾個當時在場的朋友都打了電話,問昨天是誰把我送回家的。他們都說,沒人送,是你自己回家的。居然喪失了一段記憶!我知道,這是衰老的表現。年輕時就不一樣了,喝酒后,談話常有超水平發揮,而且也有自己未醉而看別人醉倒的時候。那時我有一個總結,喝酒時,一旦討論到人生等重大問題時,基本上就是喝多了。

  人喝了酒,狀態就不一樣了,二十多歲時常有荒唐表現。記得有一次喝多了,騎車回家,每騎二十多米就從車上摔下來一次。當時不僅不覺得疼,而且還覺得這很正常,好像騎車就應該這么不斷地往地上摔。還有一次深夜在朋友家喝多了,騎車在路上,不斷狂喊。因為是夜里一點多鐘,把路上偶遇的行人都嚇得夠嗆。快到家時,我又大喊一聲,這回把我嚇著了,因為前面那人一回頭,我才發現是個警察。

  當學生時,大家都沒錢,我記得有一次,五六個人一起喝酒,只有一個煮雞蛋。看著雞蛋,同學們都說,這要是個咸雞蛋就好了。誰都舍不得吃,每個人只是用筷子尖兒象征性地點一下那雞蛋黃。就這樣居然喝下大半瓶白酒,持續了近一個小時。

  比較奢侈的時候也有。某日晚飯,我們從食堂買回幾個豬蹄子。因為是從冰柜里剛取出來的,凍得硬邦邦的。有人提議用兩個電熱器放在一個大盆里煮。大約過了二十分鐘,肉軟了。大家都很高興,說是一舉兩得,既有肉吃,又有湯喝。結果我很不識相地說了一句話,敗了大家的興致。我說:“這湯有什么好喝的,不就是一盆洗腳水嘛。”

  臨近畢業那年,我和學考古的W君同住一個宿舍。因為W君是俞偉超先生的研究生,所以俞先生晚上常來我們宿舍聊天。俞先生是很紳士的,只要給他倒一杯茶水,哪怕是用的劣質茶葉,他也會很認真地、很誠懇地向你連聲道謝,隨后便很大氣地拍出兩盒煙,通常是阿詩瑪牌的。那時我們學生也就能買得起三四毛錢一盒的煙,而阿詩瑪要九毛多一盒。他一來,我就知道今天晚上又能抽好煙了。

  聊到高興時,俞先生常常會用商量的口吻說:“我們搞一點酒來喝好不好?”說罷他就下樓買酒買肉。這樣一來,聊到深夜就成了家常便飯。日子久了,我覺得還挺有意思,可W君受不了了,因為他的論文還沒寫完。一日,俞先生又來,聊到深夜。他餓了,可商店都關門了,俞先生問我:“你這里還有什么吃的嗎?我們搞一點來吃吃。”“還有三個雞蛋。”我說。俞先生說:“那太好了,都煮了吧,我們一人一個。”吃完雞蛋,又過了一個小時,俞先生走了。他剛出門,W君就跟我急了:“你這人真沒腦子,真多事。你給他煮雞蛋干什么?你就告訴他沒吃的,他不就走了?這倒好,又多坐了一個小時。以后記住,別給他弄吃的。”俞先生真可憐。這種學生真是最好不招,還是我比較仁義。

  歲數大了,對喝酒的興趣就逐漸減少了。前幾年去南方某地,縣委一班人請我們吃飯喝酒。酒雖然很好,但他們居然是用小碗喝,這可把我嚇壞了。我不敢喝,趁他們不注意,把酒偷偷倒在了地上,當時以為自己很高明。結果飯后出門時,一個處長已經喝得東倒西歪了。他比比畫畫地用手指著我說:“胡教授啊,胡教授,你那個胡就是狐貍的狐!”

  關于喝酒,還有很多可以說的故事。一位朋友喝酒時總喜歡引用他外婆的話:“酒是人中樂,可少不可無。”話雖如此,但真喝起來是很難控制的。開始喝酒,是你在控制酒,可喝到后來,就是酒控制你了。喝酒如此,人生之事也大抵如此。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