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勃斯脫和土撥鼠經典名人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從前,有一個名叫達尼爾·韋勃斯脫的小男孩,住在新哈勃郡的群山間的一處僻靜農莊里。他的童年,大部分時光在森林和田野中消磨。

  他六七歲時,便學會了讀書。他念起書來,語調感人,熱情奔放。相鄰農莊的人驅車路過,常常停車,把他喚出來,念上一篇有趣的文章。

  在新哈勃郡的農民家中,各種類型的書都是極為罕見的。但是,達尼爾總是想盡辦法讀一切可以到手的書。他一遍又一遍地讀,直到弄懂書中的道理為止。

  達尼爾的父親除了務農,還擔任鄉間法庭的法官。他熱愛法律,希望兒子長大之后能成為一名律師。

  那年的夏天,一只土撥鼠在靠近韋勃斯脫先生家的丘陵邊作穴安家。夜晚,它鉆到菜園里吃洋白菜的嫩葉。日復一日,很難說這個小動物把園子糟蹋到何等地步才肯罷手。 達尼爾和他的哥哥艾沙克決心要逮住這個偷菜賊。他們想盡辦法,但是那小動物極為狡猾。后來,他們在它的必經之路設置了一個極巧妙的陷籠。夜間土撥鼠終于身陷囹圄。 “逮住了!”艾沙克喊道。“這回呀,土撥鼠先生,你惡貫滿盈,壽數到了。”

  達尼爾卻對小動物產生了憐憫。“不,別傷害它,”他說:“讓我們把它弄到山那頭去。在森林那邊,把它放掉吧。”

  艾沙克說什么也不同意,執意要殺死它。

  “我們去問父親吧,聽聽他怎么說。”

  “同意,我知道法官會做出怎樣的判決。”

  他們便提著裝有土撥鼠的陷籠,到父親住處去,聽他發落。

  “好吧,孩子們,”韋勃斯脫先生聽完孩子們的陳述說道,“讓我們用公正方式來處理這個案件吧,我們組織一個法庭,我擔任法官,你們擔任律師,你們可以分別陳述對此案的看法,提出對罪犯的控告或申辯,聽取你們的意見后,由我做出判決。”

  艾沙克作為原告首先發言,他陳述土撥鼠所造成的損失,說世上所有土撥鼠都是壞家伙,都是不可信賴的動物。他講到他倆如何費盡心機才抓住了這個偷食菜葉的賊,如果把它釋放,簡直太便宜它了。

  “一張土撥鼠的皮,”他道,“能賣上十美分,雖然數目微小,但尚可補償它所吃去的菜葉部分價值。假如我們把它自由放走,又怎么去尋求對我們損失的補償呢?無疑,對它而言,死比活更有價值,死杜絕了它再次犯罪的可能性。”

  艾沙克講得流暢而有條理。法官暗想,這種真實有理的論點,將使達尼爾的辯護十分困難。

  達尼爾開始為這可憐動物的生命作申辯了:“造物主創造了土撥鼠,使它得以在燦爛的陽光和綠色的森林中歡快地生存。土撥鼠有它生的權力,這生存權是造物主賦予它的。

  “上帝賜給我們人類以食物,他滿足了我們所賴以生存的各種需要。難道我們竟不允許從這慷慨的份額之中,分一丁點兒給那個可憐的小動物么?難道它竟沒有與我們一樣接受造物主賜給禮物的權利么?

  “土撥鼠并不是狐貍和狼那般兇狠的野獸。它生活在寧靜與和平之中。在山腳筑一小窠,每日攫取一小撮草本食物,就是它所企求的一切了,除了對一些植物之外,其余都不傷害。它之所以吃菜葉也是為了求生存,它是偶爾闖入菜園才犯了罪。它有生存權利,食用權利,自由權利,我們無權剝奪這一切權利。

  “瞧瞧它那柔順懇求的眼睛,瞧瞧那因懼怕而顫抖不已的模樣吧!它不能夠說話,這便是藉以表達懇求赦免一死,向我們告饒的方式。我們將殘酷到恣意殺戮它的地步么?我們將如此自私地奪去造物主給予它的生命么?”

  法官被這一些話感動得老淚縱橫,不待達尼爾的演講結束,他就站起身來,擦去眼中的淚水,喊道:“艾沙克,把這只土撥鼠放掉。”

  后來,達尼爾·韋勃斯脫(1782一1852)成了美國著名的政治家及演說家。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