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呼吸經典傷感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10 我要投稿

  整理抽屜,發現一封收件人是我的信件,寄信地址是在記憶里已經淡出的地方。牛皮信封有些破舊,打開信封,信紙有些泛黃。我站在角落里,靜靜地重閱,眼淚狼狽落下。信的末尾,寫著:2005年10月31日。2005年,時光有些模糊。落款:爸爸。

  那是林的爸爸,我曾經叫了他很多年的叔叔。那時候,經常有人打趣著要我改口叫他爸爸,我卻一直沒有叫出口,直到2004年林離開。在他葬禮上,我跪在他的靈柩前,那句“爸爸”脫口而出。他的父親用蒼老的雙手扶起我,將我摟在懷里,淚流滿面。那是我永遠無法忘懷的時刻。

  六年過去了,我抑制自己盡量不去想2004年秋天的事。那個寫滿傷痛的秋天,是我們心里的硬傷,我也盡量不去觸碰。一切都過去了,我說,一切都過去了。我燒掉一切與他有關的東西,封存一切與他有關的記憶,割除一些與他有關的聯系。我消失了。當他從我們的世界里離開以后,我選擇從有過他影子的地方徹底消失。不去想有多少不舍,不去想有多少牽掛。我徹底離開,選擇歸零,另辟一片天。

  六年,我結婚生子。六年,我在陌生的城市開始平淡的生活。六年,我從不諳世事的小丫頭變成有故事的女子。六年,我們的生命里有很多的六年。六年,一切都變了。父母日趨衰老,我們日益成熟。二妹結婚了,三妹工作了,四妹離家了,就連兒時調皮搗蛋的小弟也懂事了。我還記得他在QQ上聊天時說:姐,一切都過去了。只要你能夠好好地生活,我們就都開心了。

  沒有人知道,簡單的幾句話,將我的心填得有多滿。我抑制已久的情緒在剎那間決堤而下。那是怎樣的一種感動,我無法形容。已經記不清有多久,沒有撥打過那個曾經熟悉的電話號碼;記不清有多久,沒有聽到他父母關切的話語;記不清有多久,沒有聽到年邁的爺爺說:乖,不要掛念我;記不清有多久,沒有聽到妹妹們對我說:姐,你要好好的。真的記不清了。

  或許,并不是我遺忘太多,只是我們都不愿意提及。我忍著思念和痛,不去撥打那個號碼。只是因為害怕他的媽媽聽到我的聲音在電話那頭泣不成聲。我仍舊記得,那年清明,我從他家離開時,爺爺拉著我的手說:不要掛念我們,你過得好,我們就滿足了。以后,就不要來了。我們是希望你能夠經常來看看,然而,每次看到你,叫我們如何不去想念他……離開時,我沒有回頭,卻分明看到爺爺眼眶里模糊的淚光。那個歷經滄桑的老人,在經受過兩次喪偶,中午殘廢,在本該享受幸福晚年的時候,用自己的棺材送走了最讓自己驕傲的孫子后,他心里的傷痛會有多深?他又該怎樣去渡過余生?

  一夜之間老去的父母,又該怎樣渡過他們的余生?爸爸在信上寫:上天多么的不公平,給我們家帶來如此巨大的災難,我們如何承受得起?就讓中年喪子的傷痛,陪伴我們艱辛地渡過余生吧!或許沒有人相信,他的離開帶給他父母的傷痛,我同樣感同身受。或許真的沒有人會相信,每每憶起他,呼吸都會變得疼痛不已。

  記得他兒時好友在Q上問我:還記得林嗎?

  我說:當然,這輩子都無法遺忘。

  他說:你還記得起他?后面有一個畫著大大問號的表情,話語里充滿了置疑。

  怎么會不記得呢?

  希望你是真的還記得他。說完,便很快下線。

  看著短短的幾句話,心狠狠地疼痛著。仿佛結痂的傷口被用力撕開,血流不止,有窒息的感覺。我該怎樣表達我的傷痛?怎樣表達我的懷念?怎樣撫平他給我帶來的傷痕?誰知道我在深夜離鄉的孤獨?誰了解痛失至愛的傷口有多深?誰理解壓抑著真實情緒的痛苦?誰憐惜一個女子獨自漂泊的艱辛?誰?除了自己,還能是誰?

  我離開了,向過去告別了。來到陌生的城市,開始了新的生活,新的人生。沒錯,一切都更新了。新的環境,新的工作,新的情感,新的記憶,一切都是新的。唯獨痛,仍舊存在,像一道刺青,橫亙心間。我小心翼翼地收藏著,不敢翻閱,不敢觸摸,不敢傾訴,不敢流露,唯有壓抑著,不斷地壓抑,直到它們沉到心底。偶爾,那些熟悉的情景入夢而來,我只敢在夢醒之時,獨自淚流滿面。完整地想念一遍過后,徹底刪除。我不能將那些沉入地底的記憶,晾曬在太陽底下。因為他們都說,已經過去了。然而,真的過去了嗎?一句簡單的過去就真的能夠將所有的一切一筆勾銷嗎?

  回不去了!我告訴自己,真的回不去了。那個家,那個人,那些事,都與我無關了,真的無關了。所以,歸零吧!都歸零!風輕了,云淡了,斯人已逝,一切都遠了。記憶卻無法清除干凈。就這樣吧,一如既往地坦然、淡然,而后釋然……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