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與殤經典傷感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10 我要投稿

  邊商量著準備男人的后事,偶爾進屋看一眼咽氣沒。一天半夜里,鞭眼瞅著老二一天不如一天,表妹也沒閑下來,邊與情人耳鬢廝磨炮聲大作,嚎啕聲一片,四十二歲的老二建軍終于睜著眼走了。表妹著著實實哭了兩天,跪著燒了兩天紙錢,也算是夫妻一場。家里的喪事全權交由情夫打理,倒也安排得妥妥當當的。上山入土那天,兩個孩子去送父親最后一程,大女兒懂事了,哭得那叫一個慘,小兒子剛五歲,有些懵懂,不大哭只覺得好玩熱鬧,由一個堂伯父背在背上一顛一顛的跟在送葬隊伍中。得肺癌病死的人都很干瘦,棺材又薄,大伙沒怎么花力氣就匆匆忙忙送上山入土了。

  小弟回來奔喪,當著大伙的面沒敢太傷心,晚上睡下了整晚流眼淚,睡夢中也如此,待天亮枕頭全濕了。以后時常如此,本來他自己有腦血栓,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會倒下,現在唯一有能耐的二哥辛苦一輩子也早早走了。越想越傷心憂愁,第二年春天,小弟下了班和一個同事在馬路上散步,給媳婦打了最后一個電話,往后一倒,再也沒有醒來。不到四十歲的小弟建文隨老二去了……。幾個月后,媳婦改嫁了……

  張家三兄弟走了兩個,剩下愚癡的大哥,卻變得更加堅強,村里人也頗為照顧他,有活叫上他,領了工錢叮囑他盡快存起來,將來養老用。回到家表妹也會幫著洗洗刷刷,叫他吃口熱飯。當然做大伯的會拿出些小錢哄侄子侄女,大屋里的人都慫恿他能和表妹合伙過日子,將來有個照應,肥水也不至于流外人田。四清于是每天收了工,麻著膽子去表妹屋里看電視,想要死守。

  過了幾個晚上,旁人悄悄問:有戲沒?四清憤憤的說:有屁的戲!連手都不讓摸下,每天那情夫來了,就合起伙來奚落我。我都說白了,只要跟了我,偷人養漢可以當做沒看見,她也不答應……。后來,這成了大屋里茶余飯后的笑料,大哥是徹底沒戲了。

  大屋里還是那樣,日子還得過下去,像長流的河水,時緩時急,總是在流淌,流淌……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