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的完美主義者經典傷感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10 我要投稿

  不離是一個平凡的幽魂,愛好跟隨音符四處游蕩,喜歡一個人孤孤單單的,但身邊熱熱鬧鬧的,有一個跟它要好的姑娘,是它唯一的朋友,叫玦。玦說這是一個“外向孤獨分子 ”的顯著特征,戴上耳機就去往另一個世界,閉上眼睛就是天黑。反正只有玦看得見不離,它無所謂孤獨與否。

  不離喜歡午夜把玦叫醒,玦總以為自己失眠了,其實是不離走到了她的睡夢中,不忍心看她繼續昏昏沉沉的夢下去,可玦不明所以,那是凌晨四點鐘,玦想起一本看過的小說,“凌晨四點突然醒來你會想起誰,就是你心底的那個人”,可惜只記得這句經典的話語。自從看過這句后,玦每每黑夜中突然醒來后都馬上看看手機,凌晨四點的話就會感嘆一聲,因為無人可想,于是開始搜搜這句話,再看看這篇小說。

  不離之所以突然要把玦弄醒是因為最近它感覺到了孤獨,總是問玦,這到底是不是孤獨的感覺啊,我不應該有這個感覺啊!其實是因為它戀愛了,沉淪在戀愛情結的小咸鹽水里,浸泡著那顆非要努力受傷一下的心,不這樣仿佛就不能證明有過一段小幸福一樣,雖然它的心臟早就不跳動了。

  前天中午,不離在我身邊歡呼雀躍的想舔舔我甜筒的味道時,突然收到了一個心電信息,定睛聽了一下,“對不起,我等不了你了”,玦繼續舔著甜筒炫耀著自己可以品嘗到味道,不離卻突然對甜筒全無興趣了,只默默跟在玦身邊,就這樣看著玦高興著、煩躁著、忙碌著工作了一天。玦不是沒感覺到它的變化,平時喜歡跟前跟后的家伙,突然只默默坐在我身邊的工位上一動不動的趴著,直到臨下班的電梯里,才小聲問“不離,中午收到了什么信息啊?” 不離一下子將臉湊到玦的正面,在能看到對方眼睛里自己樣子的距離,從眼眶微紅,到鼻翼輕輕顫抖,到眼皮微微鼓起,到眼球泛紅,一張臉變得慢慢有點扭曲起來,從它左眼角的地方逐漸溢出了一點點液體,從眼眶奔流而下,猝不及防的啪嗒滴到我手里的皮包上,我來不及反應出我的慌張,電梯就突然到一層門開了,在我愣住的一瞬,它轉身先走出了,留下我一個人看著皮包下留下的那從沒見過的真真切切的水痕。

  “不離,現在是凌晨4點,說說吧,不然我明天估計還得這個時間醒”

  “其實也沒什么,真的,不過就是失戀么,誰沒失過戀啊,我自己靜一靜,出去在天空上瞎溜達幾圈,找個水底魚多的地方逗逗那些蠢魚們慢慢就好啦,給我點時間。”

  “那能告訴我那個信息是什么么?”

  “其實就是很少字啦,不過因為語氣太輕佻了,忍不住被扎了一下,還好啦,給你聽”“對不起,我等不了你了”,“對不起,我等不了你了”“對不起,我等不了你了”“對不起,我等不了你了”“對不起,我等不了你了……

  那聲音被不離一遍遍的放出來,回蕩在我們彼此的心里。它的表情依然平靜,好像這句話是初中學校的一句廣播,與我們無關的告知而已。但平時輕飄飄的身軀有些不可抑制的微微顫抖著,穿透過它身體看到對面的電視扭曲了、桌子扭曲了、盆栽扭曲了,稀稀拉拉的仿佛有雨水從那些東西上留下路徑曲折百轉千回的痕跡,我從沙發上坐起,以為我的眼睛看不清楚了,揉了揉,看看四周,再看看不離,那一刻當我明白了什么的時候,我以為是我的眼睛流淚了,緩緩將右手無名指沿著右眼下邊沿撫摸的時候,心痛的不能用任何詞匯形容,一整個城堡周圍的玫瑰荊棘纏繞在玦的心房,一整個秋天的樹葉凜冽劃過玦的臉頰,我看到,只有那些透過不離身體看的物體才會扭曲,才有如雷雨夜云彩留下淚的痕跡,原來幽魂的淚水是往心里流的,那么多那么多水痕沿著它的身體流淌而下,沒有一顆熱滾滾的心臟,一定是冷冰冰的吧,而我,想抱抱它給它些溫度,卻無能為力,只得看著它平靜到麻木的神情,給它一個鼓勵的眼神,安靜的微笑,感受著臉上滾燙的溫度。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