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來了的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27 我要投稿

  家破被俘

  1938年深秋的一個黎明,豫西南牛王山李家沖,突然響起激烈的槍聲。一個中年人慌慌張張地擂開主人的房門,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寨子被土匪圍著了,有幾十號人哪!”莊主李黑吞慌得連褲子都來不及穿,就命令來人帶領家丁護送家眷從后門逃命。誰知剛到小角門,“叭叭叭”一陣槍響,來人拖著李黑吞的孫女兒李翠花沖出小角門,回頭一看,其余人都被堵回了寨子。

  “馬二叔,我爹……”馬二叔拖著翠花一口氣跑到后山的楓樹林里說:“藏在這兒別動,我去接你爹媽出來。”翠花一把拉著馬二叔顫抖著說:“我怕!”“別怕,有我哩。”馬二叔安慰說。翠花一頭扎進了馬二叔的懷里:“你別走,他們會出來的。”被喚做馬二叔的漢子三十多歲了,還沒沾過女人,這時心里一熱,不由把十六歲的翠花緊緊摟進了懷里。遠處的槍聲讓兩人身子一聳,馬二叔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在翠花那嬌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轉身就朝山下的寨子里沖去。

  翠花用手摸著被馬二叔親過的臉,心里甜甜的。那一刻,她把外面的一切全都忘了,心里只有馬二叔魁梧的身影。時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當再一次槍聲響起,才把翠花重新嚇醒,她趕快蹲到楓樹叢里頭也不敢抬起。

  翠花在楓樹叢里從早上一直藏到午后,馬二叔也沒有回來,寨子里的槍聲,一直響到后半晌才漸漸稀疏下來。

  但寨內燃起了沖天的大火和滾滾的濃煙,一直持續到天黑。翠花盤算著土匪已經走了,便鉆出楓樹林,深一腳,淺一腳地朝寨子摸去。

  寨內很靜,什么聲音也沒有。在北風的吹拂下,房屋、柴垛、窗戶的余燼還在閃爍,她隱約地看到那棵老柿樹上還掛著一個人。看到這一切,翠花想哭,可是哭不出來。她站在寨外觀察了許久,確定沒有什么動靜之后,才朝寨門走去。

  翠花的腳剛剛踏進寨門,背后忽地一雙手將她死死抱著,她嚇得沒能叫出聲,就被人捂了嘴,捆了手腳,裝進了一個麻袋里。

  魔窟得救

  劉矬子的手指捧起翠花粉嘟嘟的小臉兒,色迷迷地說:“這小妞的臉蛋兒還不錯。”“呸”李翠花一口唾i吐到了劉矬子的臉上。劉矬子樂了:“爺兒們喜歡的就是這種帶刺的小妞兒。”說著,臉色一變,“臭丫頭,你爺爺李黑吞怎樣整冶我,我就用同樣的法子整治你。聽著,都給我喝酒去,待會兒讓你們放排槍。”聽了這話,眾匪徒興奮得嗷嗷亂叫,只有一個人一聲不吭地看著翠花。翠花的臉色嚇得慘白,真想一死了之,怎奈手腳被緊緊捆住,欲死不成,只好破口大罵。劉矬子一見,用一團臭布塞住了她的嘴。這時,那大漢問劉矬子:“劉爺,這丫頭是怎么回事?”

  劉矬子道:“你是客人,當然不知道了。這丫頭的爺爺李黑吞當年剿了我的家。要不是我劉矬子的腿快,早成刀下鬼了。他李黑吞逼得老子更名換姓,直到今天才算報了這血海深仇。

  李翠花牢牢地記住了這個名字。

  門“哐”的一聲被關上了,漆黑的山洞里,只剩下李翠花孤零零一個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門“吱扭”一聲打開了。翠花看到一個人悄悄地摸進屋里,立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那人進屋后,低聲說:“別出聲,我帶你出去。”翠花不相信土匪窩里會有好人,聽聲音,好像是劉矬子的那個客人。那人解開李翠花身上的繩索后,又遞給她一把刀說:“拿著。跟緊我。”李翠花這時也顧不了那么多了,跟在這個人身后便出了關她的山洞,聽到的全是吆五喝六的劃拳聲。

  這人領著翠花避開主洞,從一處偏洞往外摸索著。臨近洞口卻見兩個土匪把守著。那人對李翠花說:“你守在這兒別動,我去把他倆指使走。”

  李翠花不放心,也向洞口悄悄移動。不料,腳下蹬動的一枚石子驚動了守洞口的匪徒。“誰?”

  “是我。”那人應聲道,“二位兄弟辛苦了。我替劉爺來給二位兄弟送瓶酒犒勞犒勞。”說著,他從懷里掏出兩瓶酒來,朝兩個匪徒送過去。

  “呀,是客爺。”兩個匪徒接過酒獻媚地笑著。

  “二位兄弟多留點神,弟兄們正在歡慶,可別叫仇家摸進來了。”

  “客爺請放心,除非是神仙才能摸進來。有俺二人在這兒守著,外人想進來,沒門兒!”

  “混帳!那是啥?”那客人臉色陡變,手指洞外喝道。

  兩個匪徒一激靈,順著客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客人手起刀落,一個匪徒連哼都沒哼就到閻王爺那兒報到去了。另一個匪徒,見此大驚失色,慌忙朝洞內跑去,正好撞到李翠花的刀尖上。

  這客人叫趙漫山。他們跑了多時,估計已經出了劉矬子的領地,趙漫山站住問李翠花:“你有地方去嗎?”

  李翠花不答,反問道:“你救我。圖啥?”

  趙漫山搖搖頭,說:“我不忍心看著你被他們糟蹋了。你要是沒有地方去,就跟我去一個地方吧,那里的人都是貧苦人,他們都會對你好的。”

  李翠花不語,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牛王山,咬牙切齒地暗罵:這群人。姑奶奶我一定要報這仇!她回過頭對趙漫山說:“此恩后報,我自有去處。”說完,撇下趙漫山頭也不回地朝正北走去。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