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女牛郎鵲橋相會的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27 我要投稿

  農歷七月七日是民間的“乞巧”節,婦女們這晚在庭院中擺下酒脯瓜果,虔誠地向夜空膜拜,以盼望織女星賜予技巧。由于詩人的吟詠,畫家的描繪,文人的鋪排,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于是流傳人間,纏綿緋惻,委婉動人,這便是牛郎與織女的故事。

  以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為素材的詩詞、戲曲,不勝枚舉。可以推斷牛郎與織女的凄美愛情故事,大約是發生在西周時代,當時的奴隸社會,等級十分嚴苛,這個故事就是一般人追求幸福的心聲與飽受壓抑的寫照,托言天上雙星,也就是人間的實情。

  據說西周時齊地,也就是今山東一帶,有一貧苦人家,父母早喪,幼弟依兄嫂度日,每日出外牧牛,人們都把他叫作“牛郎”。

  牛郎漸漸長大了,他的嫂子一直不喜歡他,于是他牽著一條老黃牛流浪到一片荒山下結茅而居。一面墾荒,一面哭泣,淚珠點點滴滴落地上,不久后就生出一朵朵艷麗的牽牛花來。繼而,有粉蝶雙雙在上面飛舞,小鳥在枝頭碉啾和嗚,叫個不停,田地里也長出了茂盛的莊稼。

  老黃牛的來歷不凡,它是天上的金牛星,因觸犯天條而被謫降人間受苦受難,有感于小主人牛郎對它的飼養和愛護,除了感恩圖報辛勤耕作外,還挖空心思想要為牛郎撮合一段美滿的良緣。

  終于,金牛星得知天上的七仙女,時常結伴到人間來溜達,甚至在東邊山谷中的明鏡湖里沐浴。于是便在夜間托夢給牛郎,要他第二天清晨天未明時到湖畔,趁仙女們戲水時,取走一件仙女掛在樹上的衣衫,頭也不回地跑回家來,便會獲得一位美麗的仙女做妻子。

  牛郎將信將疑地翻山越嶺,在曉霧彌漫中,果然瞥見七個絕色美女在湖中嬉戲,粉裝玉飾,云鬢花顏,不覺為之心神蕩漾;旋即抱起矮樹上一件粉紅衣衫,飛奔而回。

  這個被搶走衣衫而無法返回天庭的仙女就是織女,當天夜里,她趁著夜幕的掩護,赤身露體地輕敲牛郎的柴扉。在微明的燈影里,一個是誠實憨厚,壯碩俊朗的少年農夫,一個是美艷如花,柔情似水的天上仙女,四目相接,一見鐘情,于是在靜襤的春夜里,兩情相悅,同赴巫山云雨。

  幸福的生活過得總比痛苦的生活要快一些,時光荏苒,眨眼三年,織女已為牛郎生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老黃牛已死,留下的一對牛角掛在墻上,牛郎舍不得老黃牛,天天對著牛角發楞。織女私自偷下凡間的事終于被天帝知道,天兵天將把她拘回宮里,牛郎此時真是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一對小兒女也天天哭著要媽媽,牛郎肝腸寸斷,想著曾給過他無限幫助和關懷的老黃牛,抱著牛角痛哭。誰料一不小心,牛角掉到地上,奇跡發生了,兩只牛角竟然變成兩只籮筐,牛郎把兩個孩子放入籮筐中,準備一肩挑起,尋找嬌妻,一陣清風吹過,兩只籮筐像兩只強有力的翅膀,驀然平地飛升,騰云駕霧,風馳電掣般地飄飛在霄漢之中,眼看嬌妻就在前面,牛郎奮力追求,眼看趕上了,卻被王母娘娘察覺,拔下頭上的金釵,在牛郎與織女之間一劃,立刻出現了波濤洶涌,白浪滔天地銀色河川,從此一個河東,一個在河西,遙遙相對,卻無法相見。

  鵲鳥非常同情牛郎與織女的情真意摯,每年夏秋之間,趁銀河風平浪靜的時候,群集河上,口尾相銜,搭起一座鵲橋,讓牛郎織女相聚。“鵲橋崔鬼河宛轉,織女牽牛夜相見。”據說七夕過后,鵲鳥的羽毛都會七零八落地脫掉不少,就是因為辛苦搭橋的緣故。

  牛郎織女的故事大致如此,后世的《天河配》、《天仙配》、《鵲橋會》等平話或戲曲都大同小異;不但把人仙化,也把神仙凡人化,仙女可以下凡,凡人也可以升天,一段天人揉合的愛情故事,充滿了馥郁甜蜜的人情味,也洋溢著農牧社會的生活面貌與倫理道德色彩。

  杜牧的《秋夕詩》:“天街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杜甫《銀河詩》:“牛女年年渡,何曾風波生?”

  這些都為世人傳誦,還有:

  “七夕今宵看碧霄,牛郎織女渡鵲橋;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兒百條。”

  這詩傳說是一個六歲的兒童,唐代的林杰寫的,可見一般人對七夕的故事已經耳熟能詳,連六歲小兒也能執筆成詩,朗朗上口。

  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最為少年男女所向慕。南北朝所謂“七夕節”,禁中優伶扮演《鵲橋仙》戲曲,進時新果品,市井兒童手執荷葉,歡呼雀躍。唐時在七夕夜登高樓危樹,安排筵會,以賞節序。宋時以七夕為“女兒節”,婦女在庭院中以巾帕蒙面,仰首空際,默默禱告,根據所看到的迷蒙景象,以預卜自己的終身大事。元、明、清各代,稱七夕為“七巧節”,當夜的花樣更多。

  最常見的是在庭中擺設香案,盛陳瓜果,望空焚香膜拜,然后一口氣在朦朧中以絲線連穿七個針孔,能有如此眼力,想必也有一雙巧手,還有捉取小蜘蛛以小盒盛著,翌晨觀看如果網絲圓正,叫“得巧”,另有“丟針”,盛清水一碗,在星光下把繡花針輕輕地丟在水中,能浮在水面的叫“大吉”,事實上這就是物理學上的表面張力,只要小心翼翼,大概不難辦到。

  還有兩首描寫七夕的詩,字麗句清,可堪一讀。一首是:

  “乞巧樓前雨乍晴,彎彎新月伴雙星;

  鄰家少女都相學,斗取金盆卜他生。”

  一首是:

  閨女求天女,更闌意未闌;

  玉庭開粉席,羅袖捧金盤。

  向月穿針易,臨風整線難;

  不知誰得巧,明旦試尋看。”

  這兩首詩對七夕夜晚婦女們的活動和心態形容得入木三分。

  時至今日,少男少女們的情感已了無阻隔,不只是抽象的銀河無法隔絕,就連實質的尊長約束,社會道德法律,也已發生不了多大效果,然而重溫牛郎與織女的故事,則可對少年男女的情愛,產生了一種虛幻而浪漫的憧憬,從而喚起更加珍惜的意念,則認七夕為“情人節”,就有了積極的意義。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