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人李雪梅的家教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1-28 我要投稿

  “飛人”李雪梅的家教故事講述:李雪梅在亞洲運動會上,帶病上場比賽,后奪得兩枚金牌,人稱“亞洲飛人”。李雪梅的成才歷程和她的家庭教育有很大關聯,下面我們就來看看李雪梅的家庭教育故事。

  名人家庭教育故事:“飛人”李雪梅的家教故事

  第八屆全運會上,她一人獨得3枚金牌,四破亞洲紀錄;在本世紀最后一屆亞洲運動會上,她雖然帶病堅持比賽,仍然奪得100米、4×100米兩枚金牌,成為名副其實的亞洲飛人。自從參加全國性比賽以來,她多次被評為四川省十佳體育明星、中國十佳體育明星。她是怎樣成才的?

  前不久,筆者前往成都市郫縣犀鎮國家田徑隊成都訓練基地和四川省廣漢市連山鎮分別采訪了亞洲女飛人李雪梅及其父母,被她“起飛”前那苦澀而艱辛的“加速”過程和她父母的感情深深打動,現在筆者將其父母和她那感人的故事用第一人稱講出來,以饗讀者。

  1977年3月15日,我在四川省廣漢市連山鎮沙堆村五隊出生了。爸爸李調裕、媽媽前芳看著我皮包骨的樣子,高興之余也有一種淡淡的憂傷:小家伙身體咋這么差呢?她能經得住世間的風吹雨打嗎?于是,他們給我取名為雪梅,希望我能夠傲雪凌霜,順順利利地長大成人。

  我的童年生活在曲折多舛,身體單薄,經常得病,尤其是感冒總是隔三差五地“光顧”我,也許是名字取得好的原因吧,我總與一些大病“擦肩而過”。在我記憶中,父母似乎對我缺乏“愛心”,這一點從我蹣跚學步的時候就開始了。按常理,父母在教孩子學步時,總是將孩子攙扶著,直到孩子能穩穩地走路,他們才戀戀不舍地放開手,同時還會站在不遠處隨時準備著在孩子欲倒之時沖上前去扶一把。但是,我的父母卻不是這樣,在教我走路時,我剛會勉強地走他們就放開了手,因而我常常被摔得鼻青臉腫,為此,據說他們沒少挨長輩們的罵,但父母卻并未因來自外界的責難而改變對我的培養方式。當我能夠在院子里比較穩健地走路時,媽媽又將我領到田埂上教我走路,我剛走幾步,就重重地摔在堅硬的埂子上,并滾到一邊的壕溝里。我身上被摔得青一塊紫一塊的,臉也摔破了,火辣辣地痛,紅的血一滴一滴地流了出來。見此情景,媽媽沖過來將我抱起,還一個勁兒地責罵我:“怎么不長眼睛!”回家后,爸爸看我摔得“慘不忍睹”的樣子,也心疼得不得了,責怪媽媽不該讓我到坎坷不平的田埂上去學走路。媽媽卻說:“孩子是我心頭肉,她摔成這樣子我怎么能不心疼呢?”這些事是我長大后村里人對我講的,我幼小的心靈卻對這一切很不理解,父母咋對我這么狠呢?后來,隨著一天一天長大,我才知道父母對我嚴厲的原因。

  農村比不得城里,鄰里之間無法以單元式的居房分開,而總是雞犬之聲相聞,鄰里關系好則可親如兄弟,劣則不如路人,一些雞毛蒜皮之類的事也常常挑起相互之間的矛盾。爸爸曾任村干部,他在堅持原則的情況下難免得罪人,有一次因為扣了鄰居家的錢,兩家人從此結怨,本來就因生了兒子十分有優越感的鄰居,常常指桑罵槐地罵我們家沒有兒子,將父母氣得不行。從此,我也明白了媽媽對我嚴格要求的原因。因為媽媽也是女人,親身經歷了生活對女人的種種不平待遇,發現只有成才的女人才有地位可言。因而,她生了我和妹妹兩個女孩子后,發誓一定要將我們培養成才。

  在我剛滿4歲的那年冬天,因為家里喂了十幾只兔子,媽媽在忙農活的同時,每天都要抽出一段時間去割兔兒草,因此回家煮飯的時間總是沒準兒,常常是鄰居家早已吃過飯,而我家卻還未生火。一天中午,肚子餓得咕咕叫的我坐在家門口等啊等啊,始終沒有等到媽媽的身影,不知等了多久,我感到一股熱氣拂面,一雙有力的大手將我抱起來,“媽媽!”我睡眼惺忪地叫出聲。“這么冷的天,怎么不到床上去睡呢?真不聽話。”聽了媽媽這句話,我傷心地哭了:“媽媽,你只知道兔子餓,你不知道雪梅的肚子也餓……”性格倔強的媽媽淚水如斷線的珠子般掉了下來。這件事過后,我原以為媽媽從此會準時回家來煮飯的,但是她并沒有這樣,反而在割兔兒草時將我帶在身邊,叫我跟她一起割兔兒草。她對我說,只有我們娘倆加快速度,割夠那十幾只兔子吃的草,才能回家煮飯。我知道媽媽是說一不二的,只有協助她盡快完成“任務”,才有可能提前回家。因此,我總是干得十分賣力尤其是在肚子餓得咕咕叫的時候,干得更起勁,哪怕我的小手在冬天的寒霜中被凍得又紅又腫,我也沒有懈怠過。一天,爸爸對媽媽說:“雪梅叫我給她編一個背簍,說是跟你比賽看誰最先割滿一背簍兔兒草。”“那你就給她編吧!”媽媽說。“不,我不打算給她編。你看她的手凍得那個慘樣兒,有些地方被草劃傷后已經化膿了,孩子太苦了,我是不主張你帶孩子出去受這個苦的……”“孩子愛勞動本身就是一件好事,再說,孩子小時候苦一點有什么關系?如果不這樣讓她學會吃苦,今后長大成人怎么在社會上立足呢?”媽媽的口氣是那樣的堅定。

  現在,我視田徑為生命,但是在我小的時候,我卻對田徑并不感興趣,只是好動而已,是父母循循善誘,使我愛上這項運動的。媽媽常對我講,在我還吃奶的時候,就表現出了好動的天性,我的雙腳總是相互摩擦著動個不停,一點兒也不覺得累。在我剛剛學會走路時,我走路的方式又與村里的小朋友有很大不同:他們是以“走”的方式前行,而我去是以“跑”加“跳”的方式前行,這種“沒有學爬就學跑”的行走方式,常常讓父母為我擔驚受怕。我善跑善跳的天性在很大程度上是從父親那里遺傳而來的,雖然父親并非是專業運動員,但卻有著一個不同于鄉下人的愛好,那就是幾乎每日清晨都要早起沿著村前的機耕道跑上一段路,以此鍛煉身體。在有了我以后,由于我的身體素質較差,父親在跑步的時候,有意識地帶著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增強我的體質。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