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女子唱著思鄉情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順子是家里的老二,鋼琴家媽媽在計程車上生下了她,前后只用了20分鐘,特別順利,于是爺爺便給她起了個乳名叫“小順”。順子說,自己是被“嚇大的”,4歲起就被逼著學琴。“在幼兒園,大家都在睡午覺,我還在練鋼琴。”

  6歲時,媽媽帶著兩個女兒踏上美國的土地。初到美國的日子異常艱苦。順子說,那時候媽媽口袋里只有十幾美元。在美國時,她們住在姥姥家,媽媽一邊讀書,一邊努力地工作。“雖然日子過得非常艱難,但媽媽從沒讓我們姐妹餓過肚子。”兒時的順子常常覺得委屈和不公平。因為有黃色皮膚和黑色眼睛,因為經濟窘迫,初到美國的她常常會被同齡的美國孩子欺負。“而另一方面,在中國的親戚們卻總是認為我們很闊,因為那個時代能夠出國是件稀罕事。”

  在舊金山,順子度過了自己的少女時期。雖然不會說英文,但聽電臺學唱英文歌卻是她的最愛。即便聽不懂歌詞的意思,她也可以按發音全部學下來,并且記下旋律。那幾年里,順子接觸了大量的黑人音樂,她身邊的大多數美國朋友也都喜歡黑人音樂,只是,同樣的旋律,在來自東方的順子心里,卻滌蕩起東西文化和種族差異的沖擊。

  童年和青少年時期對一個人成年后的發展總是有著重要的影響,問順子,異國他鄉度過的艱苦童年,可曾給她帶來陰影,對長大后的她有著怎樣的影響?順子一臉坦然,表情里沒有怨恨,“童年帶給我最大的影響就是我有東西可以寫歌。那些在優越的環境下,被大人們的寵愛包圍著長大的孩子們,生命里不會有那么多的故事。”于是,因了這樣的童年,順子的歌里充滿了感恩,和對故鄉的思念。

  17歲,獨闖歐洲學音樂

  順子17歲離開了媽媽一個人遠赴歐洲。先后在許多國家呆過,順子說,最喜歡的還是瑞士。在那里讀書、打工、演唱,前后呆了六年。那個在地圖上很小的國家里,幾乎每個人都會講四五種語言。

  在瑞士的日子,很辛苦,“那里的生活費超貴,比如你在美國看一場電影只要花5元,到了瑞士就要花15元。”為了應付昂貴的生活費和學費,順子必須出去打工、去一些酒吧唱歌。“有一次我在酒吧里和一個樂隊合作,當主唱。那一晚,吧臺的服務人員比酒吧里的客人多。”這樣的日子,順子覺得很難過,她給媽媽打電話說,情愿去端盤子也不要去酒吧唱歌了。可媽媽對順子說,這就是經歷啊。

  20世紀90年代,歐洲人對東方面孔還有點陌生。而順子又與一般的東方人不同——“我有著黃皮膚黑眼睛,拿的是美國護照,唱的又是黑人歌曲,歐洲人簡直不知道該把我當成哪國人好。”

  在瑞士讀書,學爵士音樂時,順子是勤奮而優秀的,本來要5年讀完的課程,她只用了2年就讀完了。之后,她就開始做老師,教音樂。在瑞士呆了6年,讓順子練就了一口流利的法語。除了喜歡瑞士豐富的語言環境,順子還特別喜歡瑞士的山。“我是個特別愛海和山的人,我希望我退休之后,找到一個又有山又有海的地方。”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