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好的校園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1

  17歲的盛夏,七沫腦袋發熱,跑去訂了去麗江的機票,一個人拉著大大的行李箱出遠門。

  她不是矯情的孩子,只不過想在高三來臨,成年之前做點任性的事。

  只不過,最后那場旅行計劃被擱淺了。

  不是娘親的不放心,或是父親的不同意,是七沫從機場大巴下來,拖著行李過馬路的時候出了點事。

  汽車飛馳而來,七沫的腦袋一片空白了,看著車一點點地靠近,卻就是動不了。是夏子墨不顧自己安危奔過來,把七沫護在自己懷里,一起滾過馬路。

  夏子墨身上有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很好聞。

  七沫就這么躺在他懷里聞了好久。

  “嗨,你還好嗎?”夏子墨的語氣關切而又著急。這時候,七沫才感覺到腳踝處的疼痛,鉆心的痛。

  被送到醫院的時候,七沫的腳踝已經腫了,臉色因為疼痛而蒼白,拳握緊,指甲陷進了肉里,泛著點點的血紅色。夏子墨一直在一旁,像哄小孩子般地哄她,聲音軟軟的,笑容很好看。

  后來,七沫的腳上打上了石膏,夏子墨拋開自己的事,拖著七沫的行李送她到家門口,還囑咐她要多喝滋補的湯,這樣腳才能恢復得更快。

  十七歲的旅行計劃被一場小小的車禍打破,七沫卻覺得,不算虧,至少遇見了夏子墨這般明媚如陽光的少年。

  2

  九月一日,廣大學生群體開學日。

  以及,七沫第二次遇見夏子墨的日子。

  夏子墨穿了黑色的襯衫,頭發比上次短了一點,露出眉。他站在講臺上,與那日一樣好看的笑容,他說:“同學們好,我是新來的實習老師,我叫夏子墨。”

  夏子墨教的是歷史,很死板的學科,卻是所有課程中,學生上得最High的一門課。

  比如,在復習北京猿人時,夏子墨會點出還原圖和風靡世界的鳳姐照片,告訴大家,若是鳳姐生活在遠古時代,也能算個美人兒。再比如,在復習唐明皇時,夏子墨會說起楊貴妃,會評論說,唐明皇這個可以算是老牛吃嫩草。

  夏子墨會在休息時間拉男生去打籃球,后衛、前鋒、中鋒,他通通都很強大。

  夏子墨會上完課,在教室里放小清新的音樂,教室里回蕩著好聽的調子。

  夏子墨會放了學,偶爾和七沫順路一起回家,問七沫的腳好些了么,說七沫像個小孩子,說七沫是個好孩子。

  夏子墨還會在課堂上提問題,然后望向全班同學,最后說:“七沫,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總之,夏子墨以最快的速度俘虜了全班同學的心,包括七沫的。

  3

  七沫同學喜歡數學,喜歡語文,喜歡歷史,喜歡政治,卻偏偏討厭地理。

  什么晨昏線,什么氣壓帶,什么風帶,七沫完全不懂。

  每次考試成績下來,七沫都想狼嚎一句,偏科的孩子傷不起,不偏歷史、政治,光偏地理的孩子你更傷不起!

  月考成績下來那天,七沫被地理老師召去了辦公室。地理老師是個四十幾歲,留“地中海發型”的男老師,一見到七沫,就開始一臉痛心疾首地教育,“二十道選擇題啊,你就對了三道,你玩點兵點將亂蒙也能多對幾道啊,我說你……”

  后面的話,地理老師直接以沉默代替,徹底挫敗了七沫在地理學科的信心。

  在地理老師的嘴下茍且偷生,七沫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又被夏子墨逮去了。

  作為歷史老師,夏子墨有所有歷史老師的特質——能扯。可以先說教育,再扯到天文,從天文扯到了地理,從地理扯到了人文,再從人文扯回了教育,也算是前后呼應。

  最后,夏子墨長嘆了口氣對七沫說:“那些題你不會么?放學之后留下來,我幫你講一下?”

  聽到夏子墨這么說的時候,七沫的腦子有些木,傻乎乎地問他:“夏老師,你能不能把剛剛說的話,再說一遍?”

  夏子墨拿起筆剛要批改作業,聽見七沫這么說,正要開口,那姑娘卻又說:“我知道了,謝謝老師。”話語剛落,勾起嘴角就跑出辦公室。

  一個教歷史的老師卻來輔導學生地理問題,要是別人,七沫早就翻臉了。可這個人是夏子墨,七沫覺得,一切都還好。

  即使是缺點,只要是夏子墨的,七沫大概都會覺得,還好吧。

  4

  客觀地說,夏子墨是個好老師,思考方法嚴謹,解題思路清晰,對于某些學生還很有耐心。

  當然,某些學生,例如七沫同學。

  為了表達自己熱愛學習,熱愛地理,七沫目不轉睛地盯著桌上擺著的各式地圖,表情還很是痛苦。

  捕捉到如此痛苦的表情,夏子墨輕咳了一聲,低下頭來看著七沫,聲音很是溫柔,“是不是我講太快了,你沒聽懂?不然,我講慢一點。”

  七沫本來腦海里在想著今天晚上吃點什么好,順口“嗯”了一聲,抬頭就發現夏子墨正微笑著看著自己。

  他身上是那天的洗衣液的味道,淡淡的,讓七沫有一瞬間的恍惚。

  抿抿唇,七沫低下頭去指著某道題說:“老師,這道題我沒懂,你再講一遍啊。”

  夏天有微微的涼風拂過,七沫蹭了蹭鼻尖,皺起了眉。

  ——夏子墨,對不起。你雖然離我那么近,我真的,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把那道七沫完全不懂的題講完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夕陽西下,倒是別有一番景色。

  一起去吃飯的提議是夏子墨提出來的。他把書和草稿全部收進抽屜里放好,忽然就對七沫說:“這么晚了,一起去吃飯好了。吃完飯,我送你回家。”

  他臉上的笑容依舊明媚。

  七沫轉過身去給父親發短信,然后抿抿唇笑著應下來,“好啊,正好有點餓了。”

  5

  是麻辣燙。

  七沫提議的地兒。她心情不好的時候會來這里,放好多好多的辣椒,把眼淚辣出來,心里就會舒服了;心情好的時候,也會來這里,依舊放好多好多的辣椒,心里會更澄澈,不再有一點兒的陰霾。

  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七沫指著菜單點了好多的菜,然后扭過頭來望著夏子墨,一臉的乖巧。

  夏子墨莫名地揚起唇角笑了。

  “七沫,有沒有人說過,你很聰明,很乖巧?”

  “哈?”七沫嘴里正咬著牛肉,傻乎乎地抬頭看夏子墨。

  “我說——”夏子墨忽然伸過手來幫七沫捋了捋頭發,“頭發差點掉進碗里了。”

  夏子墨的手伸過來的瞬間,七沫的腦子又死機了,像那日出事時的腦子。血液供應不上,一片空白,全世界似乎只有夏子墨的存在。

  良久,七沫才抬手把頭發縷到耳后,聲音很輕地說了句,“謝謝老師。”

  這個夜晚。

  七沫喝著奶茶走在夏子墨身旁,滿心的小忐忑。奶茶是夏子墨不準她喝酒給買的,一起走路,是因為夏子墨說了會送她回家。

  肩膀間隔得不遠的距離,七沫卻是紅了臉,一直地低著頭。

  像是饒雪漫說的那句話——跟著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

  ——上帝作證,七沫是個好女孩。

  6

  后來,夏子墨和七沫之間,像是有了早就約定好的默契,不用言語,卻知道對方想要說什么,想要做什么。

  后來,七沫的地理成績有了小小的上升,至少不會二十道題,錯掉十七道。

  后來的后來,七沫一直沒有告訴夏子墨,那些只屬于自己的小心思,只要自己知道就好。

  后來的后來,夏子墨的實習期到了,他要回到他的那座城市。

  算是離別。

  夏子墨走的那天,七沫去機場送了他。

  還有好多的同學也去了,在機場里形成一個小小的圈子,對著夏子墨說各種舍不得,說各種祝福,說各種告別語。

  最后的最后,夏子墨笑著給了七沫一個大大的擁抱。

  他說,七沫,你要乖。

  他說,七沫,你是個好孩子。

  他說,七沫,每個人的青春都會遇見那么些人,愛或不愛,但都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那是夏子墨對七沫說的最后三句話。

  說完,他就拉著行李,回了那個該屬于他的城市,而非這里。

  ——愛或不愛,但都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就像,夏子墨會是七沫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一樣。

  7

  有些事,會過去。

  有些人,會遺忘。

  就像饒雪漫說過,青春如酒,成長如酣。

  后來的后來,七沫發現,17歲時遇上的夏子墨,自己對他的感情不是愛情,而是仰慕,或者說,像是對哥哥的那種親情。

  十八歲的盛夏,七沫終于一個人去了麗江,一個人站在一大片的花海里靜靜地聽牛奶咖啡的歌:

  看昨天的我們走遠了/在命運廣場中央等待/那模糊的肩膀/越奔跑越渺小……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