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傷者不受傷的紀實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咨詢結束,我真誠地向他伸出手,他緩緩地站起來,伸出手向我們說再見。那個亮晶晶的輪椅扶手就那么一下子闖進了我的眼簾。

  22歲,多么好的年華。可在畢業不到半年時間里,我就經歷了別人22年都不曾經歷過的失敗與打擊。我發誓,如果第22次求職失敗,我將永不再踏入職場。

  這個可怕的咒語被我說中了。第22次面試,我大敗而回。我要實現自己的諾言,不再求職,一心求死。

  母親大概是被我一次又一次稀奇古怪的求死方式嚇壞了,她執意拉著我去看心理醫生,我們去了這個城市最大最好的一家心理診所。

  那天的陽光很好,我和母親走進那間寬敞明亮的辦公室,他正含笑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后面,西裝革履,一臉溫和的笑。他竟然那么年輕,比我大不了多少。沒有多少寒暄,就開始了我的故事。

  一個連死都不再懼怕的女子,講起過往,沒有一點磕絆。我說自己學生時代的驕傲,說眼下求職時人們那種可惡而又可怕的眼神。我說,我現在恨透了這個世界,恨透了這些肆意傷害我的人。他們可以不錄用我,卻不能把我的尊嚴像破布一樣踩在腳底下。說完那些,我用一種挑釁的目光望向他。我不相信什么心理醫生,一通胡侃就能把我從苦海里解救出來?我跟著母親去,只不過為了母親的心愿。

  出乎我的意料,他聽完我的故事,壓根兒就沒有從什么心理生理的角度,用那些云山霧罩的術語替我分析。他只是輕柔地說:我理解你的心情。然后他就給我講了另一個到他這里來求職的小伙子的故事,很簡短,卻瞬間擊中了我:

  “五年前,有一個小伙子到我們這里來求職,他來應聘這里的心理咨詢師。與你一樣,他也有著嚴重的生理問題:小兒麻痹癥讓他從小就失去了站立行走的權力。他是那天十多個應聘者中唯一一個搖著輪椅來的。說真的,他的理論業務水平真的相當棒,對主考官提出的問題對答如流,可面試的最后,主考官一個赤裸裸的問題就那么尖銳地擺在了他面前:不錯,論業務能力,你完全可以取得這個職位,可你想一下,如果一位前來做心理咨詢的顧客,進門卻看到心理咨詢師搖著輪椅出來,他們是什么感覺?如果他們拒絕接受一位殘疾人為他咨詢,你怎么辦?我們要為診所的效益著想。

  “姑娘,如果是你,你會怎么樣?”

  “我會頭也不回地走掉,因為尊嚴是無價的,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自尊。”

  “可他沒有走掉,而是給自己爭取了一個寶貴的機會。他說,要不要找我咨詢,是他們的權力,我無權干涉,能不能給他們提供幫助卻是我的事,如果他們愿意,我會非常樂意幫助他們。結果他被留了下來,在這里開創著他最熱愛的事業。姑娘,記著,不自傷者不受傷,你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了,與你作對的不是這個世界,而是你自己。“

  原來,最好的答案只在自己的心里。不自傷者不受傷,這是一道抵擋外界所有傷害的最好屏障。咨詢結束,我真誠地向他伸出手,他緩緩地站起來,伸出手向我們說再見。那個亮晶晶的輪椅扶手就那么一下子闖進了我的眼簾。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