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蓋座小樓房的紀實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吳二牛臥病在床,兒子吳登不時從城里驅車回小鎮看他。

  幾年來,吳登從未把終身大事放在心上,這讓吳二牛憤懣得很,這小子這樣做簡直是要斷后啊!這次吳登回小鎮,吳二牛氣得在病榻上扭過臉,無論吳登怎樣噓寒問暖,就是一聲不吭。

  吳登忽然軟了心,說:“爹,咱小鎮上張嬸不是牽紅線嗎,您傳個信叫她帶個人來相親吧。”吳二牛聽這話,一骨碌爬起來,整個人都活泛了。

  一句話捎過去,張嬸就帶來了一位二十歲上下名叫莉香的姑娘,姑娘身材很好,黝黑的臉蛋透著純真。

  吳登和莉香挺投緣,話說得客客氣氣,當吳登提出到外頭透透氣時,莉香也沒有異議。他們沿著街道往北溜達,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段,旁邊有間房屋正在施工,一隊建筑工像螞蟻般忙碌著。莉香駐足饒有興趣地看,吳登順著她的眼光,看到建筑工人里有個拐子很扎眼。

  莉香回過神來,吳登說:“這拐子名叫張琪,泥匠手藝十里八鄉出了名,你沒聽說過?”莉香遲疑了一下,然后搖搖頭說她的家離小鎮有幾十里,那兒很偏僻,沒聽說過這個人。

  張嬸帶莉香剛走,吳二牛就追問吳登對莉香的印象。吳登說:“莉香模樣好,心地淳樸,我很滿意。”吳二牛的病痛頃刻消失大半,沙著嗓子道:“那就快馬加鞭吧。”

  按這一帶的風俗,相親的人若有意來往,一方第二天應該回訪。吳登第二天驅車來到莉香的村子,當他踏進莉香的家門,微微吃了一驚。莉香的家太窮了,空曠的庭院里坐落著一間破舊的瓦房。莉香窘得很,她老爹倒精明,忙前忙后地張羅著招待吳登。

  吃了一頓簡單的午飯,吳登開始圍著那間破屋轉來轉去,轉了幾周,他的腦子突然冒出個想法來,問莉香:“你考沒考慮過蓋一幢小點的新樓房?”莉香很難堪地回答:“哪來那么多的錢?”吳登問她有沒有積蓄,她沉吟道:“家里種了些果樹,積了點錢,但不足以蓋一幢新樓房。”吳登出人意料地說:“那蓋一幢小樓房吧,你放心動工,不夠的錢我墊上,算是借給你。”莉香搓著手,還拿不定主意,吳登就一錘定音:“過幾天我帶錢來,建筑工人也給你帶來。”

  下地基的那天,吳登果然來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十萬塊遞到了莉香的手里。他還帶來了一支十人組的建筑隊,這支建筑隊的頭兒正是那個名叫張琪的拐子。吳登對莉香道:“建筑隊也給你找了最好的,我期待這兒豎起一座美麗的小樓。”吳登的熱心讓莉香內心很不安,又不便說什么,只好看拐子領著他的工人灰塵彌漫地挖起地基來。

  不久,樓房第一層動工,吳登又來了。他看到莉香的臉蛋兒紅通通的,拎著個大茶壺跑來跑去。拐子張琪站在墻邊,埋頭干得起勁,嘴里還哼著歡快的曲兒。吳登默默地站了好久,這才告辭。

  三個月后,一幢外墻沒有批上泥漿的小樓建成了,包括吳登借的十萬,莉香花盡了最后一分錢。

  吳登又特意來了一趟,看到小樓后很滿意,從車里拿出一個紙包遞給莉香。莉香像被火燙到般縮回手,吳登硬塞過去,說:“拿著吧。”莉香塞回給吳登:“我,我……說什么都不能要你的錢了,還不起呀!”吳登觍著臉道:“早晚一家人嘛,客氣什么。”這回,莉香不得不正色道:“我還沒那意思呢。”吳登看著莉香,正色道:“這錢不生利息的,還一輩子都行。我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跟我回家一趟,在我爹面前裝回樣兒。”莉香瞪大了雙眼,直搖頭。她老爹看得開,勸莉香看在朋友的份兒上說什么都得幫幫吳登。莉香沉吟半晌,終于答應了。

  回到鎮上,吳登拉著莉香來到吳二牛的病榻前,吳二牛干枯的雙眼頓時變得熠熠生輝。吳登坐到病榻的一側,說:“爹,我把莉香帶來了。”吳二牛欠起半邊身子,咳一陣才說出一句話:“趁爹沒西歸,趕快把婚禮給辦了。”此情此景,讓莉香對老人生出了無盡的憐憫,淚珠兒吧嗒吧嗒地掉下來。

  吳登去拉莉香的手,莉香乖乖地把手兒交給他,兩人從吳二牛的視線里消失在門口。轉了個彎兒,莉香忙把手兒抽出來,吳登說:“我明白你的心思,咱們先到果園里去逛逛吧。”

  果園就在東側的不遠處,每年有幾十萬的收入,是吳家堅實的經濟后盾。

  果園里滿目蔥蘢,一條環形的紅磚墻把果園圍起來。吳登指著磚墻問:“你看這道圍墻,感到眼熟嗎?”莉香看圍墻整齊有序,磚縫砌得很嚴實,跟她家新樓房的磚墻一個樣兒,不禁用手撫摸了一下,心里感到暖融融的。吳登道:“這是拐子張琪的手藝。”莉香心里頓時有個小鹿撞了一下,怦怦地跳起來。

  吳登繼續講拐子:“拐子很有志氣,打小靠自己的聰明練就了一手建筑絕活,靠這門手藝養活了自己。”莉香聽得入迷了。

  “他有個美麗的夢想,要找一個清純樸素的姑娘過日子……”吳登打住話,莉香才醒過來。吳登石破天驚道:“今天那包錢是拐子借給你的。他還讓我捎句話,他要娶你!”莉香成了雕塑,只聽得吳登道:“你要是愿意,就跟我來吧。”

  吳登走出家門,莉香的腳步像被施了魔法跟了上去。兩人來到鎮北那處偏僻的地段,當時施工的小房屋已經完工,庭院里新種的樹苗吐著新綠。

  拐子站在這家的門口,看到吳登和莉香走過來,臉上蕩起了微笑。其實,拐子和莉香老早就認識了。有一次,莉香去鎮里趕集忘了時辰,天色已晚才一個人匆忙往家趕,在鄉間偏僻的小道被醉酒的流氓騷擾,正好拐子路過,把流氓趕跑了。因此,莉香對老實忠厚的拐子暗生好感,只是因為姑娘家的矜持,一直沒有表露出來……

  吳登對拐子道:“哥,我把嫂子給你帶來了。”莉香驚得下巴快掉了,吳登道:“拐子是我同母異父的哥,受不了我爹那臭脾氣,獨自在這兒立戶了。他是我最敬重的人,我爹永遠不會明白,我哥沒娶媳婦之前,我是不會娶媳婦的。”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