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黑暗和內心的光明楊佳的紀實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在生命中的前29年,她擁有光明,15歲考上大學,24歲成為中科院最年輕的講師。病魔讓她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但她從未放棄理想和信念,不僅重返講臺,還成為哈佛大學建校300年來第一位獲MPA學位的外國盲人學生,兩度當選為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副主席。她就是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楊佳。

  在2200多名全國政協委員中,48歲的中科院研究生院教授楊佳有些特殊,每一次參加大會,她都是手拉手被“領進”人民大會堂的。如果不是這樣的場面,以楊佳優雅的姿態,自信的笑容,清脆的語音,以及精致的細邊眼鏡后面清澈的目光,讓人無法相信她是一位盲人。

  作為一位出色的青年學者,也是全國政協惟一的盲人女委員。楊佳的故事,讓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感慨不已:世界上一切都可能變化萬千,黑暗隨時有可能降臨,惟有人心中那一點精神之火,惟有那最純粹而無私的愛與情感,支撐我們永不停息地走向光明。

  學生最愛的老師

  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語音教室,楊佳用她優美的語調、優美的手勢、優美的笑容,向新入學的博士研究生講授英語口語。同學們并不知道,眼前這位活躍、親切、耐心、博學的教授,是一個什么也看不見的人。

  楊佳說:“失明將我的人生一分為二,29歲之前,我是在超越別人;29歲之后,超越自我。”

  29歲之前,楊佳是被無數人羨慕的幸運女孩:高挑的身材,烏黑的長發,笑瞇瞇的眼睛;三好學生、排球隊主攻手、數學公主……

  在生命中的前29年,楊佳一路走來,全是鮮花和掌聲。15歲,她在高一就考上大學;19歲,她成為鄭州大學英語系最年輕的教師;22歲,她考入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24歲,她成為中科院最年輕的講師……

  1992年,命運之手突然將她的光明全部奪走,視神經病變讓她眼前的世界陷入了黑暗,隨之而來的還有婚姻的破裂……

  從一片,到一線,到一點,視野越來越窄,視力越來越差。楊佳有些慌了,父母也更擔心了。

  帶著楊佳上醫院。診斷快速簡潔,黃斑變性。醫生把父親叫進去,父親沉默著走出來。沒開藥,更不用做手術,一言不發地牽著女兒回了家。

  黃斑,是存在于人視網膜上的一片區域,視神經最密集的部位。神奇的造物主,讓外部世界的五彩繽紛,都集中投射到這一小個領域里。然而,這一片美好的集中區,退行性病變了。失明,徹底失去視力,只是時間早晚,無可逆轉。

  走在路上,像往常那樣邁開步子,第一次覺得馬路牙子怎么那么多,總是崴腳。在自己家里,一起身就撞到開著的柜門,抬腿躲閃又一腳踢倒了暖壺,正要伸手去扶,可巧又把桌上的茶杯摔個粉碎。

  楊佳被父母攙扶著,奔走在一家家醫院、診所。西醫不行,換中醫;再不行,只能試試最痛苦的球底注射。但那個早晨還是到來了,一睜眼,仿佛沉入最深的黑夜。

  再也看不見父母、女兒的笑臉,再也看不見家鄉滿山的杜鵑花,再也看不見最愛的書本和學生的作業,楊佳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恐慌。多少次,她在心里想啊、盼哪……天,怎么老不亮啊!

  楊佳像變了個人,整天把自己關在家里。在與黑暗博弈的日日夜夜,她苦苦思索:“人這一輩子,路該怎么走,是在孤寂中沉淪?還是在困境中重生?”

  楊佳選擇了堅強,重新出發。她不肯告別閱讀,不能看書,就聽書,錄音機用壞了一臺又一臺;不能寫字,就學盲文,從最簡單的ABC學起……

  她有一個夢,她還想教書。可是,重返講臺談何容易。要過的第一關就是出行。一個熟悉的聲音對她說:“爸爸給你當拐杖!”就這樣,失明20年,6000多個日日夜夜,冬去春來,她緊緊握著父親的手臂,坐公交、擠地鐵,輾轉到教學樓,風雨無阻。重新回到講臺,楊佳在第二年被評上了副教授,接著,利用新的電腦語音軟件,還編寫出版了《研究生英語寫作》、《研究生英語閱讀》等幾本著作。在教學評估中,博士生們給她打了98分。他們在留言簿上寫道:我們無法用恰當的言辭來形容您的風采。您的內涵如此豐富,您的授課如此生動,在獲取知識外,我們獲得了樂趣和做人的道理……

  楊佳找回了自信,“看”到了光明。她堅信:可以看不見道路,但絕不能停止前進的腳步!100次摔倒,可以101次站起來!

  中國的軟實力

  楊佳的人生道路,歷經磨難后越發開闊。

  新世紀剛剛開始,楊佳繼續選擇了挑戰。2000年,她考入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攻讀世界排名第一的公共管理碩士學位,師從院長、《軟實力》一書的作者約瑟夫·奈。

  哈佛老師采用案例教學,喜歡借助圖像講解。這對看不見的楊佳來說是一片茫然,只好課后加班。每堂課老師布置的閱讀量很大,總是不下500頁。她首先得把資料一頁一頁掃進電腦,再通過特殊的語音軟件把內容讀出來。這樣一來,她比其他同學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為了提高閱讀速度,她由原來每分鐘聽200多個英文單詞,提速到400個,幾乎就是錄音機快進時變了調的語速。

  在哈佛一年,讀不完的書、做不完的作業、寫不完的論文,還要參加許多學術活動,楊佳深知機會來之不易,學習到凌晨兩三點是常事,有時甚至通宵達旦。就這樣,她不僅圓滿完成了學習任務,還超出學校規定,多學了3門課。約瑟夫·奈在畢業典禮上為楊佳親授證書,說:“祝賀你,佳,你是中國的軟實力。” 頓時,全場幾千名師生自發起立,為哈佛大學建校300多年來第一位獲得MPA學位的外國盲人學生鼓掌歡呼。

  哈佛學成歸來,楊佳在中國首創了《經濟全球化》、《溝通藝術》課程,成功將哈佛MPA課程本土化,受到了同事和學生的歡迎。同時,楊佳從國內走向國際,開會、做演講、在國際舞臺奔走……

  在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的首次會議上,楊佳在世界各國代表面前據理力爭:“世界哪個國家殘疾人最多?中國!哪個洲殘疾人最多?亞洲!……”她的演講贏得了滿堂喝彩,得到委員會兩次提名,當選為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副主席。

  回顧自己的經歷,楊佳說:“感謝命運讓我知難而進,一步一個腳印走出家門、走出國門、走進光明、走向世界。”

  2008年10月下旬,楊佳赴紐約競選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委員會委員。這是聯合國新設的一個人權機構,其使命就是履行殘疾人權利公約。這是一次激烈的競選,楊佳深知自己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還代表著中國。她活躍在會場內外,用英語、法語、西班牙語熱情地同各締約國代表問候交流。投票中,她在第一輪就高票勝出,成為我國歷史上第一位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委員。

  聯合國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人權領域斗爭尤為激烈。當得知聯合國秘書處以經費緊張為由,要求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在工作語言中取消中文時,楊佳據理力爭,最終捍衛了中文的地位,為我國在國際上贏得了更多話語權。

  “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我取得的成績,應該歸功于親愛的祖國。”楊佳說,“一滴水也能映出太陽的光輝。通過我可以讓世人看到中華民族自強不息、頑強拼搏的精神,看到一個大國的崛起,一個和諧社會的構建,因為只有國家好了,殘疾人才會好,殘疾人好了,國家會更好。”

  愿為人民利益鼓與呼

  從五彩斑斕的世界陷入無盡的黑暗,楊佳的人生經歷了巨大的變化,只有內心充滿光明的人才能承受如此的痛苦。失明后的楊佳,用堅強的心,不斷超越自己,為人生撐起了陽光燦爛的天空。

  2008年,成為全國政協委員后的楊佳從學者走向社會服務領域,開始為群眾的利益鼓與呼,為國計民生獻計獻策。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第一年,楊佳就用一口流利的英語,通過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用“楊佳日記”向全世界講述自己的履職故事,展示中國女性的風采,所提建議《怎樣做到兩個奧運同樣精彩》被有關方面采納。

  “一個人以何種方式獲取知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運用所學知識服務社會、報效祖國。”楊佳如此說亦如此做。五年來,楊佳就如何幫助大學生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等問題發出呼吁,就節能減排等國計民生問題提交提案。

  “這五年來,作為政協委員我知道這既是榮譽,也是責任,這五年來我提交了十幾個提案。這次我參加政協會帶來了六個提案,這里面有涉及到法律方面的,比如有象征著我國國家主權的國旗法方面的,提出了修訂國旗法的提案。還有就業方面維權的,希望我國建立反就業歧視法。還有關于教育方面的,中小學教師性別比例失衡的問題,我們應該盡快解決,因為教師性別比失衡,教學方式不同,學生接受教育本身的需求也不同,我希望這樣不至于讓我們培養出來的學生缺少陽剛氣。我們國家有計劃生育的國策,我們提倡優生優育,但是我覺得在優育方面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我其中一份提案是說,我國應該提高03歲兒童早期教育的質量的

  建議。”

  楊佳還有兩份提案是有關殘疾人權利的,一個是,希望在我國郵政系統推廣盲人讀物專用郵包的建議,另一個,是希望電視節目尤其是直播節目能夠增加字幕,方便聽障人士能夠平等參與文化生活。

  對殘疾帶來的不便感同身受的楊佳,更是積極參與殘疾人事業。她參與推動制定的保護殘疾人權益的國際公約——“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2006年12月13日在聯合國獲得通過;她參與起草的新世紀殘疾人權利《北京宣言》,積極推動了中國殘疾人維護權益與國際的接軌。

  目前,楊佳正在國內開啟《科技助殘全球化及標準化》這一科研項目。她說,殘疾人要“平等、參與、共享”,科技一定要先行。中國能否把這個領域做好,讓國人受益、打開世界市場,也關系到向世界說明中國社會的文明程度。楊佳說,她希望公共設施的設計要更多考慮殘疾人的需求。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視覺中失去色彩的楊佳,用自己的睿智和拼搏,帶來了人生的光明。現在的楊佳,依然是無數雙眼睛關注和羨慕的焦點:聲音甜美,儀態優雅;出色的學者、知名的公共外交家、盡職的政協委員。

  在記者傾心聆聽楊佳的人生經歷時,內心仿佛吹過一股春天的柔風,讓這個世界充滿溫暖與感動。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