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世界的故事童話故事

故事大全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未來市的生活,像彩虹一樣瑰麗多姿。

  我在空中散步,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上午。吃過午飯以后,"五用車"飛向湛藍湛藍的海洋。

  萬里晴空,太陽把金色的光芒灑滿海面。

  風平浪靜,海面像一塊無邊無際的玻璃。

  "五用車"越飛越低,濺落在海面上,激起一陣雪白的浪花。"五用車"的翅膀自動收攏,變成一艘小汽艇,在海面航行。船尾留下一道長長的白色航跡,看上去就像噴氣式飛機在藍天上留下的航跡一樣。

  鐵蛋又詩興大發,搖頭晃腦,念起了自己的"新作"--《海上吟》:

  大海綠茵茵,

  藍天藍盈盈,

  綠茵茵啊綠茵茵,

  藍盈盈啊藍盈盈。

  我一聽,這首詩只不過把他的《空中吟》顛倒了一下詩句的順序,改了幾個字而已。唉,可敬的"機器人詩人",只不過這么點水平。幸虧他的電腦還有點自知之明,懂得顛倒了一下順序的詩的質量比原作好不了多少,所以也就沒有把"新作"向《未來時報》投稿。

  "哎,小靈通,地球表面70%是海洋,為什么叫'地球'而不叫'水球'、'海球'?"小虎子冷不丁地向我提出了這么個怪問題。

  "大概因為我們的祖先生活在陸地上,他們的鼻子底下只看到陸地,就把我們人類居住的星球稱為'地球'。"我思索了一下,答復道。

  "小靈通,你說得不錯。"小虎子道,"在我們未來市居民的鼻子底下,不光是看到陸地,還看到海洋。'地球'這名字看樣子得改。"

  "我的名字也得改。我已經不是鐵面、鐵身、鐵手、鐵腳的了,怎么還叫'鐵蛋'?"鐵蛋插嘴道。

  鐵蛋的話,惹得大家都笑了。

  這時,"五用車"的屁股一翹,鉆進了海里,成了潛水艇。

  "五用車"的外殼是透明的,海水也是透明的,我仿佛來到了水晶宮。魚兒從我跟前游過,蝦兒從我身邊溜過。

  我仰起頭來朝上看,天空是銀白色的,魚兒的肚皮也是銀白色的;我低下頭來往下看,海是青灰色的,魚兒的背脊也是青灰色的。我這才明白,魚兒穿青灰色的"上衣",穿銀白色的"裙子",原來不是為了好看,而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敵害發現。

  我正在悠然自得地欣賞著水晶宮里

  的迷人美景,猛地,一條渾身銀白色、足足有六七米長的大魚朝我們襲來。它行動非常敏捷,繞著"五用車"兜一個圈子,然后,使勁兒一甩尾巴,消失在海水中。

  "大白鯊!"小虎子對我說。

  話音未落,大白鯊像一顆導彈似的,從正面朝"五用車"急急地直沖過來。

  哦,這家伙剛才是來"摸情況"的。這一回,正式發動進攻了!它似乎明白,只有從正面進攻,才能"咬"住"五用車"。

  它張開了血盆大口,那白色的尖牙有手指頭那么粗。它使勁兒一咬,"五用車"震了一下。喀噠一聲,大白鯊咬斷了一顆牙齒,"五用車"安然無恙。這家伙欺軟怕硬,咬不動"五用車",尾巴一掃,閃電一般溜走了。

  我剛松了一口氣,海里不知道什么東西在"燃燒",冒出一股黑色濃煙。這濃煙包圍了"五用車"。

  "加速!"小虎子一按電鈕,"五用車"迅速前進,穿過了黑煙。

  我回頭一看,嗬,一只巨大的烏賊,在那兒噴出"墨汁"!

  "五用車"在水晶宮里道游。我們跟蝦兵蟹將打交道。

  "五用車"慢慢下降,貼近海底。這兒是淺海。陽光透過海水,淡淡地照耀著海底。

  海底平展展的,長著海草、海帶、海藻、珊瑚、海葵。我仿佛來到一馬平川的大草原。

  不過,一想到大草原,我就覺得眼前這海底"草原"好像缺了什么。對啦,對啦,我記起古代那首著名的民歌:

  天蒼蒼,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草原,怎么能沒有牛羊?

  咦,遠處有黑影在晃動。那是什么?

  近了,近了,我看見了,那黑影竟然是人!

  "有人?"我感到奇怪。海底怎么會有人?

  "那是我的'鐵哥們'!"鐵蛋打趣地告訴我。

  嘿,原來是機器人!機器人不呼吸,在海底倒挺自由自在。不過,鐵蛋的"兄弟們"到海底來干什么呢?

  咦,機器人在牧羊呢。羊怎么能夠跑到海底吃草?

  咦,還有的機器人騎在馬背上,在那里牧馬、牧牛哩。馬、牛怎么能夠跑到海底吃草?

  難道是機器羊、機器馬、機器牛?

  "五用車"剎車了,停在草原上。那些羊、馬、牛一點也不怕陌生,

  都跑了過來(確切點講,是游了過來),把"五用車"團團圍住,好奇地伸出腦袋看著我。太擁擠了,有的甚至跑到"五用車"上面,"站"在我的頭頂上哩。

  趁這機會,我細細打量它們,好一副古怪的長相:

  那羊,雖然渾身長著白色的羊毛,可是沒有腳,卻長著四只魚鰭。那尾巴也成了一根魚尾巴!

  那馬、那牛更怪,長著牛頭馬嘴,渾身卻披著銀閃閃的魚鱗。它們也沒有腳,同樣長著魚尾巴。

  我想起我的任務,連忙拿出手提式電視攝像機,想把這些奇形怪狀的牛、馬、羊攝入鏡頭。不過,海底本來就不大明亮,像陰天似的,這么多牛、馬、羊又把"五用車"圍得水泄不通,里三層外三層,沒辦法拍攝。我請小虎子、小燕幫忙,把車里所有的燈都開亮。

  沒想到,明亮的燈光,嚇跑了牛、馬、羊。剎那間,它們搖著尾巴,一哄而散,都不見了!

  機器人倒不怕燈光,反而走到車前。他們像啞巴似的做著手勢。只有鐵蛋懂得這特殊的"語言",翻譯給我聽:"請立即關燈。不然,按照未來市市政府頒布的'不得擾亂海底牧場'的規定,要罰款!"

  我連忙請小虎子、小燕關燈。

  這時,機器人把手舉到前額,行禮致敬。

  "五用車"啟動了,離開了海底。

  "這些奇怪的牛、馬、羊,我從來也沒見過!"我對小虎子說道。

  "它們叫'牛魚'、'馬魚'、'羊魚'。"小虎子說出了一連串新鮮的名詞,"它們是未來市遺傳工程研究所培育的,在魚的細胞中加進了牛、馬、羊的基因。這么一來,它們能夠像魚那樣用鰓呼吸,在海底生活;又能像牛、馬、羊那樣長牛肉、馬肉、羊肉。"

  "還有牛奶、馬奶、羊毛呢。"小燕補充道。

  "牛、馬身上為什么不長毛?"

  "牛毛、馬毛沒人要!"

  "鯊魚不吃它們?"

  "鯊魚最喜歡吃它們呢!"

  "鯊魚來了怎么辦?"

  這時候,鐵蛋插嘴說:"我的'鐵哥們'手里有驅鯊劑。"

  "驅鯊劑?"我問。

  小虎子告訴我,鯊魚是"近視眼",用燈光趕不走它們。不過,海里有一種小魚,叫"摩西鰈"。摩西鰈雖然小,鯊魚見了就逃。為什么呢?科學家從"摩

  西鰈"身上提取到一種牛奶一樣的液體。鯊魚一"聞"到這種液體,馬上逃之夭夭。后來,科學家們用人工的方法大量制成這種液體--"驅鯊劑",用來驅趕鯊魚。鯊魚,是海底草原上的豺狼!

  "大烏賊來了呢?"我又問。

  "一見大烏賊來了,機器人就沖上去。"小虎子說,"機器人是'鐵打的漢',大烏賊對他沒辦法,只好放一通墨汁,溜走了。"

  哦,怪不得機器人在海底工作,他們是忠于職守的海底"牧民"!

  "我的'鐵哥們'不光是海底牧民。"鐵蛋十分自豪地說,"我的'鐵哥們'還是海底工廠的工人哩。"

  "海底有工廠?"我問。

  "是的。"小虎子說,"那是在深海。那兒有許多機器人在開采海底的錳礦。"

  "我們上那兒看看去!"

  "不行。深海的壓力很大,'五用車'受不了。"

  "五用車"返航了。

  當"五用車"鉆出海面,海上起風了。大風攪起了一排排巨浪,藍色的海面上泛起了白花花的泡沫。可是,幾秒鐘之前,"五用車"在海面下,那兒卻風平浪靜。水晶宮,是一個靜靜的世界。

  "五用車"越飛越高,我俯瞰海面,啊,大風像一只無形的大釘耙,正在那里翻曬著藍色的"稻谷"!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