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感人故事

感人故事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十八歲那年,為了矯正我的小兒麻痹后遺癥 ,我在當涂八六醫院住院二十天,雙腿共開了十一刀后,帶著厚厚的石膏出院回家了。醫生說要在家休養兩個月,才能重返醫院,進行石膏的拆除,在家里的兩個月,用度日如年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由于術后需要增加營養,盡管那時候物資匱乏,家里條件也不好,但是媽媽心疼我,說我從小多病多災,體質不好,此次開了那么多刀,元氣大傷,一定要趁機好好補補,就盡量注意給我單獨加點餐,(弟妹小,不懂事,有時還頗有微詞,也難怪啊,家里常年伙食差,難得有點好吃的,他們不饞才怪呢!)我每天躺在床上,看著媽媽那么忙,我什么也做不了,弟妹們還給我端茶送飯,作為老大,我是內疚的,也是感激的,更重要的是我重新認識到,我發現自己在媽媽心中也是個被照顧的孩子,這是我記事以來第一次的意識(之前我都是被要求照顧弟妹,被要求不能犯錯,就連摔跤都被責備的,那種委屈、傷心、自卑從打記事起就如影隨形)

  我的一個姨夫,在碼頭工作,那時候碼頭經常有和縣過來的農民,把捉到的黃鱔、甲魚拿過江來賣,我在家休養時期,姨夫時常買下,下班后送到我家讓媽媽給我增加營養,每當想到此,我都是充滿著感激之情的。(唉,可惜那個姨夫因病早逝了),

  那時節,家里住房條件差,父親不在家時,小妹同我母親住一間屋,我同大妹一間,弟弟就在客廳搭了一張床。姐妹同床而臥倒是尋常之事,但是當時我不但雙腿手術傷口未愈,稍有碰到就疼痛;更要命的是我左腳拇指頭上戳著的細鋼筋露在外面有五毫米,睡覺時刮到被子都疼,盡管妹妹清醒時注意不碰到我,可是孩子在夢中蹬腿伸手的事在所難免,特別是當她碰到我腳上鋼筋時,那種鉆心的疼痛是刻骨銘心的,因為十指連心啊!

  那時是七十年代,我家別說電視機了,就連一個能發出聲音的半導體收音機也沒有啊,每當媽媽上班,弟妹上學,家里寂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我整天躺在床上,只能靠家里僅有的幾本看過很多遍的書打發難熬的時光。還好,那時才時興繡花(就像現在在電視上看到的大家閨秀,沒事的時候把花樣子描在布上用繃子繃緊,再用彩線刺繡起來的那種)。剛好我們有個鄰居會繡花,她有空就到我家教我,幫我打發時間,說實話,真是起了大作用啊!我的針線活也是在那時開始學會的。

  住院期間,由于病號飯營養安排的比較合理,而且還可以自己搖著輪椅出去活動,所以我的大小便都比較正常,可是回到家后,我們都不懂得合理安排膳食,又整天臥床,導致我十幾天都沒有大便,等實在受不了的時候,盡管我坐在馬桶上,緊咬牙關,二目圓睜,雙拳緊握,努力得滿頭大汗,硬是無法解決大便問題,媽媽在旁邊是干著急,想不出辦法,只是不停地說,"怎么解個大便比女人生孩子都難!"(真的一點都不夸張啊)就在那一次,我硬是得了痔瘡,唉,嚴重到后來又因此進了一次手術室!

  好容易熬到兩個月,我曾自嘲的說,終于刑滿釋放啦。被送到醫院,雙腿解除了緊緊裹著的石膏。醫生告訴我,由于兩個多月沒有走動,雙腿肌肉有不同程度的萎縮,接下來要練習走路,這將是又一個痛苦的事情,雙腿筋骨修整加上腳底都有刀口,剛開始走路會很疼的,但是要怕疼,錯過了最佳時期,手術效果是會大打折扣的。一聞此言,我立即表態,我盼望了這么長時間,吃了那么多苦,絕不護痛!醫生說知道我的毅力,但還是要循序漸進,千萬別操之過急。

  回到家后,媽媽為我打了一盆溫水,兩個多月來,雙腳雙腿第一次接觸水,一番清洗后,退下的老死的皮足足有半盆!

  我第一次看到了我的刀口:右腿小腿桿上有三條兩寸多長的刀口,猶如蜈蚣趴在上面,奇丑無比,(所以至今,天氣再熱,愛美的我都要穿一雙襪子遮丑)腳心腳背腳三處的刀口略小些;左腿的刀口比右腿少了一個,只是在大拇指上又多了一刀,而且大拇指由于長期用鋼筋固定,鋼筋雖被拔除,但是大拇指卻永久性不能彎曲!

  洗完腿腳,我仍了手術后媽媽幫我臨時配的拐杖,小心翼翼地試著第一次用腳沾地,哪知一陣鉆心的痛讓我情不自禁地渾身一顫,立刻跌坐到凳子上,但是想到醫生的囑咐,也想早日看到我手術后的效果,我扶著凳子,緊咬著牙,重新又站了起來!就這樣,從開始的站立,到慢慢地邁開步子,一點一點的開始了鍛煉!

  由于經歷了開刀后那種難以忍受的疼痛,再有就是想看到手術效果的迫切心情,驅使著我每天不停地給自己加碼,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忍痛鍛煉。每次都累得滿頭大汗快撐不住時方罷休!幾天后就初見成效,可是又發現我的雙腳脖子無法靈活的扭動,這怎么辦啊?情急之下,我想到了家里的一臺腳踩縫紉機,我就刻意地每天忍痛空踩它,慢慢的,腳脖子就靈活起來了。

  經過了近乎自虐的加強鍛煉,我終于可以獨立的走路了,看到我的人都說我矯正的效果不錯,不仔細看還真察覺不出來我有小兒麻痹后遺癥呢。

  十八歲,讓我與常人一樣告別少年,走向成熟。但是又比別人多了一個終身難忘的疼痛,還有就是思想上有個至關重要的轉折和認識:我像別的孩子一樣,也沐浴著母愛的陽光,只是媽媽由于太過辛勞,對我要求過高,母愛在我身上表現的不明顯而已,她要是不愛我,也不會主動送我到醫院開刀!

  還有一個最大的轉折是,我的殘疾得到了有效的治療,這對于增加我生活的自信心和今后的工作分配起著重要的作用啊!因為我高中畢業以代課教師的身份留在學校時,由于腿殘疾問題,只能在財務室工作;而手術后再次到學校工作,就被安排做了我喜歡的英語教師,還當了班主任!(唉,可是后來因為鬧地震為了照顧弟妹辭職了。)試想想,要不經過那次手術,我在1977年招工時,有可能被分配到殘疾人的企業呢!

  我是個戀舊的人,出院后,還經常同那位照顧我很好的女兵姐姐趙護士打電話。那時候,家里都沒有電話,打電話要到郵局去,而且當涂可算是長途電話哦。我還說服媽媽請趙姐姐來我家做客,就在那次,我們還到照相館留下了珍貴的合影哦!

  可惜的是 她轉業后就再也聯系不上了,不知道當年悉心照顧我的護士趙姐姐現在怎么樣了!

  我的十八歲就是這樣很有意義地渡過了,人常說經歷就是一筆財富,有了這個與眾不同的歷練的過程,在我今后的道路上,真的是受益匪淺啊!

  感謝媽媽!感謝部隊醫院高超和精湛的醫術!也感謝十八歲,讓我經歷了從精神的苦惱到解脫;讓我從肢體的嚴重殘疾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難忘的十八歲,再次回憶,更加難忘!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