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眼淚的感人故事

感人故事 時間:2018-11-13 我要投稿

  這幾天,電視上總是報道什么流星、彗星、行星什么亂七八糟的會經過地球,然后會改變地球的磁場,讓地球發生一些以現在科技無法改變和研究事情,對此我嗤之以鼻,反正這些事情是科學家應該關心的,關我什么事。

  我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盯著電視機,有人在背后悄悄抱住了我的脖子。

  “為什么在看這個?”來人柔聲問道。

  不用猜也知道是誰,我回道:“你是不知道,最近電視上全是這個,就連少兒頻道也被霸占了。”

  問我的是我剛剛過門的妻子,叫倩倩,前幾天才領的結婚證,正處于新婚的好奇時期,她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平常每做一件事情都會詢問我的意見,出門在外,只要我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她都會無條件信任我,哪怕打電話的時候有女性的聲音。

  我問過他為什么這么信任我,她笑了笑,沒有說話。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就打心里確定,她就是我命里注定的愛人,當然我們也有吵架的時候,而且吵得很兇很兇......

  我們吵架的原因是倩倩在逛街的時候,看到一只流浪狗,我不是一個沒有愛心的人,但是我不想收留它,更讓我沒想打的是,倩倩居然把流浪狗帶到了家里來,還給他洗了澡。

  看到眼前的情況,我對倩倩說:“洗完澡,我們把它送去流浪狗收留所吧?”我這個建議沒錯,我是真的不想養,但是好好的一條生命,再次讓他流浪我也于心不忍。

  沒想到,從認識倩倩以來,她的態度第一次強硬起來,起初,她還是用她那水靈靈的大眼睛哀求我,而我堅持要把流浪狗送去收留所,到最后,倩倩見我意見遲遲不改,對我怒吼道:“你知不知道,如果流浪狗很長時間找不到新主人,它會被安樂死的。”

  我心中一顫,這個消息我是真的不知道,可是吵架已經吵到了這個地步,接下來的話我脫口而出,“安樂死就安樂死唄,總比它流浪好多了吧。”說出后我就后悔了。

  我看到倩倩表情驚愕,似乎我已經不是她以前認識的那個蘇凡,見狀,我只好自己給自己找一個臺階下,“想要收留它也不是不可能,它必須睡陽臺,而且,它以后的任何事情都是你負責,我可不管。”

  倩倩的眼睛里面閃過一道亮光,像是在為我的退步感到意外。

  小時候,我被一條狗狗咬過一次,那只狗很小,但我依然被它追的到處跑,哭的稀里嘩啦,當時我母親為此不以為意,認為一條小狗并不會對我造成傷害,最后我被咬,我母親也流下了淚水,從那以后,我每次見到狗狗,我母親都會把它趕的很遠很遠。

  這是我第二次接近到狗狗,而且還是我收養的,我在網絡上查了查,這只狗狗是一只哈士奇,接近成年,我不敢直視它的眼睛,總覺得它的眼睛與其它的狗狗差別很大,會吸引人的靈魂。

  第二天,在我的陪同下,倩倩打算去寵物醫院給二凡治療一下它身上的傷勢,順便把收養它的手續辦齊。

  倩倩右手牽著我,左手牽著二凡,二凡是倩倩昨天給狗狗起的名字,繩子是一只普通的繩子,倩倩還打算給二凡專門買一條牽狗繩。

  在寵物醫院,我們兩個待了足足半天的時間,因為狗狗的身上全是細菌,當醫生牽著它出來的時候,額頭上滿是豆粒大的汗滴,看樣子累得不輕。

  “狗狗很乖,謝謝你們能夠不嫌棄它。”醫生是一位不到三十歲的女孩兒,微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

  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倩倩對醫生說道:“是我先生想要收養的。”

  我很清楚倩倩為什么要把功勞給我,只有我開心了,狗狗才會有更好的生活環境,我沒有說話,不是默認也不是拒絕,是我不知道該怎么和倩倩說。

  雖然我同意二凡生活我的世界里,但是我始終對二凡心存芥蒂,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和她說過,如果二凡做錯了什么事情,就一定要把它送人,或者送到收留所。

  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我在網上查哈士奇資料的時候,查到哈士奇喜好拆家,這是我將二凡送走的一大希望。

  在寵物醫院處理完二凡的事情,我和倩倩肚子都餓了,打算去德克士買點東西墊墊肚子,走著走著,我突然看到我的鞋帶開了,我對倩倩說了一聲,蹲下身子系鞋帶。

  倩倩嗯了一聲,沒有停下來等我,還是自顧自的牽著二凡向前面的十字路口走去。

  德克士就在十字路口處,我以為她是想要先去一步,我喜歡吃什么口味的漢堡她很清楚,系完鞋帶,我本想小跑到倩倩身邊,結果還沒跑過去,我就看到倩倩停了下來。

  來到倩倩身邊,我看著她驚訝的側臉,問道:“你怎么停下來了?”

  倩倩沒有理我,我順著倩倩的目光看去,整個人差點癱軟到地上。

  在前方發生了車禍,被撞的那個人上身穿黑色T恤,下身修身牛仔褲,我再看看我自己,那人竟然和我穿的一模一樣。

  下一刻,倩倩居然昏倒在地上,我想去扶住她,可她直接穿過我的身體,我難以置信的看著我的手臂,腦中靈光一閃,我想起某些事情。

  我沖到被撞之人的身邊,當我看清那人的樣子之后,心中猶如五雷轟頂,被撞的那個人,就是我自己,可我不是還在這里好好的嗎?

  肇事司機下車報了警,叫了救護車,我和倩倩被臺上救護車,我也想跟上去,但我的身體像是靈魂一般,根本上不了車。

  我跟在救護車后面跑,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哪個醫院,可我還沒有走出三十多米,就被一堵看不見的墻重重的撞了回來。

  后來,我發現,我不能離開二凡五十米左右的范圍,此時的二凡正蹲在地上,不知所措。

  “你快點跟上救護車,我要去醫院。”我對二凡怒吼道。

  讓我意外的是,二凡瞥了我一眼,然后向家的方向跑去,迫于無奈,我只好也向家的方向跑去。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