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妗之死的感人故事

感人故事 時間:2019-03-23 我要投稿

  我的大妗走了,無聲無息的走了。她走的時候正是大年二十八,全國人民就要歡度春節之時,她走了。她沒有象常人一樣老死在自己家里,而是凍死在淮河岸邊,死的很悲慘。

  她走的頭一天晚上,因為天氣太冷。我們一家都早早的睡了。大約十點鐘,家里電話鈴響了,母親接的電話。接完后,母親顯的很悲傷。她說,大妗出事了,在淮河岸邊凍壞了,現在一農家搶救,我們是不是去看看。商量的結果,弟弟騎摩托帶母親先去,我們明天天亮后再去。外面飄著白白的雪花,北風呼呼的刮著。母親和弟弟各多披一件大衣就匆匆的出發了。大約凌晨兩點,我被摩托車聲驚醒,母親和弟弟回來了。母親說大妗很危險,在輸氧氣。天一亮就必須轉到縣人民醫院治療。凌晨四點鐘,小舅打來了電話,說大妗已經去了。我們聽了都很震驚。

  對于大妗的死,我既感到意外又感到不意外。大妗死亡前幾天,她自己已經失蹤好幾天了。大妗的失蹤是因為兒子的失蹤。兒子做了一件大錯特錯的事情。有一天他騎摩托外出,一不小心,撞了一位老太太。打官司的結果,大舅賠了人家三萬元人民幣。但那邊人仍不甘心,揚言要打死老表。我那老表老實巴交,哪見過這樣情況。一下子懵了,成了驚弓之鳥,于是就失蹤了。兒子是大妗的生命支柱,得知兒子不見的消息。大妗如瘋了一般,整天不吃不喝,只是號啕。大舅怎么解勸都不中。眼看就這樣消瘦下去。忽然有一天,她和大舅不辭而別,一個人去尋找自己的兒子。走的那天,天氣寒冷,大妗只穿一件破棉襖,帶著平時省吃儉用的三十元零四角錢就走了。這樣,大妗也失蹤了。

  不長時間,家中失蹤兩人,在將要過年的當兒,誰家回出現這樣的事兒。大舅也快瘋了,趕忙聯絡親戚幫忙尋找。尋人啟事貼的到處都有。全國這么大地方找兩個人簡直如大海撈針,折騰一段時間,仍不見收獲。大家尋找的心思放慢了。這天,大舅在喂豬,來了一位陌生人,告訴大舅說他在淮河邊發現一個昏迷不醒之人,穿一破棉襖頭發極亂,大約四五十歲。得知這一消息,大舅連忙讓他帶路。找到時,發現就是大妗,整個身子卷著,已經昏迷不醒。一摸鼻子,還有微弱氣息,連忙抬到一附近農家進行搶救。

  大妗沒尋到兒子,自己也含恨離世。回家入殮時,大舅從她衣服中掏出一手絹,把手絹一層層打開,發現是錢,一數,總共三十元零四角。她帶走的錢一分也沒舍得花。誰會想象到,在一個風雪交加的日子里,寧愿自己忍饑挨餓還不肯舍得花一分錢的人,她是留這些錢給自己兒子的,她知道自己的兒子也向自己一樣在忍饑挨餓,自己怎么舍得花呢。

  大妗凍死在淮河邊,那一定是因為她去了她娘家的緣故,她娘家就住在淮河邊不遠的村莊里。她一定是想到她娘家打聽自己兒子的消息。這一點后來被娘家人證實了。大妗一到娘家就打聽自己兒子的消息,結果沒有打聽到。大妗很是失望,娘家人留她吃飯,大妗拒絕了,這已經是兩天沒吃飯了。大妗沒有食欲。大妗片刻沒停,匆匆告別娘家人,又匆匆出發了。娘家人也是糊涂,怎么沒把見到大妗的消息及時告訴大舅呢。在擺渡邊擺渡者也證實見過大妗。大妗沒留在娘家吃飯,忍受著饑餓就又走上尋找兒子的路途。北風忽忽的刮著,刺的人臉都疼,大妗裹緊破棉衣也無法抵擋呼嘯的寒風的浸襲。連餓帶凍。大妗凍的快不行了,大腦有些麻木。到淮河邊上船,腳都麻木,自己都不知怎么上的船,擺到對岸,船家讓她下船,她已經失去知覺。船主見她穿的破爛,沒有扶她下船,硬是又給她擺渡到了原岸,這才給她推到岸上。大妗卷著身子,下了船已經是半失去知覺的狀態,她機械的盲目的走著。走還沒有十幾米,撲通一聲摔到在路上,再也沒有站起來。過路的行人一個個從她身邊經過,若無其事的走著,并沒注意地上躺的人。他們已經習慣了。

  大年三十前一天,家家歡歡喜喜忙著過新年。大舅家門前卻掛起了白幡,放起了哀樂。那天我早早的到了大舅家。大舅家坐滿了人,都帶著孝,面無表情。大舅消瘦不堪。我來到大妗停尸點,見大妗用被子蓋著,身下鋪著草,很簡陋,和她活著時一樣。

  大妗家有田地十幾畝,還喂著兩窩小豬。大妗活著時,這些活都是她一人做。大妗穿的很土,我從沒見過大妗穿過新衣服,她知道自己窮,知道節省。大妗很勤勞,一天到晚只是知道干活,她有干不完的活,這活干完又接干那活。她樂此不疲,從來沒有埋怨。我們兄弟到她家時她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是忙著給我們做飯。我從來沒見過大妗和別人長時間的嘮嗑。,對于大妗來說,一會不干活,她就心慌。大妗手里積攢幾個錢,從來不舍得花。有時我們勸她:“攢點錢,為何不買點衣服穿呢?”她笑著說:“兒子還沒結婚,攢點錢給兒子結婚用。”現在兒子失蹤了,自己也落個悲慘結局。還不如自己吃吃喝喝。這一點,大妗不會想到吧

  大妗的尸體在家停了三天,就出殯了。和常人一樣,平平淡淡的走了。沒有一點聲息。她走的時候,兒子仍然沒有找到。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