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駒元寶寶童話故事

童話故事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元寶寶被爸媽送到大風草原上生活時還很小,所以他記事后第一次在大風草原見到爸爸時,還以為那就是世界末日——

  一個和自己長得很像但大上好幾倍的大個子陌生人,沖上來對你又抱又親的,估計是誰都會被嚇壞的,何況是又小又怕生的元寶寶。他一邊掙扎一邊大喊:“快放開我,不然我叫我爺爺打你!”可那個大個子毫不理會,反而變本加厲地來撓他癢癢,元寶寶頓時六神無主,哭得稀里嘩啦的。

  當試讀班的老師讓大家講一件自己和家人最難忘的事時,這件放在心尖兒上的事元寶寶自然不會放過。

  還好,這次講述元寶寶是第一個被老師抽到的。同學們都被元寶寶故事里那個“空降兵”似的爸爸的行為給逗樂了,小蚯蚓豆豆細聲細氣地問:“那你哭完了呢?”

  “哭完了?被爸爸拎著衣領提回爺爺家了啊!”元寶寶撓撓頭,靦腆一笑。

  “后來你就被你爸爸接到翠綠草原上來了嗎?”又一個小朋友問。

  “沒有,過了 陣子才被接到他們身邊的。”說完,元寶寶發覺同學們都在看他,如果沒有判斷失誤的話,他們眼睛里冒的那種光應該叫佩服。可是,沒在爸爸媽媽身邊長大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吧,不是還有爺爺奶奶照顧嗎?元寶寶在大家的掌聲里暗自嘀咕,像大風草原的小乙姐姐那樣才應該讓人佩服吧!

  大家圍坐在老師身邊一個接個地講,元寶寶發現這些同學還真能說,說的故事也一個比一個精彩;

  和家人做生日蛋糕烤好往外端時卻摔倒打翻了;

  全家同臺在木偶劇院表演壓軸節目時背錯了臺詞:

  半夜被爸爸揪起來起去看日出,結果卻在太陽升起時睡著了;

  不小心被獵人伏擊然后在驚險里逃脫;

  和媽媽吵架賭氣不吃飯,晚上挨不住餓出來找吃的卻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雖然早就知道,沒有跟在爸爸媽媽身邊長大,錯過了很多自己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但是聽著同學們的故事,元寶寶還是有那么一丁點兒難受。對,有那么一丁點兒難受,硬幣那么大的一丁點兒難受。

  元寶寶坐在媽媽來接他的車上時才看見元貝貝,那個小丫頭正把腦袋歪在一邊,嘴撅得可以掛一個油瓶了。對于元貝貝一貫的不禮貌行徑,元寶寶早就見怪不怪了,所以他放好書包,也懶得理那個小丫頭。

  “寶寶,這兩天學校生活過得怎么樣?”媽媽笑得一臉親切,和藹地問。元寶寶臉一紅,昨天晚上自己胡思亂想沒睡好,早上臨出門還和當當發生了爭吵,大禮堂的開學典禮就更別說了——臉丟得怕是獵狗都追不上,就只有在試讀班還算是……

  “媽媽,你別說元寶寶了,這個家伙不止自己丟臉,而且把我這輩子的臉都丟盡了!”元寶寶還在想如何措辭,就只聽見元貝貝在旁邊的座位上恨恨出聲。

  什么?這個家伙太沒有把當哥哥的放在眼里了吧!元寶寶這么一想,一捏拳頭就朝元貝貝砸去,當然,又沒打上,元寶寶很難一次就準確命中他的目標,特別是面對學武術的元貝貝。那小丫頭一個側身,就閃到了旁邊的位子上,嘴里還一邊挑釁道,“本來就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啊,還想抵賴不認賬,現在還想打人……”

  “元貝貝……”元寶寶覺得自己氣得要炸了,伸手又去捉那個挑釁者,于是兩人在車里滾翻跳躍廝打到一起——你扯著我的頭發,我咬著你的手臂,你掐上我的鼻子,我就去揪你的耳朵——誰也不讓誰,和之前很多次的打斗一樣,一直這樣僵持著。

  媽媽竟然什么話也沒說,處變不驚,還是開她的車。

  “好了,寶貝們,我們到家了!”說完了這句,媽媽才轉過頭去對后面兩個“斗牛士”微笑著說,“現在下車到院子里來!”

  見媽媽微笑著說到院子里去,元寶寶和元貝貝頓時像怕被燙傷似的放了手。別看平時爸爸老冷著臉,覺得他很兇,其實那是假的啦,表面現象最厲害最讓人害怕的其實是總微笑著的媽媽。當元貝貝和元寶寶和平共處的時候,兩人倒能有志一同,管媽媽叫“笑面虎”。此時兩人雖然放了手,但還是你瞪我眼我剜你一眼地走進了院子里。

  媽媽轉著車鑰匙,對他倆說:“好了,你倆武斗得差不多了,咱們現在來文的,你倆誰先說啊?”

  元寶寶瞪了一眼元貝貝,哼了一聲,這才轉身過去看著媽媽,怯怯地說:“我先動手是我不對,可元貝貝說話太傷人了!”

  元貝貝一把拍掉元寶寶快要指到自己鼻尖上的手:“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哪一句錯了?你不是在眾目睽睽下從開學典禮上跑了嗎?你自己小肚雞腸斤斤計較,抵賴不認賬,還先動手打人……”

  仿佛有無數彈珠射來,一個接一個,這樣的打擊讓元寶寶的臉變得鐵青。他覺得自己又要炸了,可嘴里只是“我……我……”了半天,再沒有下文。眼睛里好像又有水要往出鉆了,元寶寶使勁地咬住嘴唇才沒有讓自己哭出來,他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大喝一聲:“元貝貝,你不要欺人太甚!”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