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當兄和叮當弟童話故事

童話故事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他們站在一棵樹下,互相用一只胳膊摟著對方的脖子。愛麗絲一下子就搞清楚誰是誰了。因為他們一個的衣領上繡著個“兄”字,另一個衣領上繡著個“弟”字。“我想他們衣領后面一定都繡著“叮當”的字樣。”她對自己說。

  他們那么安靜地站著,使得她幾乎忘了他們是活人了。當她正要轉到后面去看看他們衣領上是不是有“叮當”的字樣時,那個有著“兄”字的小胖子突然說話了,把她嚇了一跳。

  “如果你以為我們是蠟做的人像,那你就應該先付錢,”他說,“你知道,蠟像不是做來給人白看的。嘿!不是的!”

  “反過來說,”那個有著“弟”字的小胖子說,“如果你認為我們是活的,你就應該說話。”

  “啊,我很抱歉,”這是愛麗絲眼下能說出來的唯一的一句話了。因為她腦海里響徹了那首古老的兒歌,好像鐘在那里嘀答、嘀答似的,她忍不住唱出了聲來:

  “叮當弟和叮當兄,

  說著說著打開了架。

  為的是叮當兄的新撥浪鼓

  被叮當弟弄壞啦!

  “一只毛色賽過瀝青的烏鴉,

  從天飛下,

  這兩位英雄嚇得,

  完全忘掉了打架。”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叮當兄說,“但是那不是真的,嘿,不是的。”

  “正相反,”叮當弟接著說,“如果那是真的,那就可能是真的;如果那曾經是真的,它就是真的過;但是既然現在它不是真的,那么現在它就是假的。這是邏輯。”

  “我想知道怎樣走出樹林去,”愛麗絲很有禮貌地說,“現在天已經很黑了。你們能告訴我嗎?勞駕啦。”

  但是這兩個小胖子只是微笑地互相對視著,禁不住地嘻嘻笑……

  看起來,他們那么像一對小學生,愛麗絲忍不住像老師那樣指著叮當兄說,“你先說。”

  “噶,不,”叮當兄簡短地叫道,然后叭嗒一聲今巴嘴閉緊了。

  “那么你來說,”愛麗絲又指著叮當弟說。她知道他一定會嚷一句“正相反。”果然,他那么嚷開了。

  “你開始就錯了!”叮當兄說,“訪問人家時,應該先問‘你好嗎?’并且握手的!”說到這里,這兩兄弟互相摟抱了一下,然后,他們把空著的手伸出來,準備握手。

  愛麗絲不知道該同

  誰先握手才好,怕另一個會不高興。后來她想出了一個最好的辦法,同時握住他們兩人的手,接著,他們就轉著圈跳起舞來了。愛麗絲后來回憶起來說,這在當時看起來好像挺自然的,而且她聽到音樂時也不感到驚奇。那音樂好像是從他們頭頂上的樹間發出來的,是樹枝擦著樹枝發出聲來的,就像琴弓和提琴那樣磨擦。 “那可真有趣呀(愛麗絲后來給她姐姐講這個故事時這樣說),我發覺自己正在唱‘我們圍著桑樹叢跳舞’。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開起頭來的,我覺得好像自己已經唱了?很久很久啦。”

  另外兩個跳舞的人都很胖,很快就喘不過氣來了。“一支舞跳四圈足夠了。”叮當兄喘著說。于是他們立刻就停下來,像開始時一樣的突然,而音樂也就同時停止了。

  然后,他們放開愛麗絲的手,有那么一兩分鐘就這樣站著盯著她,愛麗絲覺得怪尷尬的,她不知道該怎樣同剛才一起跳舞的人開口。“現在再問‘你好嗎’已經不合適了,”她對自己說,“我們已經在一塊呆了好久了。”

  “你們不累吧?”最后她這樣說。

  “啊,不。謝謝你的關心。”叮當兄說。

  “非常感激,”叮當弟說,“你喜歡詩嗎?”

  “喜歡,有的詩……寫得……很好,”愛麗絲遲疑地說,“你可以告訴我怎么走出樹林去嗎?”

  “我該給她背哪一首呢?”叮當弟的大眼睛嚴肅地瞧著叮當兄問,一點也不理會愛麗絲的問題。

  “《海象和木匠》是最長的一首了。”叮當兄回答說。并親熱地把弟弟摟抱了一下。

  叮當弟馬上開始了:

  “太陽照耀著……”

  這時,愛麗絲大膽打斷了他,盡量有禮貌地說:“要是它很長,能不能請你先告訴我該怎么走……”

  叮當弟只是溫和地微笑著,接著又開始背了,

  “太陽照耀著海洋,

  發出了它的全部光芒。

  它照耀得這樣好,

  粼粼碧波蕩漾。

  說來真奇怪,

  這又正是夜半時光。

  “月亮生氣地繃著臉兒,

  她認為這事兒太陽不該管,

  他已經照了一個白天,

  不該在晚上來搗亂。

  她說:‘他太無禮啦,

  這時候還來鬧著玩。

  ’

  “大海潮得不能再濕潮,

  沙灘干得不能再干燥。

  天上沒有一朵云彩,

  因此你一點云彩也見不到。

  沒有鳥飛過你的頭頂,

  因此天上根本沒有鳥。

  “海象和木匠,

  手拉手地走在海邊。

  他們看見那么多沙子,

  不由得淚流滿面。

  他們說:‘能把它們掃掉,

  那可真妙!’

  “海象說:‘七個侍女拿七個掃把,

  掃上半年的時光,

  你想想看,

  她們能不能把沙子掃光?’

  ‘我懷疑。’木匠回答說,

  一滴熱淚流出他的眼眶。

  “海象懇求地說:‘哎,牡蠣們,

  同我們一起散步走!

  讓咱們沿著海灘,

  快樂地談談、走走,

  我們兩人只有四只手,

  只能拉著你們四個走。’

  “老牡蠣看著他,

  一言不發;

  搖搖沉重的頭,

  默默地把眼眨巴,

  它想說:‘牡蠣不能離開這個家。’

  “四只小牡蠣急忙趕來,

  一心想接受款待。

  它們穿著漂漂亮亮的鞋,

  衣裳嶄新,臉蛋潔白。

  說來可真怪,

  個個沒腳,有鞋穿不來。

  “另外四只跟在它們后頭,

  接著又來了一雙。

  哩哩啦啦,越來越多,

  最后來了一大幫。

  它們跳過泛起白沫的海浪,

  一齊來到了海岸上。

  “海象和木匠,

  一口氣走了一英里多。

  后來他們就在低低的巖石上坐。

  小牡蠣站在他們面前,

  等候著排成一路。

  “‘到時候了,’海象說,

  ‘咱們來東拉西扯。

  談談密封蠟、靴子和船舶;

  還有皇帝和白菜。

  談談海水為什么滾熱,

  談談小豬有沒有翅膀。’

  “牡蠣們叫道:‘稍等一會兒,

  等一會兒再把談話繼續,

  我們全都很胖,

  有的已經累得喘不過氣!’

  木匠說:‘不用著急,’

  小牡蠣對他十分感激。

  “‘現在,’海象說道,

  ‘我們需要有塊而包,

  另外,最好再來點

  香醋和胡椒。

  要是你們已經準備好,

  我倆就要吃個飽。’

  “‘但是別吃我們!’牡蠣們叫道,

  它們嚇得顏色變藍了。

  ‘你們剛才對我們那么好,

  現在來這一手真糟糕。’

  ‘咱們欣賞風景吧’海象說,

  ‘瞧,夜色多么美妙。’

  “‘多謝你們跟我們來了,

  你們的味道又是那么好。’

  木匠只是簡單地說:

  ‘給咱們再切一片面包,

  我希望你別裝聾,

  我已經說了兩遭。’

  “‘真丟人呵,’海象說,

  ‘咱們帶它們走了這么遠,

  還讓它們跑得這樣疲倦,

  然而又把它們欺騙!

  木匠什么也不講,

  只說:‘奶油涂得嫌厚了點!’

  “海象說:‘我為你們哭泣?

  你們真是可憐。’

  他不停地抽泣,

  淚珠兒淌了滿臉。

  他掏出一塊手帕,

  掩住了自己的淚眼。

  “木匠說:‘噢,牡蠣們,

  你們愉快地遛堊了遛堊,

  現在該回家了吧?’

  但是沒有回答,

  這沒什么奇怪,因為——

  他們已經把牡蠣吃光啦。”

  “我還是喜歡海象一些,”愛麗絲說,“因為,你瞧,他們到底還有點為那些可憐的牡蠣感到悲傷。”

  “正相反,他吃得比木匠還多,”叮當弟說,“你瞧,他把手帕放到面前,為的是叫木匠數不清他吃了多少。”

  “真卑鄙!”愛麗絲憤怒地說,“那么說我還是喜歡木匠一點,如果他吃得比海象少。”

  “但是他吃得再也吃不下了。”叮當兄說。

  這倒是個難題。愛麗絲想了一會說:“哼,他們兩個都是可惡的東西……”說到這里她驚慌地停住了,因為她聽到旁邊的樹林子里有什么聲音,就像火車頭在呼哧。但是她怕是什么野獸。“那里有獅子老虎嗎?”她害怕地問。

  “那是紅棋國王在打鼾,”叮當弟說。

  “走,咱們瞧瞧去,”那兩兄弟叫道。他們一人拉著愛麗絲的一只手,一直來到了紅王酣睡的地方。

  “他不是挺好看嗎?”叮當兄說。

  愛麗絲可不這樣認為。國王戴著一頂高高地紅色睡帽,上面還綴著一個纓球。他躊縮在那兒就像一堆垃圾似的,還大聲地打著鼾。叮當兄說:“他簡直要把自己的頭都呼嚕掉了。”愛麗絲說:“我怕他躺在潮濕的草地上會感冒的。”她是一個很細心的小姑娘。

  “他正在做夢呢,”叮當弟說,“你認為他夢見了什么?”

  愛麗絲說:“這個誰也猜不著。”

  “他夢見的是你呢,”叮當弟得意地拍著手叫道,“要是他不是夢見你,你想你現在會在哪里呢?”

  “該在哪里就在哪里,當然啦!”愛麗絲說。

  “沒你啦!”叮當弟輕蔑地說,“那你就會沒有啦,嘿,你只不過是他夢里的一種什么東西罷了。” “要是國王醒了,那你就會沒影兒啦!”叮當兄接著說,“‘唿’地一聲你就消失啦,就像一支蠟燭被吹滅了一樣。”

  “不會的!”愛麗絲生氣地叫道,“再說,要是我只是他夢里的,那你們又是什么呢?我倒要問問。”

  “也一樣,”叮當大說。

  “一樣!一樣!一樣!”叮當弟叫道。

  他嚷得那么厲害,使愛麗絲忍不住說:“噓!你那么大聲嚷,會把他吵醒的,”

  “哼!你說‘吵醒他’,簡直毫無意義。”叮當兄說,“因為你只不過是他夢里的東西。你明知道你不是真的。”

  “我是真的,”愛麗絲說,并哭了起來。

  “哭也不會叫你變真一點,”叮當弟說,“沒什么好哭的。”

  這一切都是那么叫人弄不懂,愛麗絲不由得又哭又笑地說:“要是我不是真的,我就不會哭啦!”

  “難道你以為那是真的眼淚嗎?”叮當兄用非常瞧不起人的聲調說。

  “我知道,他們是在胡說八道。”愛麗絲想,“為這個哭真夠傻的,”于是她擦干了眼淚,盡量打起精神來說:“我最好還是趕緊走出樹林子去,現在天越來越暗了。你們看會下雨嗎?”

  叮當兄拿出一把大傘,撐在他和他弟弟的頭上。然后仰起臉瞧著傘說,“不,不會下雨,至少在這下面不會下雨。嘿!不會的!”

  “但是外面會不會下呢?”

  “要是它愿意,它就下。”叮當弟說,“我們不反對,而且正相反。”

  “自私的家伙,”愛麗絲想。她正想說一聲“再見”就離開他們,這時叮當兄突然從傘下蹦了出來,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看見那個東西了嗎?”他氣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了。他的眼睛一下子變得又大又黃,用發抖的手,指著樹下的一個白色的東西。

  “那只不過是一個撥浪鼓,”愛麗絲仔細看了一會兒說。“你知道,可不是狼。”愛麗絲以為他是在害怕,急忙補充說,“那不過是一個撥浪鼓,已經又舊又破了。”

  “我知道它破了。”叮當兄叫道,發瘋般地跺著腳,一面用手抓著自己的頭發,“他給弄壞啦,當然啦!”說到這里他眼盯著叮當弟,叮當弟立刻坐在地上,想藏到傘里去。

  愛麗絲把手放到他的胳膊上,安慰他說:“你犯不著為一個舊撥浪鼓生氣。”

  “可是它不是舊的!”叮當兄叫道,更加生氣了,“它是新的,我告訴你!是我昨天才買的。我的新撥浪鼓啊!”他的嗓門提高成尖叫了。

  這一段時間里,叮當弟正在努力地把傘收攏來,而把自己裹在傘里。他搞的這個名堂那么怪,以致把愛麗絲的注意力從那個生氣的哥哥身上吸引過去了。但是叮當弟搞得不算成功,最后,他裹著傘滾倒在地上了,只有頭露在外面。他就這樣躺在那兒,緊緊地閉著嘴巴和大眼睛。“看上去真像一條魚,”愛麗絲想。

  “當然你同意打上一架啦?”叮當兄用冷靜了一些的語調問。

  “我想是的,”那個弟弟沉著臉說,一面從傘里爬出來。“可是她必須幫咱們穿戴好,你知道。”

  于是,這兩兄弟就手拉手地跑進了樹林子,不到一分鐘就回來了,抱來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如枕頭心啦,毯子啦,踏腳墊啦,桌布啦,碗罩啦,煤桶啦等等。“你會別別針和打繩結吧?”

  叮當兄問,“這些東西都得放到我們身上。”

  愛麗絲事后說,她一輩子都沒經歷過那么亂糟糟的事情。這兩兄弟是那么忙亂,他們得穿戴上這么多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還得要她忙著系帶子和扣鈕子。“他們這樣裝扮好了簡直成了一團破布頭了!”愛麗絲對自己說,這時她正把一個枕頭心圍到叮當弟的脖子上,他說:“這是為了防止頭被砍下來。”

  “你知道,頭被砍下來,”他一本正經地說,“這是一個人在戰斗中所能遭遇到的最嚴重的事了。”

  愛麗絲不由得笑出聲來,但是她設法把笑聲變成了咳嗽,因為她怕傷害他的感情。

  叮當兄走過來讓她給他戴頭盔(他稱作頭盔,實際上那東西很像個湯鍋)。“我看起來臉色挺蒼白吧?”他問。

  “哦,有那么……一點點……”愛麗絲小聲回答說,

  “我平常都是很勇敢的,”他低聲說,“不過今天有點頭疼。”

  “我牙疼得厲害,”叮當弟聽見了這話說,“我的情況比你糟得多。”

  “那么今天你們最好別打架了,”愛麗絲說,覺得這是給他們講和的好機會,

  “我們必須打一架,可是不一定打很久。”叮當兄說:“現在幾點鐘?”

  叮當弟看看他的表說:“四點半。”

  “咱們打到六點鐘,然后就去吃晚飯,”叮當兄說。

  “好吧,”叮當弟挺悲傷地說,“她可以看著咱們——不過你別走得太近。”他又補充說,“我真正激動起來的時候,見什么就打什么。”

  “我只要夠得著什么,就打什么,”叮當兄叫道,“不管我看見了,還是沒有看見。”

  愛麗絲笑起來了說:“我想,那么你一定會常常打著那些樹了。”

  叮當兄得意地微笑著四下看看,說:“當我們打完了的時候,周圍一棵樹都不會剩下了。”

  “這只不過是為了一個撥浪鼓。”愛麗絲說。她還是想啟發他們知道為了這點小事打架不好意思。

  “要是那不是新的,我就不會在乎了。”叮當兄說。

  “我希望那只大烏鴉趕快來。”愛麗絲想。

  “咱們只有一把劍,你知道,”叮當大對弟弟說,“不過你可以用傘,它同這把劍一樣鋒利。但是我們必須快點開始,天太黑了。”

  “越來越黑了,”叮當弟說。

  確實,天黑得那么突然,愛麗絲以為要有一場大雷雨了。“這塊烏云真大呵,”她說,“而且它來的多快啊。嘿!我看它還有翅膀哩。”

  “那是大烏鴉!”叮當兄驚慌地尖叫,于是,一眨眼間這兩兄弟就逃得沒影兒了。

  愛麗絲跑進了樹林。“在這兒它就抓不著我了,”她想,“它太大了,沒法擠到樹中間來的,可是我希望它別這么??翅膀——它在樹林里??起了這么大的風,嘿,什么人的披巾給刮起來了。”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