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與女婿的幽默小故事

小故事 時間:2018-11-10 我要投稿

  從前,有個秀才,搖頭晃腦、斯斯文文。成天家舞文弄墨,吟詩賦辭,很是有些文采。其膝下生有三個女兒,個個天生麗質、亭亭玉立、楚楚動人。待孩子們長大成人時,秀才則以己之長為尺度,定出衡量標準,為女兒們選取知音、尋親待嫁;其先決條件是欲嫁必嫁知書達理之士,并公開招標,替女征婿;以文為先,除非莫論。

  歷經一段時間的選拔、應試、考察、論證、綜合平定,大女婿、二女婿則順利過關,甚為理想;皆是“私塾”水平,算得上貨真價實,待人處事也夠玲瓏圓滑。惟獨三女婿令老秀才不甚滿意,因其是假報學歷而應召。假歸假,但像真的一樣,看不出什么破綻,才騙過老秀才的眼睛而蒙混過關、爾后釀成正果,名正言順的。

  實踐證明,三女婿在平時生活、言語、行為等方面均經不起考驗。因其文化低劣,社會知識匱乏,話說不到點兒上,事做不到當處,經常鬧出些洋相、笑話;很是令老秀才煩心、頭疼。

  既已生米做成熟飯,也就只好如此。不過,老秀才對三女婿還是頗有信心、負責到底的。時時處處對其重點培養、教導,狠不能在短時間內讓其趕上或超過大女婿和二女婿。但三女婿畢竟是不學無術,憑著假造學歷、投機取巧、冒充文人騙得老秀才信任而被招為成龍快婿的;好吃懶做、怯苦怕累、吊兒浪蕩習氣難以徹改,顯然有些不太爭氣。

  日子一長,大女婿、二女婿對于三女婿的不地道偶生不悅,頗有微詞。三連襟在一起時總覺得言語、行為諸方面不合拍、多別扭,并漸生蔑視。

  一天,老秀才五十歲生日。必是宴席豐盛,大家聚在一起大吃大喝一頓的。三個姑爺

  自然要來捧場、祝壽;五十大壽嗎,人逢喜事精神爽;待酒過三巡,老秀才高興之余,靈感大發,忽然提出要做文字游戲。遂命題以“真好看、圍著轉、二乎”為中心吟詩填句,指令三個女婿現場即興發揮,各自表演、顯示一下,看誰最富靈性和文采。

  有真才實學的大女婿,因是老大,帶頭是當然的,毫無推辭。他抬頭望望窗外的楊樹,青枝綠葉,風吹葉擺。正好幾個知了在樹干上爬上爬下,即開口道:“窗外楊樹真好看,幾只知了圍著轉;都說蚰子(蟬幼)是屎殼郎變的,我看二乎?”老秀才聽后喜得擊節鼓掌,連連稱好。滿腹經綸的二女婿毫不含糊和怠慢,轉眼瞧瞧里間的糧囤,柳條編制、造型美觀、做工精致;恰巧有幾只老鼠正在囤上跑來跑去,隨開口道:“里間的糧囤真好看,幾只老鼠圍著轉;都說蝙蝠是耗子變的,我看二乎?”老秀才聽后樂得前仰后合,贊不絕口。

  理應輪到三女婿了,但他尚無進入角色,因文化水平太洼,正現愁眉苦臉之窘態。在他人一陣呼喊及三女兒猛記推搡下,方醒過神來。苦于茫無對策時,剛好搽粉施戴、花枝招展地丈母娘從室外奔來,欲掀門簾而入;他定神瞅去,頓覺眼前一亮,腦子一下迸出靈感,即信口而出:“我丈母娘真好看,幾個光棍圍著轉;都說小舅子是老丈人的,我看二乎?”老秀才聽后驚得瞠目結舌,氣得呆若木雞,幾乎暈了過去,一時難以回過神來;一家人連羞帶氣,個個臉色扭曲、變形,神態各異,噴飯的,瞪眼的,窩火的,生氣的,斥責的、唾罵的……

  頓時,全家陷入一片狼藉。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