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道里的寂靜傷感小故事

小故事 時間:2018-11-12 我要投稿

  樓道的盡頭住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隔壁住著她的兒子,兒媳婦和她的孫子。她的房間里陳列的物品寥寥可數:一張小小的木板床,一張極有年代感的木桌,一張矮小的板凳,一個鍋一只碗一雙筷子,一臺酒紅色的臺式風扇,還有地板上擱著的瓶瓶罐罐的油鹽醬醋米和幾棵萎蔫的白菜。

  她喜歡把門敞開著,手里抓著一根拐杖,靜靜地坐在樓梯口一個靠近窗戶的角落,兩眼無神地盯著地面,提起拐杖在地板上圈圈點點。當透過朦朧的雙眸隱隱約約地看見地上有小蟲子在動時,她便像一位長時間徒步行走于荒漠中的旅人發現了綠洲般喜出望外,提起拐杖在它的周圍輕輕地敲著,咚——咚——咚,然后看著它時而警覺地停下來,時而慌亂地改變方向迅速地爬行,眼里盡是滿滿的滿足感。

  當聽見樓梯上下傳來的的腳步聲時,她的眼里常常泛出點光來,像日日夜夜盼著新年到來的小孩子般期待著和這即將經過的人交談一兩句。然而大多數時候她的心思總是被奇怪的目光給阻撓了,仿佛深夜中一只驚喜地發現光亮的飛蛾,滿心歡喜地朝著光的方向飛去,最后卻不幸地被蜘蛛網攔住了。她很安靜地打量著來來往往的陌生人,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親吻她的臉頰,她總能看見左手提著菜右手扶著欄桿上樓的婦女,頭發蓬亂睡意朦朧一臉疲憊下樓的青年,西裝革履精神抖擻的中年男子,最使她心動的是那個眼睛哭得紅腫緊緊地扯著婦女的衣角鬧著要和她去上班的小孩。這個場景竟是如此的熟悉。曾幾何時,也有這樣一個愛哭鼻子的孩子拽著她的手哭著說不想去學校,吵著說要和她一起去上班。那應該是一段灑滿了灰塵的時光了,可她仍舊記得那么清晰,仿佛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的事兒一般。她摸了摸口袋里的兩顆糖,想著過去安慰那個孩子,然而最后沒有站起來。只因她猛然想起之前婦女,青年以及中年男子們用像看待精神病人一樣的目光盯得她感覺到渾身冰冷,即便是六月的烈日也無法融化掉心中的那塊冰。她只是長長地嘆了嘆氣,低下頭沉思著些什么。

  坐得久了,她便杵著拐杖慢慢地站起來,蹣跚著走到隔壁的門前輕輕地拍了幾下鐵門,沒有任何回應。“咚咚咚——”她又敲了起來,而門依舊毫無所動地立在她的面前。接著,她慢慢地將拐杖靠在墻壁上,雙手攀扶著鐵門,腳后跟一點一點地往上提,左眼對著門上的貓眼兒。她的腿微微地顫動著,腳跟忽上忽下,腳尖忽左忽右,臉上如無風時的湖面般平靜,眼眸里卻盡是傾斜著一種莫名的凄楚和悲涼。她再次嘆了口氣,伸手撂過拐杖,一步一步地走到窗那頭去。盛夏里的艷陽將熾熱的光投進窗來,而她卻仿佛是處在寒冬中的漫漫長夜之中,身旁沒有火爐,沒有熱鬧,只有無盡的黑暗與凄清。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