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家婆的小故事

小故事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小時候喜歡白天,以為藍藍的天,白白的云,加上幾個小伙伴一起嬉戲玩鬧,沒有邪惡的熊家婆來抓我們,就覺得那樣的好幸福;長大后,卻更偏愛黑夜,覺得白天將所有的事物都真實的展現在我們面前,真實得有點殘酷,定型的世界顯得自己好蒼白無力。黑夜,給了遐想無數個可能性,而熊家婆永遠都不會來……

  晚上里的熊家婆

  最討厭黑夜了。小時候,不乖乖睡覺,媽媽就常在耳邊說:晚上熊家婆會出來,專挑睜著眼睛的小孩子,把他們抓去當飯吃,熊家婆一身黒黒的有很長的毛,還有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它的牙齒比狗的牙齒還鋒利,爪子比毛的爪子還尖銳,眼神比狼還兇惡……每每聽到此處,我就把整個身子蜷縮在被窩里,屏住呼吸,怕它來了聞出人味來把我抓走,直到自己快堅持不住快要窒息的時候才小心翼翼的深呼吸,祈禱著白天趕快降臨……

  小時候的白天,我就是姐姐一群死黨的跟屁蟲,和他們一起跳繩、捉迷藏、玩泥巴、去附近的農場摘花、偷水果,利用年齡小的優勢尋求特殊待遇,他們都得讓著我,給我一點陽光,我就可以燦爛好久好久。現在想起來,反思自己的體育考試跑、跳都不合格,原因就出來了,要是他們當時一視同仁該有多好,沒準兒一名體育健將從此誕生了也不一定。唉!才能就這樣被湮滅了,那段時光,一去不復返了。

  白天里的熊家婆

  細細的觀賞白天的美景無非是閑得發霉的時候與好友結伴出行,那樣的日子屈指可數,宅女們最鐘愛的始終是電腦上豐富多彩的電影資源與無窮盡的肥皂劇,我也不例外,對于出游的熱衷早已灰飛煙滅,不知不覺自己墮入了一個人封閉的頹廢中。

  喜歡坐公車,隨著學校地點的轉移,我獨自在城市的各個角落穿行,凡是公交能到的地方,我盡量減少坐大巴。我總愛坐在公交靠窗的位置,選擇離街景最近的一邊,選擇最愜意的坐姿觀賞沿途的風景,可是白天車水馬龍的喧囂,空氣急劇的凝重、人潮的川流不息、緊湊的節奏與我的期望格格不入,唯有望著蒼茫的天空,定格一片云朵,卻不想它也會風吹云散,不留一絲痕跡,視線里的所有東西都已經定格,不盡如人意。

  黑夜卻不同。同樣的街景,卻在燈光的映襯下或隱或現,昏黃的燈光,參差的斑駁的樹影,即便峭楞楞如鬼一般,卻幽靜寧謐得讓人可以享受無邊的暢。還有穿流的車輛,帶著燦爛的光亮,可以無數次將我從無邊的黑的世界漸進地帶到有閃光燈照耀的舞臺,再逐漸退出,這般經歷,讓我流連忘返。再說說周圍的萬家燈火,夜晚,是每個在外奔波人回家的時候,當疲憊我的人在一天堅強的忙碌之后,終可以丟掉偽裝的外殼,回歸最本真的自己,那個始終如一的堅持——家,總在敞開懷抱歡迎你,看到那盞屬于自己的燈火,就覺得幸福。突然想到那句:那在寂寞里奔馳的勇士,不畏懼前驅,不憚于挑戰,他害怕的是沒有一盞喚他歸去的燈。突然覺得,夜晚是多么溫馨的一個場景,所有的美事都會發生。

  再不會想起那個可惡的熊家婆,他只是腦海里的幻影,卻不曾想,曾經喜歡白天的明晰真實,潛意識里已將它當成熊家婆,難以接受,抗拒他的靠近,我的世界黑白已顛倒……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