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夏暮,那一年的花語散文

花語 時間:2018-11-13 我要投稿

  “如果沒有夏沐的出現,是否你跟我就會這樣一直下去?一直到白頭?暖暖,我好想你......”一身青衣男子望著窗前掛著的一副畫,喃喃自語,畫中少女一副天真無邪。男子陷入了深深地回憶之中......

  那一年的夏日,那一年的夏目我們都沒有忘記,然而我們忘記的是時間,還有,我們自己,還有,那,純真的笑臉......

  夏日的陽光透過稀疏的樹葉照射進來,照射在暖暖的臉上,暖暖伸了伸懶腰,每次不想去學堂的時候暖暖都會躲在樹上睡覺。可卻急壞了大家,每當這時家里的仆人都會忙前忙后的找她,可卻沒人知道她在哪。總是這樣無厘頭的找,以為她在這里時她又會跑到另一邊,“暖暖你真的很淘氣!”刺目的陽光照射在眼上,伸手擋在雙目上,“我哪有淘氣,是他們太笨了,不怪我.......”懶懶的語氣透著不滿又似撒嬌。“快點下去了,不然林伯該生氣了!”“知道啦,知道啦,怎么過了這么多年還是這么啰嗦......”以為樹下前行之人聽不到的喃喃囈語,其實早已一字不差的落入耳中。“暖暖,這些年我是不是太寵你了!”話里滿是濃濃的愛意,蘇淺未曾覺查到暖暖的異樣。跳下樹,往前走去,嘴角微微上揚似是回憶,似是沉思。

  初見暖暖時也是這般,也是在這半夏。暖暖不知躲在什么地方,仆人急急忙忙尋她。而他發現了她的身影,那時暖暖看到陌生的蘇淺很是好奇。極少有陌生人來這里,暖暖便想從樹下跳下問他是誰,沒想到腳下一滑直接摔在了盯著她看的蘇淺身上。看著摔在自己身上緊閉著雙目的暖暖,蘇淺笑了笑,覺得她就像迷失在森林的精靈。是那樣的可愛。父親帶著他到來這里做客,父親跟暖暖的父親林洛是很要好的朋友。蘇淺初見暖暖便喜歡上了她,也是在那時便決定這輩子都會守護暖暖。

  那時他就在想:

  恍若時間可以定格,我愿用余生交換,只為守候在你身旁,哪怕只是遠遠的凝望,哪怕付出我所有的,我,此生亦足矣......

  略帶責備的話語響起,暖暖正準備要往下跳,忽然間聽見這句話,著實嚇了一跳,腳下一滑凈是摔了下來。大叫一聲便往下墜落,蘇淺聽到聲音準備前去接住暖暖時,有一人比他更快接住了暖暖,一身白衣的夏沐雙手摟著暖暖,看著那驚魂未定的小人兒,沒有等到疼痛,暖暖睜開眼,那粘著淚珠的睫毛在陽光照射下微微閃動著,就像精靈般在舞動。暖暖靠在夏沐的懷里,如墨的的發絲纏綿在風中,是那般的唯美,讓人不忍打破這幅畫面。

  蘇淺看著暖暖快要摔下來的時候很是著急,想以最快的速度去接住暖暖,但他沒想到夏沐會比他更快,看著他們的樣子,夏沐抱著暖暖“深情”的看著暖暖。蘇淺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很難受。也很自責,手緊緊的握著,指甲深入肉里的痛都未能察覺......

  誰都未曾想就是這樣的一幅畫面,這樣一次無意的舉動,便以把三個人的命運綁在一起,從此他們命運也改變了......

  “暖暖,你沒事吧!”遠處看到這一幕的林洛走過來,眼中滿是擔心與寵愛,聽到聲音夏沐放下暖暖,暖暖搖搖頭說“沒事!”,林洛仔細檢查了一邊然后放心的說“以后別再爬那么高了,知道嗎?”暖暖趴在林洛的懷里弱弱的說“還不是蘇淺嚇我,不然我才不會摔下來呢......”林洛無奈的搖搖頭說“你呀,就是這些年被我和蘇淺寵壞了!”暖暖朝著蘇淺做了個鬼臉,蘇淺扶額搖搖頭無言以對。看暖暖沒事,林洛放下暖暖,介紹起救下暖暖的人。“暖暖,蘇淺,這是夏沐,夏家的小兒子,以后他就是你的玩伴了,可不許欺負他,知道嗎?”“知道了!”暖暖轉身伸出手很開心的笑著說“我叫暖暖,我們以后就可以一起玩了!”夏沐有點驚訝暖暖的舉動,看著林洛,又看了看暖暖,終是沒有伸出手,暖暖有點急了,伸出另一只手拉過夏沐的手放在之前伸出的手中緊緊的握著。見暖暖這樣的舉動,夏沐皺起眉頭,害怕林洛說他不懂事,夏沐看了眼林洛,見林洛沒有反對,眼中滿滿的都是對暖暖的寵愛,便也放下心來也對暖暖笑了笑。蘇淺看著握在一起的倆只小手很是刺眼,不知道為什么覺得很不順眼。緊緊地盯著握著的小手皺起眉頭,周身冷冷的。或許是蘇淺的目光太過陰冷,又或許是暖暖想起了蘇淺,放開夏沐的手跑到蘇淺的跟前,拉起他的手又拉起夏沐的手放在一起,大聲的說,又像是在宣誓“以后我們可以在一起玩了......”

  暖暖在放開夏沐的手的時候夏沐心里有淡淡的失落,就那樣握著她小巧的手,看著那開心的笑臉,竟有股暖流直抵心底。曾以為自己的冰封的心再也不會打開,就此孤獨終老。在看到暖暖快要掉到地上的時候來不及思考,身體先一步做出了反應。看著她安然落入懷中,懸著的心也放下了。抱著她小小的身體,看著她在懷里微微顫抖的身體,緊閉著的雙目,心暮然疼起來。不知道這是什么樣的感覺,只知道就想這樣抱著懷里的人兒直到天盡頭......

  蘇淺看著夏沐,眼中冷冷的。他不喜歡夏沐這個人,很不喜歡。望著夏沐看暖暖的神情,蘇淺心里很悶,感覺暖暖會離他越來越遠。他看著暖暖,卻又不像在看著她,“暖暖是我的,誰都搶不走,他在心里咆哮著......”他握著暖暖的手越來越緊......暖暖沉浸在夏沐到來的喜悅中,沒有看到蘇淺的變化。知道手中傳來陣陣疼痛,她才轉過頭對蘇淺說“蘇淺,你可以把手放開嗎?我的手......”蘇淺聽到暖暖叫他放開手,不由望著夏沐一聲不吭,冷冷的說“不放!”把暖暖的手握得更緊了。暖暖疼的眼里都是淚,夏沐看著暖暖的變化,心不由得一緊。抬手朝著蘇淺拍了一掌,蘇淺分心迎了上去,握著暖暖的手松了。暖暖趁機抽回了紅腫的手,看暖暖的手已經抽回,夏沐停止了對蘇淺的攻擊。蘇淺看沐停止對他的攻擊也停了下來,怒視著夏沐“為什么攻擊我?”夏沐沒有理會蘇淺,走到暖暖的身邊,牽起暖暖紅腫的小手,皺起眉頭,然后從懷中拿出一只玉瓶,倒出一粒藥丸捏碎涂抹在暖暖紅腫的小手上。暖暖抬起掛著淚珠的臉對夏沐說“謝謝!” 夏沐拿出手帕給暖暖擦干了眼淚溫柔的說“這個藥抹上一會就不疼了。”蘇淺看著夏沐的動作,很是氣憤,可看到暖暖紅腫的小手時微微一愣,才想到剛才自己想事情想的太深入握著暖暖的手越來越緊,最后把她的手傷到了。看著她臉上的淚珠心很痛,也很自責。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辦。

  林洛走過來看著夏沐擦著暖暖的眼淚,而蘇淺站在不遠處,想著剛才在暗中看到的一切。皺著眉頭不悅的說“暖暖,怎么哭了!”暖暖撲進林洛的懷里慘兮兮的舉著自己已經抹過藥的小手說“爸爸,我的手疼。”她沒有說是誰弄傷的,但暖暖不說他也知道,他知道暖暖是在保護蘇淺,不想蘇淺受到懲罰。林洛裝作什么都不知道也沒說什么,牽著暖暖的手走了,暖暖轉過頭叫蘇淺跟夏沐快點,蘇淺略一頓便跟前去。夏沐望著蘇淺的背影沉思,聽見暖暖的聲音便也跟上前去......

  夏沐看著蘇淺與暖暖的背影,想著剛才蘇淺擦身是略帶警告的眼神。他便知道暖暖不會屬于他,感受著手心殘留的溫暖。想著那如精靈般的少女,夏沐覺得蘇淺不是暖暖值得托付的人。蘇淺給你不了暖暖幸福......

  夏日的目光透過稀稀淺淺的枝葉照射在幾人的背影上,把每個人的影子拉長。然后重疊,就像他們的命運一樣重疊在一起。是無法逃離還是無法叛逆。就算拼命的想要逃離最后還是會回到原點,回到最初的命運之始......

  “半夏的季節總是過得這樣快,時間在指尖輕輕淺唱著流年忘川的夢落。花開的半夏,散落的是誰的心,花落的無聲刺痛著少年的眼。暮光傾城,你卻以不在屬于我,那婉轉綿綿的秋風吹起了那不曾飄起的衣裙。是誰牽起那柔荑在風中翩舞,月色下是誰低吟醉墨書香......”暖暖看著這樣的句子,不禁眼中泛起了淚花,慵懶半臥的身子微微坐起。淚眼朦朧的望著即將落幕的夕陽,陷入自己的世界中。那里有她最美好的記憶,最歡樂的笑聲。也只有在讀到這類的句子時才會微微沉浸在那無聲的疼痛中......

  蘇淺害怕夏沐奪走暖暖,便處處針對夏沐。然而暖暖卻處處維護夏沐,跟夏沐走的越來越近,反而忽略了蘇淺。每每見暖暖對手夏沐笑的那么開心,蘇淺對夏沐的憎恨便多一分。其實他不知道,暖暖喜歡的人一直是他。她把夏沐當朋友,可她卻忘了她的身份注定是沒有朋友的......每次跟蘇淺吵完架后暖暖都會偷偷的躲起來哭,每次夏沐望著暖暖的眼淚時心都會疼。可他知道暖暖的眼淚不是為他流的,她喜歡的是蘇淺,她的眼淚也只會為蘇淺流......然而這一切蘇淺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是夏沐的出現把暖暖從他身邊奪走了,他心里很恨夏沐。隨著林洛對夏沐的態度的轉變,蘇淺心里的恨更加深了。正因為這種恨從而使他做出了他這輩子最后悔的的事......

  依舊是半夏,可風中卻傳來微妙的氣息,而這一切不過是源于再過三個月便是暖暖的成人禮。暖暖,沉浸在喜悅中。卻不知命運的輪盤已悄然改變......

  暖暖的成人禮在夏末舉行,那一夜,花開的吒紫嫣紅。林洛很疼愛暖暖,總會把最好的給她。當暖暖穿著白色的禮服出現時,人們感贊嘆造物主。蘇淺跟夏沐都看到了暖暖,暖暖也看到了他們,對著他們笑了笑。那一笑所有的花都“謝”了。蘇淺望著暖暖,心底想著自己的計劃,原來蘇淺看著暖暖離他越來越遠,林洛也對他越來越嚴格,他便想著取代林洛的位置順便把夏沐殺了,這樣暖暖就會成為他一個人的,而他選擇的日子就是今夜,因為他無意間聽到今夜林洛會把暖暖的婚事定下來,他不容許除了他之外的人得到暖暖,暖暖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今夜是暖暖的成人禮,林洛為暖暖舉辦了很隆重的宴會,而蘇淺的人也趁機混在人群中,只能蘇淺一聲令下便喧賓奪主。而這一切林洛,夏沐,暖暖都不知道,他們沉浸在喜悅之中。殊不知一場殺戮即將展開......

  暴風來的太過猛烈,讓人沒有一絲準備。暖暖抱著倒地的林洛,眼神空洞的讓人心疼。蘇淺望著暖暖在風中搖搖欲墜的樣子,心中很是不忍。想向前想把暖暖抱入懷中,可夏沐卻擋住了蘇淺,他怕蘇淺再傷害暖暖。望著站在不遠處的蘇淺,暖暖好似不認識他一般冷冷的說“蘇淺,這是為什么?”蘇淺聽著她聽著她冷冷的質問,看著她淡漠的神情。微微一愣仰天狂笑道“為什么?!”看著夏沐癲狂的說“因為他!!!因為他的出現,你不再理會我。你處處護著夏沐,連林洛也對他另眼相看,對我處處刁難。暖暖,我從小就喜歡你,所以你是我的,誰都搶不走......”暖暖聽到蘇淺這樣的話沒有任何反應,抱著林洛轉身慢慢的向前走去。夏沐護在暖暖左右,以防蘇淺傷害她。蘇淺看著暖暖要走,攔在路中間說“暖暖,不要走,你是我的,你不能走。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我害怕失去你,所以才這樣做的,原諒我......”“求求你,不要離開,我真的是太害怕失去你了,暖暖.,求求你,暖暖.....”暖暖看著蘇淺沉默了一會說“蘇淺,你知道嗎,我從小就喜歡你。我只把夏沐當朋友,父親之所以舉辦這么隆重的宴會就是要把你我的婚事定下來,可你卻......蘇淺,你真的太令我是失望了,我們從此情斷意決......”說著便轉身離去不帶一絲浮云,可只有夏沐看到了她眼中的淚。

  不是太她過絕情,而是她心碎的痛沒人看的到......

  蘇淺聽著暖暖不帶任何溫度的話,抬起頭,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想伸手抓住,卻不知要用什么理由挽留。頹然間才發現自己口中的愛已經不在是“愛”了......

  夏沐跟著暖暖的腳步走到了那個他們三個相識的地方,那里依舊如當初他們相識的一樣。未曾改變,可那里真的沒有改變嗎!!!

  若,沒有當初的相識。是否,就不會有如今的分離。

  這句話是在很久以后暖暖沐浴著溫和的夕陽望著飄落的葉,背對著站在陰影里的夏沐淺淺的說,然后輕笑,滑入重重夜幕之中......

  夢境的真真幻幻,暗暗夢璃

  看不透的死誰的心,砍頭的又是誰的笑

  幻化成影,暗夜澀淺醉夢幾許殤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