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的張力因素研究的論文

建筑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在當今年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行為中,人們更多關注的是設計流派和設計風格。通常人們討論作品時,經常解釋某設計作品是屬于“現代派”,某設計作品屬于“后現代派”的話語。在這種評價模式中,會誘導設計師的思維容易囿于“風格”與“流派”的歸屬性的思維限定上。我在近期的建筑藝術設計實踐中,對一些設計案例進行了思考,一個觀點是從風格流派以外的因素思考建筑與環境設計,從設計本體的精神內涵中,尋找內在的精神價值因素。有一點體會是:建筑環境藝術中的還有一種不可乎視的視覺因素“張力”。它更多的是給人一種精神上的啟示,形成特質的美感,建筑與環境藝術與其他的人類藝術與文化有著千絲萬屢的聯系。“張力”在繪畫,戲劇舞臺表演等藝術中均有著廣泛的體現,如《水墨繪畫中的“張力”》展覽的成功舉辦,水墨畫中體現出的黑白,線和塊面的對比,有強烈的視覺沖擊力,稱為張力。2007年在北京先鋒小劇場,實驗話劇《滿城都是金子塔》中的演出劇照,燈觀光,服飾,道具以及人物的動作“張力”的形式因素都蘊含其中。張力因素的其中主要表現形式及相關理論有:

  一“張力”因素在多種藝術形式中的表現及相關理論

  1“張力”因素在相關藝術門類中的體現

  比如:在古希臘著名的雕塑《擲鐵餅者》其中運動員轉體揚手試圖將鐵擲出的前一瞬間,身體的動態姿勢。于靜中見出動來。雕塑刻畫的人物形式動態與預期,構成整體視覺形象中傳達的信息,形成“張力”視覺因素。科學家李政道說“空是一個無物質的狀態,它恐怕是最靜態的實體,但是,由于相互作用不可能切斷真空中仍充滿能量的漲落”。可見世界處在一個充滿能量關系的存在。能量關系的漲落,在設計作品中的體現就形成視覺上的“張力”因素。

  2關于“張力”對比因素的關系在作品中的表現

  如在書法藝術中作品的體現,比如顏真卿的行楷混合字貼《裴將軍貼》行書和楷書合理同置,形成視覺上的對比效果,形成比較振憾的沖擊力。給人以“張力”感的印象。在繪畫藝術中“張力”表現為一種視覺沖擊力,如當代水墨藝術作品展中,水墨點線,干枯,濃淡的形式變化,產生視覺的刺激,反映在欣賞者的頭腦中,產生“張力”印象。在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場景中精神因素給人的影響力越來越凸顯,激發著人們的潛意識,西方格式塔心理學理論中認為:形式和人的潛意識形成“同構”時,會產生強烈的精神共鳴,“張力”的視覺因素應該是一種“同構”。是一種作品信息和欣賞者人的視覺神經產生共鳴的現象。是筆者設計的一個綜合樓的門廳,作品中地面中線造型的構成形式,立面的斜線的平面排列組合形式,以及天花的造型手法,服務臺區域的構成,通過空間中造型的韻律與重復的形式組合,形成一種視覺上的“張力”感。

  3構成手法在形成“張力”視覺因素中起的作用。

  三大構成是創造人造物質形態的基本方法,研究如何創造形象,形與形之間怎樣組合,以及形象排列的方法。構成應用在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的成效越發顯著,而“張力”的體現多以構成的手法來實施,如在平面構成中有一些作品體現了“張力”的因素,如(圖C)作品中通過文字“俑”的變形與人物圖案的組合與對比。使人有強烈的視覺感知力,精神有一種擴張的效果,它是通過漸變構成的手法,使基本形成骨骼逐漸地、有規律地循序變動,產生節奏感和韻律感,給人以空間感和運動感或者產生起伏法動的視覺效果。因而可以看出在建筑與環境設計中要有意識地采用構成的手法,表現空間藝術的“張力”效果。再例如(圖D)空間以幾何構成形式設計的室內空間氣氛,在整體藍色調中,以各種幾何形體,不等規矩排列,新穎獨特,從而充滿視覺“張力”感,空間的設計以構成中的重復,漸變,特異,對比,等構成手法的成功運用,從而營造出了特定空間,其中的三角形立體造型與重復直線的對比感,形成的“張力”因素,恰到好處地形成特定的整體效果。

  4格式塔心理學以及蘇珊朗格理論下的“張力”視覺因素

  依據格式塔心理學中的“同形論”(Isomorphism)原理,也是“張力”視覺因素的重要理論依據之一,所謂“同形論”乃是格式塔心理學在強調知覺整體性的基礎上提出的又一重要心理學假說,即“經驗的空間秩序在結構上總是和作為基礎的大腦分布的機能秩序是同一的”。根據這一原理,一種知覺經驗的形式總是同一定的刺激形式相對應,當另一種不同性質的刺激產生時,如果在形式上對應于相同的知覺經驗的形式,便會引起與前一種剌激結果相同的心理反應。韋太默爾最早利用以動現象(Phi-phe-nomenon)的研究成果證明了這一原理,指出似動與真動之所以給人以類似的感覺,就在于對應這兩種經驗的大腦皮質過程是一致的。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格式塔心理學的異質同構學說。蘇珊朗格在論證藝術如何實現其情感與視覺意義這一問題時,指出“藝術用為情感的非推理的,不完全的象征,即它與被象征物之間必須具有某種共同的邏輯結構,與人類的情感形式——增強與減弱,流動與休止,沖突與解決,以及加速,抑制,極度興奮,平緩和微妙的激發,夢的消失等等形式,——在邏輯上有著驚人的一致,這不是單純的喜悅與悲哀,而是與頭腦中在深刻程度上,感受事物的強度,簡潔和永恒流動中的一致,是用一種純粹的精確的形式,相互組合而成。”朗格的這一見解非常重要,表明情感是在形式對比變化中傳達出信息,“張力”因素的潛在性和視覺情感中的思維是互通的。同樣在設計藝術表達情感的符號呈現與人類情感的共鳴性,在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張力”的視覺因素形成的緣源,在蘇珊朗格的哲學理論中有啟發性的闡述,可以從理論的角度證實到,在從事建筑與環境設計或觀賞時,摒棄用以文學解說的方式,解讀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作品,應思考運用隱喻聯想式的方式詮釋設計內涵、采用三大構成的方式進行創新思維,關注“張力”視覺因素在建筑與環境設計中的精神因素表達,能啟發出新的情感體驗與維度。

  二“張力”視覺因素在建筑環境藝術設計中的具體表現。

  1“張力”因素在博大美的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的體現。

  情感藝術的表達存在于我們日常的方方面面,人們的穿著和行為方式都不同程度的流露出每個人的審美和情感。在建筑與環境中藝術的設計同樣也顯示一種審美視覺感染力。如(圖E)這是一個共享大廳,給人一種視覺“張力”印象,天花略帶弧形的造型,深色而有厚重感的立面與透光的天花和單一的地面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有一種擴張感,形式簡單,但使人感覺挺豐富,有節奏和韻律整體,空間高大并不空曠,厚重并不壓抑,靈動而不失端莊,粗曠而不失透美,大氣而博大,如同弓線拉滿時的緊張感,同時也給人一種精神感召力。體現出格式塔心理學理論中心理學中的“同形論”(Isomorphism)原理,形成“同構”現象,同時作品充分體現出,通過構成設計手法而彰顯出的“張力”形式美,傳達出建筑與環境設計作品中所呈現的精神因素魅力。

  2繁與簡而形成的“張力”視覺因素在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的表現。

  在菲利浦;約翰遜設計的水晶教堂中,如,傾斜的透視效果,清爽與厚重的建筑整體形成的對比感,淺棕色家具與主題黃色有一種厚重的美感,簡潔體塊與繁多座椅的對比關系,在大的塊面中體現了復雜光效果的靈動變化,重復繁多的天花細部形成與大空間對比雅藝術效果,動感透視空間與靜態縱深造型之間行成的印象,運用了平面構成的重復,漸變,立體構成中的體量空間變化手法,從而使整體空間在視覺上給人一種精神上繁與簡的“張力”因素情懷。總之,當今建筑與環境藝術設計中的功能性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已能夠滿足了人們的物質需求,隨著后現代主義思潮響影廣泛的今天,人們越來越關注建筑與環境給人們精神上帶來的深度和廣度,當然在注重表現精神層面時,對功能因素也更能使之完善,因而在上述例證中,想用來闡述的是建筑環境藝術的設計中“張力”視覺因素,是表達人類精神層面中是不可忽視的一種現象。解讀設計作品時,多思考一些視覺精神因素的現象,在建筑與環境設計實踐中運用“張力”視覺因素,用構成的手法,更好地展示人類的精神訴求,來作為設計維度中精神形式的傳達,從而創造更加宜人的建筑空間。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