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建筑中滲透性手法研究論文

建筑畢業論文 時間:2019-03-25 我要投稿

  引言

  “滲透”一詞比喻一種勢力逐漸進入到其他方面,也指水文地質學、物理學等專業方面用詞。本文吸收以上詞語詮釋中的某些意項,提出“建筑滲透性”,即建筑學范疇的專門術語,由“滲透”“滲透性”概念引申而來。具體指兩種不同性質的物質在鄰接時產生的相互作用,強調相交界面處的軟化。在傳統建筑中,滲透性通過多種中介(實體或虛體)來實現,構筑手法多樣,層次豐富。研究中國傳統建筑中滲透性的手法,形成一種有實踐意義的建筑設計方法或借鑒,于中國建筑的傳承和創新都具有積極意義。

  1實體上的滲透手法

  實體上的滲透主要通過內外環境的相似來實現,具體可以從色彩及材質、構造方法等方面進行分析。

  1)低純度的色彩。眾所周知,自然界中的色彩以低純度為主,人類對建筑的色彩屬性趨向以自然為主,故普通民居以及寺廟、書院、祠堂等民間建筑都呈現樸素的色彩,樸素淡雅。只有皇家建筑以及孔廟是紅墻黃瓦,即便如此,其室內陳設也為灰色調。這種裝飾方式充分體現人們的意愿,使人們獲得與在外界自然中相近的感受,實現色彩上的交流,也和環境相協調。

  2)自由的形態。人與自然的關系從來就是密不可分的,人類在自然環境中生存,依賴自然。自然界中的物體幾乎都帶有自然曲線紋理,由于人類對周邊環境的依賴性,自然而然易對造型柔和質感豐富的物體產生親切感。從中國傳統建筑的基本造型要素———線條來分析,即可以發現對自然環境的順應:曲線元素體現在屋面、屋脊裝飾、窗欞、園林小徑、池塘岸堤等方面,這些曲線不同于西方的幾何形的曲線的理性,比較自由,自然的形態在其中得到了良好的滲透。而在建筑構架,門窗等部分體現出的直線元素與曲線適當結合,共同烘托自然的外部環境。

  3)源于自然的材料。傳統建筑材料大多取自自然。例如民間建筑采用的泥土、茅草、木材等;官式建筑采用的陶筒、青磚等。在某些山地環境中,由于當地石材豐富,傳統建筑對外墻材質的處理顯得尤為細膩。上述做法體現了人類建筑行為與自然的密切關系,保持了室內外材質的一致性。

  2虛體上的滲透手法

  虛體上的滲透即空間視覺上的融合,可通過廊道和門窗洞口的設置來實現。

  1)廊道的使用。廊指建筑由室外到室內的過渡性空間,是傳統建筑的一個顯著特征,可以形成類似于現代建筑中“灰空間”的中介空間,與外界環境進行交流。例如檐廊,可使室內外空間形成柔順的過渡,立面效果亦顯得更加豐富,加上檐廊的深度,也為通透立面的設置提供了可能。在園林中還可利用廊道與單體建筑穿插組織,形成虛實結合的整體。這樣的布局使建筑能更好地跟自然界融合,形成室內外的空間滲透。例如石林小院中廊道“靜中觀”,隨著兩側空間的互相滲透,每一側空間內的景物都互為對方遠景,從內至外空間滲透,層次豐富。

  2)透雕隔扇。中國傳統木結構建筑為梁柱承重,隔扇可做對外的門、窗,也可以做內部的隔斷,中間一般透雕各種圖案,雕刻的疏密程度決定了界面的通透性。在需要空間上完全連通的時候,將隔扇打開即可。建筑這樣透空窗口的大量使用使得被分隔的空間相互連通、滲透,其效果非常顯著。室外空間透過各種方式滲透到了室內,建筑的室內外空間沒有一個明顯的界限。

  3從傳統建筑滲透性手法中得到的啟示

  吳良鏞院士在《建筑學的未來》中談到建筑學發展的若干基本戰略時提出“人需要與自然相互依存”,從傳統建筑滲透性手法中得到啟示,將對未來建筑與環境的創造提供新的思考,我們應該從歷史的沉淀中尋找精華作為建構未來的基礎。

  1)合理利用地形,減少對自然的破壞。建筑尤其是山地建筑,應盡量減少對地面的開挖和平整地面的土方量,以錯層、臺階式等形式與地表聯系,形成高低錯落的建筑底面,加強與自然對話。

  2)建筑形態盡量貼近自然。大型建筑一般容易對原有環境造成較大影響,可以利用建筑頂部空間進行適當造型。通過退臺、挑臺等方法形成建筑相對自由的形態,從視覺上達到與自然的互相滲透,還可采用與自然材料相似或相近質感的材料進行裝飾。

  3)空間滲透。院墻設漏窗、空窗,可與墻體另一側的空間發生交融,擴大兩側的空間感知,形成豐富的空間滲透。如嚴迅奇的九間堂別墅使用片墻、隔扇等方式分割空間,讓空間隨著使用者的活動,真正地流動起來。

  4建筑滲透性實例分析———以東莞南山溪谷項目為例

  2014年筆者參與了東莞南山溪谷項目的工作,對中國傳統建筑中滲透性手法的運用有了進一步的了解。這是一個投標方案。基地西南為城市綠線保護的延綿山丘,在基地處理時需最大可能地利用山體同時不對其形成破壞。主軸及水帶將小區分為三部分,北面的小高層區、東面的小高層區和西南角的別墅區。主軸線沿地勢形成,別墅軸線借山谷走勢形成溪谷空間,山體形成了對建筑的保護。小高層建筑底層架空,與庭院連成一片,共同組織成一個生動的自然空間;會所外形借用地形,形成跌落式的屋面,再加上通透的景墻,與自然形成和諧的關系;別墅區通過山水的結合同時引入并延續外部空間,將基地西南角的自然小峽谷引入山水交界處,整體呈“凹”字形平面,表現了良好的滲透性,并為序列性空間組織提供了基礎。小區建筑外表采用淡雅的素材,使用了嶺南建筑常用的一些材料。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