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中帶著苦澀的微笑經濟論文

經濟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10 我要投稿

  古典的勞動價值論在經濟學的近代史上遇到的麻煩是眾所周知的,但是,巫繼學教授稱“勞動價值論”在微笑,我反復看了巫教授的文章,卻看不出勞動價值論有何理由可以微笑。誠然,大家都已經認識到,西方經濟學閉口不談“價值”而多此一舉地談論“效用”的作法實際上是一種偽學術方法,認識到“價值”概念是經濟學無法回避的基本概念,但是,這種認知卻沒有緩解古典的勞動價值論所遇到的麻煩和尷尬,因為其問題恰恰是在“勞動”和“價值”兩個概念上的含混與謬誤。

  在對“勞動”的研究中,有“有效勞動”“無效勞動”這種劃分,然而這是一個悖論術語。為何說是悖論?勞動價值論本身核心的思想就是“勞動創造價值”,是以勞動量計量勞動產品的價值量。換句話說,人的行為之所以被成為“勞動”,就是因為它創造了價值,但凡創造價值,就一定是有創造價值之“效”的,如果不創造價值就不能稱為“勞動”了。或者說,所謂“無效勞動”并非“勞動”的一種,就像所謂的“負價值”也并非一種“價值”一樣。

  因為“有效”“無效”也是一種價值判斷,而價值是主觀的,引人而異的,故此,判斷有效無效沒有客觀的標準可以參照,而是引入而異的。比如工人給廠商打工,如果勞資協議上簽署的發薪條款當中沒有和產品的銷售掛鉤,那么,可以不依賴產品是否可以在市場上銷售出去而得到薪酬的工人的勞動,在工人自己看來就永遠是有效的。而在資方看來就不一定是有效的,因為還有賣不出去或者低于成本清貨的風險存在。工人以能否得到工資來判斷勞動服務的有效性,而廠商以產品是否可以賣出去來判斷支付的薪水是否有效,如果不能夠帶來利潤,廠商就會認為所有的費用成本都是“無效”的,當然包括支付給勞動服務的報酬。這時,對于提供勞動服務的工人來說,他已經可以“有效”地拿到自己的薪水了,當然也就認為其勞作是有效的了。

  如果員工的薪水和收益狀況掛鉤,那么工人的勞作是否被看成被承認創造價值的勞動就看具體情況而說了。比如建筑業拖欠建筑工人的工資,理由往往是房子還沒有賣出去,沒有貨幣回籠。假如工人接受工資發放和房屋銷售情況掛鉤這樣的薪酬條款,那么這種拖欠也是合乎游戲規則的。假如工人沒有簽訂這樣的薪酬條款,則拖欠就是違法的。

  提供勞動服務的員工沒有對廠商效益負責的責任和義務,員工一般會認為工廠的盈虧是廠商自己的責任,因此通常不會同意將工資和廠商盈虧狀況掛鉤,也就是說,只要提供了合約制定的勞動服務,勞動就應該是有效的,當然這個“有效”是對工人是否可以拿到工資而言的。如果沒有拿到工資,則往往會說自己“白干”了,但是一般人是不會認可“白干”的。

  交換是兩個私有者之間自愿發生的事情,如果利潤被當作勞動創造的產物而理應歸屬勞動力所有者,那么,廠商在這場交換中得到了什么?豈不是徒勞一場?這樣他就失去了參與勞資交換的行為動機。只要私有制被認可,則利潤就必然屬于資本的權益。馬克思的理論其實落腳點就在推翻私有制之上,是一套政治學說,因此,任何肯定私有制的存在合理性的經濟學理論都不可能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也不可能從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出發得到對今天這個對私有制有所肯定的時代的某種經濟學理論依據。

  西方微觀經濟學以理性人為研究對象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是,關于理性人的性質(趨利避害)的認識存在較大偏差,而且把“利”和“害”的范圍狹義化了。其實可以說,理性人是一個存在,而非一個假設。理性人是對正常人群行為具有合乎趨利避害動機的心理學認知的一種稱謂。當然,理性人“趨利避害”當中的“利”和“害”都是廣義的,而非狹義的金錢“贏”“虧”。

  從廣義的利、害角度看,不具有趨利避害動機的行為一定是不正常的。趨、避都是動詞,而且是一種描述主動的操作行為的動詞。從行為學的這種分析,交換如果被認為是主動的操作行為,那么一定是一個“價值不減”的過程。不減,在數學上就是“≥”,其中包含的“=”是交換的底線,也就是“底價”即價格區間的底線,也就是傳統的說法“等價交換”。

  通過商品生產實現價值積累和貨幣增值的過程中,包含著3個“2+2”交換過程其一是貨幣和生產資料的交換;其二是貨幣同勞動服務的交換;其三是貨幣同商品的交換。這3個交換過程當中涉及到4個私有者:生產資料所有者、持有貨幣的廠商、提供勞動服務的勞動者和、持有貨幣的消費者。其中每一個交換都注定是一個價值增加的過程。如果我們不承認產品從生產過程結束之后的商業過程是一個價值增加即“趨利”的過程,我們就面臨著無法用行為心理科學對商業行為進行解釋的困局。

  “剝削”一詞是經濟學本不應該使用然而卻頻繁使用的一個術語。這個術語的頻繁出現,表明經濟學并沒有認真區分經濟學和政治學的領地界限在哪里,盡管這個界限并不容易看清,說明經濟學對自己的對象和研究領域的認識尚有誤區。交換,本意當中就包含著公平自愿,而“剝削”完全是脫離公平自愿的原則的。而非公平的行為不可能列為經濟學的研究對象和領域,而只能是法學和政治學的研究對象。

  我們從古典的勞動價值論無法得到自愿的勞資交換當中存在剝削的結論。事實上,如果將在自愿的勞資交換當中的不得不接受價格底線的一方看作是被剝削者,那么廠商一方在勞資關系當中也經常性地處于被“剝削”的地位,當然實施剝削的不是普通的勞動服務提供者,而是具有特殊技能的人員,如技師、技術專家和管理專家等等,這個群體倚仗具有特殊才能而可以將價格落點推至價格區間的底線。

  特殊才能是一種天然特權,所謂“剝削”問題其實質是“分配”問題,而“分配”的原則自動物以來就是按照特權進行的,無所謂剝削不剝削。《西方經濟學的終結》指出,“分配”問題其實不應該是經濟學人染指的地方。要建立一套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定,不需要任何經濟學理論的幫助。

  古典勞動價值論的尷尬境地其實源于其自身,或者明確地說是來源于其對“勞動”、“價值”兩個重要概念的含混和錯誤認識。如果在這兩個基本概念上不能有效突破,如果不去追究勞動的本質而依然將世俗的“勞作”概念當成是經濟學的“勞動”概念、如果依然堅持錯誤的客觀價值論,恐怕是想笑也笑不起來的。而如果在這些概念上有所突破,則實屬一種完全不同的理論創新,這份金是難以貼在古典的勞動價值理論的臉上了。

  閱讀鏈接

  巫繼學:勞動價值論在微笑http://finance.sina.com.cn/economist/jingjixueren/20051207/09342179050.shtml

  拿什么拯救你:勞動價值論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438;

  拿什么拯救你:勞動價值論(續)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481;

  亙古未變的分配方式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081;

  價值不是一個客觀的概念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5867;

  從美國的植物人看經濟學的勞動理論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247;

  也對“按勞分配”說兩句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241;

  冷眼再瞥“按勞分配”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7911;

  勞動者身份沒那么重要 http://www.jjxj.com.cn/news_detail.jsp?keyno=6929;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