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地區經濟結構的演進與挑戰論文

經濟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12 我要投稿

  摘要:改革開放以來,東北地區經濟結構演進績效較低;經濟增長和結構調整面臨許多挑戰,其主要原因是產業問題和制度問題的雙重制約,為此,繼續推進東北地區產業轉型和制度變遷具有重大意義。

  關鍵詞:東北;產業結構演進;經濟績效

  東北地區老工業基地是建國以后形成的以重化工業為主的產業結構、國有經濟主導的所有制結構和計劃經濟體制最完善的經濟區。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宏觀戰略發生重大改變,宏觀環境的改變使東北地區原有的經濟結構和增長方式面臨巨大壓力,產業轉型和經濟體制轉軌成為改革以來東北地區最艱巨的任務。但實踐表明,改革以來東北地區經濟結構演進績效較低,經濟增長和結構調整仍面臨許多挑戰。

  一、改革開放以來東北地區經濟演進的績效

  1、經濟增長相對緩慢且效率低下。在1978―1998年間,全國GDP年均增長9.7%,而東北地區為8.7%,低于全國1個百分點。從要素貢獻看,高資本投入仍是東北地區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量。這20年中,東北地區的資本貢獻率為80%,勞動貢獻率為11.5%,全要素生產率貢獻為12.1%。其中遼寧和黑龍江的資本貢獻率超過90%,吉林為53.5%;全要素生產率吉林較高為29.7%,遼寧為6.5%,黑龍江最低為-0.17%。可見,經濟增長相對緩慢和效率低下是東北地區經濟增長的主要特征。

  2、產業演進停滯。改革開放以來,東北地區的結構問題不僅沒有得到根本改變,反而日益嚴重。首先,傳統的資源型產業喪失比較優勢。由于多年開采和粗放使用,煤炭、黑色金屬、石油等資源儲量減少,資源枯竭和開采成本上升,使建立在這些資源基礎上的東北地區原材料工業日益陷入困境。這在黑龍江的雞西、鶴崗等煤炭基地城市尤為突出。其次,傳統優勢產業競爭力低下。市場經濟中,產業的發展關鍵取決于產業市場競爭力。而競爭力低是東北產業發展的最直接制約。目前東北地區除石油天然氣開采業、石油加工業和黑色金屬冶煉及加工業這三個行業外,其余的行業市場占有率均在10%以下。許多傳統優勢產品由于競爭力低,市場日益萎縮。最后,新興產業發展緩慢,產業演進斷層。改革以來,東北地區經濟增長主要靠傳統產業推動,新興電子、通訊及高新技術產業增長緩慢,比重較低,無法成為主導力量。從改革以來增長率大于1的產業個數看,廣東、山東、福建等省份都在20個以上,其中廣東為30個,且這些產業主要是新興電子、新興機電。東北地區高增長行業僅為5個,且為傳統產業即石油天然氣開采業、黑色金屬采選業、電力工業、木材加工業。其中黑龍江最少,僅有電力工業,吉林的汽車工業也發展較快,但對整個東北地區貢獻相對較小。因此,產業結構績效低成為東北地區經濟增長的最直接表現。

  3、結構調整面臨巨大退出障礙。東北地區產業調整由于缺乏相應的體制條件,往往使調整無法有效進行。首先,社會保障體制落后是東北產業結構調整的最主要障礙。在東北地區,國企下崗規模最大的地區是遼寧,1998年下崗職工58.9萬,黑龍江為52.8萬,吉林為34萬,東北三省下崗職工占全國的1/4。而同時社會保障基金嚴重不足,東北地區的失業保險在200元以下,遼寧為168元,黑龍江為166元,吉林為168元,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由于社會保障體制的制約,使勞動力結構成為東北地區結構演進中最滯后的因素。在1978―1997年間,東北地區國有經濟產值比重年均下降1.5個百分點,而同期國有從業人員比重年均下降0.8個百分點,大大低于產值比重變化。其次,東北地區的重化工業和原材料的資產具有專用強的特點,產業退出需要巨大的費用,目前僅靠地方無法拿出這筆基金。最后,缺乏資本市場和民間及外資主體,也限制了產業進退。

  4、投資結構相對單一和日益嚴重的財政困境并存。改革以來,非國有經濟在東北地區投資比重逐漸上升,但國有經濟比重仍較高,1998年三省為67.45%,而同期廣東為43.58%,江蘇為39.5%。從投資來源看,國家預算內資金比重已居于次要位置,僅占3%以下;自籌成為主導來源,占68%左右,外資僅占11%左右。而同時東北三省的財政赤字自改革以來逐年上升,1997年,遼寧財政赤字為112.4億元,黑龍江為83.0億元,吉林為84.9億元。這樣,以高資本投入為特點的增長模式、地方自籌為主的資金來源格局,在地方財政困境下日益難以維系。

  5、所有制結構變動緩慢。改革以來,非國有經濟的發展速度和產值比重的高低成為決定地區經濟增長差異的重要因素。改革以來,東北地區的所有制結構變動相對緩慢,非國有經濟發展大大落后于全國平均水平。在1978―1997年間,全國國有工業產值比重下降了52.1%,年均下降3.3個百分點;而同期東北地區僅下降了27.8%,年均下降1.6個百分點,大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所有制結構變動大大滯后于全國進程。目前東北地區的國有經濟工業比重仍在50%以上,而全國為25%左右。從各工業所有制增長貢獻看,盡管非國有經濟發展快于國有經濟,但由于比重低,對增長的貢獻有限,國有工業仍為增長的主體。在1978―1997年間黑龍江的非國有工業的產值貢獻率為43.5%,吉林為39.8%,遼寧為53.6%。目前非國有經濟已成為決定中國工業增長速度和效率的主導因素,但自90年代末中國非國有經濟增長進入低增長期,同時國有經濟績效短期內難以明顯改善。未來10年內在這樣的背景下,在東北地區發展靠什么主體來推動是需要解決的困難問題。

  6、東北地區開放結構變動的低增長性。改革開放以來,對外貿易的增長和外資的大量進入成為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又一重要因素。在改革開放過程中,東北地區開放的特點是開放度低,開放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小。首先,從開放度看,1997年遼寧為21%,吉林為9.2%,黑龍江為6.1%,整個東北地區為12.1%,大大低于全國的20.3%平均水平。其次,外資比重低。如在1998年基本建設投資來源中,外資比重遼寧為12.2%,吉林為6.6%,黑龍江為5.7%,而同期廣東為21.2%。第三,對外開放與經濟增長相關性低。東北地區的外資企業普遍規模小,大型跨國公司投資少。外資產業分布主要在房地產業、輕工業等領域中,與東北地區產業關聯性較弱。90年代后,外資的規模、速度和對增長的貢獻都呈下降趨勢,其中黑龍江90年代以來出口的增長貢獻為負數。

  二、東北地區發展面臨的挑戰及問題

  通過分析我們認為:產業調整和產業升級仍是東北區經濟發展面臨的最艱難挑戰。改革至今,東北地區產業結構演進尚未步入良性階段,未來10年內產業發展困境會進一步加劇,理由是東北地區產業發展有四大障礙短期難以突破。首先,結構演進產業缺口嚴重。改革以來支撐東北經濟增長的主要是傳統產業,新興產業的比重在10年內難以超過傳統產業。而同期內目前東北地區支撐經濟增長的五大傳統支柱產業的發展環境會進一步惡化。其中石油天然氣開采業、黑色金屬采選業、木材加工業的資源條件將繼續惡化,生產成本將會上升,豐富資源基礎上的競爭優勢日益喪失。汽車、機械、石化等原本技術落后,競爭力不強,在加入WTO后的國際競爭中會日益表現出來,經濟增長靠什么拉動較難回答。其次,產業發展主體缺位。目前東北地區的國有經濟比重仍在50%以上,非國有經濟10年內對增長的貢獻難以達到主導優勢,盡管比重會超過50%。同時國有經濟的退出不會明顯改變,比重下降幅度有限。在產業分布中,目前東北地區非國有經濟在勞動密集型產業具有優勢,但在資本裝備率高、規模經濟高的產業并不具有優勢。產業發展靠國有經濟、外資還是民營難以回答。第三,再就業空間狹窄。勞動力結構調整的體制條件仍將限制勞動力的流動,再就業的產業空間有限。第四,資金缺口嚴重。在中央財政投入減少、地方財政赤字增加和民間、外資比重低的情況下,資金短缺仍將是一個重要制約。

  面對艱難的挑戰,東北地區未來的發展,需要對下述問題進行深層次的思考:

  1、發展非國有經濟具有增長效應嗎?近年來許多人認為在東北地區大力發展非國有經濟具有重大的增長效應,只要非國有經濟比重上升就會帶來地區經濟增長,非國有經濟是國有經濟的重要替代。但現實是改革以來,支撐東北地區經濟增長的并非是非國有經濟比重快速上升的產業,相反卻是那些國有經濟比重大的資源型壟斷產業。所有制結構的變化不僅體現為比重結構,還體現為行業布局結構,籠統的提出發展非國有經濟并不會有助于區域經濟增長和結構優化。在所在制結構調整中,非國有企業并非是國有企業的替代。在重化工業等沉淀成本大、中間需求占主導和產品關聯性強的產業,僅僅試圖通過發展非國有企業實現對低效率企業的替代,即試圖通過發揮所有制形式的替代效應來實現經濟增長,其作用是有限的,而且非國有經濟形式的增長空間也會受到限制。所以,東北地區所有制結構的調整不僅要發揮非國有經濟的替代效應,而且施過高效率非國有經濟形式的進入、重組原有的分工體系,以高效的非國有企業進入,實現整個產業鏈的效率提高,這是效率促進效應。在東北地區產業結構調整中,如何通過對原有的生產分工體系的重組,重點發揮非國有經濟的效率促進效應,具有特殊的意義。

  2、制度差異下的市場競爭具有增長意義嗎?改革以來,漸進的市場化改革和市場競爭的深入,成為中國經濟增長和結構優化的最重要力量。因此,市場競爭具有重要的增長意義。但在區域制度演進不均衡的條件下,全國的市場競爭程度的深化對于制度演進落后地區的產業發展是一種悲劇。市場競爭越強越充分,落后地區的產業發展越容易陷入困境。在制度差異化下的市場進入,會加劇區域經濟增長和區域產業績效的不平衡性。這種制度差異下的區域增長不平衡性,在地方分權體制下往往會誘發各種形式的地方或部門保護主義和行政干預,落后地區的行政性產業保護無疑會阻礙全國統一市場的形成,成為進一步改革的巨大阻力。解決區域產業的不平衡性,推進區域市場化進程,必須消除區域制度差異。東北產業問題與制度問題聯在一起且不可分割,產業約束和制度約束的結合成為東北地區轉軌中最大的難題,而解決這個難題必須將產業調整和制度創新有機結合,尋求二者的互動效應,單方面的解決模式不會取得成效。

  3、開放一定會促進經濟增長嗎?東北地區的現實說明,在對外開放過程中,進出口貿易的增長和外資的進入并非必然導致產業增長績效的提高。如果對外貿易和外資不能打破原有的生產分工體系,外資在地區主導產業體系中的局外進入和局部進入并不會促進產業增長績效的提高。進出口貿易的增長和外資的進入需要和產業內的生產分工體系特點相結合,否則不僅不會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反而會降低產業增長的績效。如何在中國加入WTO的條件下,利用外資和跨國公司解決東北地區具有高進退壁壘的重化工業和部分資源性產業的產業發展和資產重組,是一下步東北地區產業經濟發展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三、東北地區經濟結構調整的思路與政策選擇

  產業問題和制度問題的雙重相互制約是東北地區經濟增長低績效的主要原因,因此,未來東北地區經濟結構調整的基本思路是,繼續推進東北地區產業轉型和制度變遷,其中關鍵是構建二者相互促進的動態優化演進機制。主要政策建議如下:

  第一,加快社會保障體制的建設和完善,為勞動結構調整創造良好的體制環境,并多渠道解決下崗再就業問題。

  第二,構建國有經濟戰略調整中的國有經濟退出機制和非國有經濟的進入機制,通過不同所有制形式雙重進退機制的建設,實現所有制結構的優化。其中,關鍵是發展資本市場和促進大的非國有經濟主體的生成。

  第三,放棄產業的行政區域概念、產業的民族概念,打破傳統的生產分工體制,將加工工業納入大型跨國公司的國際分工體系之中。借助跨國公司的力量實現產業的大重組和大優化。

  第四,產業部門結構調整主要是實現用現代信息技術改造、提升傳統優勢產業和有重點的發展優勢高新技術產業,并大力推進衰退產業的順利退出。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