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區開發中若干策略的反思經濟論文

經濟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14 我要投稿

  開發西部是我國迎接新世紀挑戰的重大戰略決策,無論在經濟上、政治上都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我們要堅決貫徹,認真組織實施。但在開發的具體實施過程中需要一份冷靜,這種冷靜應該建立在實事求是和系統科學的思維的基礎上,綜合考慮資源─環境─經濟的協調發展。

  一、西北地區開發的關鍵性難題

  干旱化氣候的持續發展是我國的西北地區水資源匱乏、生態環境脆弱的根本原因。這種不利的自然條件不僅長期制約著西北地區的經濟發展,而且加劇的干旱化也是目前開發大西北所面臨的關鍵性難題。如何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以有限的水資源支撐更多的人口和更大的經濟規模,是實現西部開發面臨并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

  西北地區目前的經濟發展主要集中在各盆地之中,并且盆地也最具開發潛力。研究表明,西部地區盆地存在著水量的負均衡和鹽份向地表和盆地中心聚集的大趨勢。而在開發利用水資源的人為活動條件下,會導致局域水循環變化并導致水鹽失衡,進而影響土壤的水、鹽分布格局,而土壤中的水、鹽背景值及其分布又決定著植物種群、集群的自然選擇,并成為人為經濟─生態建設活動的自然基礎。因此,水、鹽時空分布變化及其生態環境效益的研究應成為制定西北開發規劃的首要工作。

  二、西北地區干旱化趨勢與水鹽失衡

  近年來,眾多科學家從各種角度揭示了我國西北,乃至北半球中緯度地區持續干旱的發展規律,其中最有說服力的證據來自兩方面的事實:一是全球沙漠化分布格局的變化;二是西藏高原隆升導致的環境變化。

  沙漠是極端干旱氣候的產物。我國西北是全球沙漠化面積最大、增長速度最快的地區。地質學的研究提供了西北干旱化持續發展的證據:由于地球板塊運動的擠壓,近200萬年間,我國青藏高原由平均高度1000-2000米升到4000-5000米,天山上升了近5000米,秦嶺上升了近2000米,造成了我國宏觀地形呈現以青藏高原為屋脊,向太平洋方向梯級下降的態勢。受此影響,北半球盛行的西風流由于受西部高原、山地的阻擋而分為兩支,北支從西伯利亞-蒙古一線進入我國,南支與印度洋暖濕氣流匯合從西南入境,形成了我國西北干旱,東南濕潤的宏觀氣候格局。在我國西部高原、山地的屏障作用下,盡管西風流可以攜帶少量大西洋水汽進入西北地區,但只能從高原掠過,近地大氣層含水量很少,致使西北地區,尤其是盆地中降水稀缺。這是造成我國西北持續干旱的基本原因,從而在西北發生了世界上最大的中緯度沙漠,并形成了沙漠外圍巨厚的黃土堆積。

  西北地區的干旱化是一種地質時空尺度的趨勢,有著非常長的延遲和放大效應。意味著我們西北地區的氣候干旱將長期存在。這種趨勢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因此,西北地區的開發與生態建設將是長期的艱巨的,并只能通過改善局域生態環境來抑制或減緩區域性氣候的干旱化。

  三、西北地區內陸封閉盆地的水鹽失衡

  西北地區干旱氣候帶來的直接結果是水資源極端匱乏和脆弱的生態環境。具體表現為水、鹽失衡,導致植物種群向極端方向(耐旱、耐鹽)演替。西北內陸盆地水分的輸入主要來自降水較豐富的山區,在山區降水量最大達600-700mm/年,盆地降水則在200mm/年以下,甚至不足50mm/年,而盆地中的蒸發力卻高達2000-3000mm/年。盆地降水稀缺,蒸發力強大的氣候條件決定了進入盆地的水分最終以蒸發輸出的方式為主,水分收支負均衡出現的概率很大。與此伴隨的是,鹽分沒有排匯出路,盆地將始終處于鹽分積累過程中,尤其是在局部流動系統和區域流動系統的匯水、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水中的含鹽量具有不斷增高的現象。

  大量事實表明,西北地區干旱化趨勢已經在中、小時空尺度可以清楚的識別。近幾十年中,羅布泊的消失,青海湖水位的持續下降和湖水礦化度的增高,慕士塔峰、博格達峰、祁連山冰川的退縮,新疆阿爾泰、伊梨地區、河西走廊林叢草甸面積的大幅度減少、種群退化……雖然不排除人為活動的影響,但在人口稀少、生產力相對很低的地區,如此大規模的生態退化,顯然與天然條件下區域干旱化發展趨勢有著重要的關聯,而人為活動的影響處于次要地位,僅僅對局域生態退化進程起了加劇作用。

  四、內陸封閉盆地的水分轉化與鹽份聚集

  內陸盆地對西北地區經濟發展至關重要。開發必須首先弄清盆地水分轉化與鹽份遷移聚集的客觀規律,在此基礎上才可能對水資源進行科學分配。

  內地盆地是陸表松散巖土和可溶鹽聚集的重要場所,也是地表水、地下水的匯集區。周邊山地的冰雪融水、大氣降水在向盆地匯集的過程中,將山區巖石和土壤中的可溶鹽帶入盆地,使內陸封閉盆地鹽分不斷增加,并存在著向地表和盆地中心集中的宏觀趨勢。

  大氣降水是鹽份的重要輸入方式,在我國干旱內陸盆地中大氣降水的含鹽量可達幾十毫克每升,最高可達0.2克/升。比我國沿海盆地高出3-4倍。在強烈的地表蒸發作用下,水失鹽留,形成土壤表面自然的鹽類積累。

  內陸河流扮演著溶濾和鹽份攜帶者的角色,把山區的可溶鹽帶入盆地。據測定,地表水在山口處的礦物度一般小于0.3-0.5克/升,而在河流中游礦化度則升至0.6-0.8克/升,到河流的尾閭湖區,礦化度可以增至數十克/升,甚至更高。

  地下水通過毛細上升將鹽份攜帶至地表。在內陸盆地中,由于降水稀少,蒸發、蒸騰作用強烈,土壤中來自上層的水分輸入嚴重匱乏,在地下水埋深小于臨界深度的地區,地下水毛細上升的水將水中的溶鹽轉至土壤表層聚集。

  由地下水的徑流排泄形成的鹽份遷移與聚集。研究表明,內陸盆地中的地下水從局部源區向局部匯區遷移的過程中,礦化度大幅度升高,從盆地上游的1.0-3.0毫克/升到中游的10克/升以上。地下水的徑流排泄返回地表則將大量的鹽份聚集在土壤表層。

  五、內陸封閉盆地水、鹽分布與土壤生態

  土壤是陸地植被生存、繁衍的環境因子。從某種意義上講,野生植物對生態環境的選擇主要是對土壤中水分、鹽分及溫度等理化指標的選擇。不同指標背景有不同的植物種群。研究表明,任何一種植物對水、鹽、溫度的要求都有最佳值域和可忍耐的極限值。例如,以胡楊、灰楊為代表的植物群落,最佳水、鹽條件是潛水埋深在1-5m,土壤水礦化度在0.5-3克/升,若潛水埋深超過10m,土壤水礦化度大于5克/升,它們就會處于受抑制狀態,甚至死亡,由紅柳代之。若水、鹽條件繼續惡化,紅柳也會消失,土地將成為鹽土或沙漠。

  在地表水分布區,植物種群總體表現為與河流相一致的條帶狀分布特征。在河流上游,往往以喜水、不耐鹽的植被為主,隨著河水鹽份的增高,形成喜水、喜鹽至喜水、耐鹽,直至寸草不生的鹽土地或沙漠。而地下水分布區,則受地下水局部流動系統控制,呈現面狀分布的由地下水埋深和礦化度控制的植被種群分布。在干旱盆地生態中,我們常常見到受地表水和地下水分布疊加影響與控制的植物種群的自然分帶。

  六、人為活動對土壤生態的影響

  地表水和地下水是水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據統計,新疆、青海、甘肅、內蒙是我國單位面積水資源最少的省區,平均每平方公里水資源總量為5.2萬立方米,僅為全國平均值40.7萬立方米的1/8,而且目前的水資源分布格局與利用格局極不協調。在人類與天然植被競水的矛盾已十分突出的現狀條件下,當地水資源僅能維持脆弱的生態和經濟發展的最低耗水需求。而人類對水資源的不合理開發利用無疑加劇了西北地區的生態退化。

  人們截蓄地表水、開采地下水,用人工的源匯取代弱化的天然源匯,對土壤生態的影響是十分明顯的。這種人工源匯作用均會導致地表水、地下水以至土壤水的時空分布變化,導致鹽份遷移與聚集的變化,而形成新的時空格局。例如:并在灌區引發由于地下水

  位上升所致的大范圍土地鹽堿化,在下游由于開采地下水造成水源地附近水位的持續下降,導致土地沙化、荒漠化。據不完全統計,由于人為開發利用水資源,張掖地區分布的沼澤與濕地40年中減少了3萬公頃,并造成42萬公頃草場退化;黑河下游50年代連片茂密的沙棗、胡楊、紅柳、蘆葦、芨芨草等灌木草甸,由于上游的截水灌溉已瀕臨消失,土地沙化,鹽堿化問題日趨嚴重。據統計,在較大的內陸河下游,鹽漬化面積已占有效灌溉面積的50%。 七、關鍵性的水資源─生態環境問題的思考

  我國西北地區具有干旱化趨勢,以及由此引起的水資源匱乏,生態脆弱是根本性的問題。對西北干旱地區水資源開發利用與生態環境建設中的關鍵問題,應該引起足夠重視,并從理性上進行深入思考。

  (一)重視人為活動而忽視自然因素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問題

  前面已述,西北地區大規模的生態退化,與天然條件下區域干旱化發展趨勢有著重要的聯系,而人為活動僅對局域性退化的進程起了加速作用。長期的人與自然較量的歷史表明,自然力是人類不可抗拒的,我們只能在遵循順應性原則的前提下,利用和適度改造自然。盡管科學技術發展迅猛,取得了眾多的成就,但我們對自然的認識還很有限。在對待干旱地區水資源--生態環境問題上,采取“堵”的辦法來抵抗生態退化是不實際的,只能根據干旱化趨勢條件下水、鹽、氣溫的時空分布與變化規律,以及植被的更替規律因勢利導,保護生態環境、擴大植被的生存域。

  (二)水庫工程的興修問題

  由于水資源匱乏,很多人提出了西北加大興修水庫工程容量,以提高利用率和人工調控能力。對此,我們認為,在西北這樣的氣候條件下,水庫的修建,不僅打破了水資源系統的天然平衡,導致下游地區供水量的急劇減少和生態環境惡化,而且水庫水面為蒸發提供了良好的條件,因蒸發造成的水量損失巨大,以甘肅黑河流域所修水庫為例,每年散失在大氣中的水就達1-1.5億立方米,而且強烈的蒸發作用還將導致水中鹽份的增加。對此我們應吸取埃及尼羅河斯旺水庫的教訓,對修建水庫的得失應予以重新分析,以避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惡果。

  (三)灌溉問題

  大水漫灌一直被認為是陳舊而浪費水資源的一種灌溉方式,且易造成灌區地下水升高和土地次生鹽漬化。鑒于西北水資源短缺,許多人主張采取滴、滲灌的節水灌溉方式,以提高水資源的利用率,節約水資源。事實上,這種想法忽視了西北干旱地區的氣候特點,提倡推廣采用噴、滴、滲灌方式的結果,很可能造成人工“曬鹽”,同樣會加劇土壤鹽化進程。而大水漫灌固然費水,但另一方面卻起著洗鹽、壓鹽的功效,使土壤耕作層的鹽含量不超過作物忍耐的極值。

  西北干旱區的灌溉問題并非簡單,它涉及到水鹽平衡等復雜的機理,需要從科學的生態水位角度出發,對灌溉技術、方式、灌溉定額進行深入研究,既要節水,又要防止土壤次生鹽漬化,以確定切實可行的水資源規劃和生態農業模式。

  (四)土地利用與改良問題

  西北地區經濟的開發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在生態上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我國開發西北戰略的提出,是以保障國家生態安全為前提的。因而,對于西北地區土地的利用,不應以開墾、種植為主要內容,因為以犧牲生態為代價去換取糧食的價值遠遠小于所付出的生態代價,例如,近幾年,僅源于西北的沙塵暴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就達540億元/年,相當于甘肅、寧夏、內蒙古三省(區)1998年第一產業(農、林、牧、漁)GDP值593億元的91%。西北地區的開發應以生態為主,因地制宜地進行生態建設。對于沙化土地與鹽堿地,首先是遏制或減緩其擴展,其后才能考慮改良。而改良必須先研究其依據的自然條件的可能性,并對改良所需要耗費的物力、財力、人力、付出的水量進行科學的估價,先謀而后動。一哄而上,缺少科學的指導而導致巨大的損失的做法已經不少了。干旱地區的生態建設,必須根據區域土地的水、土、氣溫等條件與植物的適應性,采取不同方式的生態工程來區別對待。

  (五)深層水利用問題

  由于西北地區盆地的鹽化效應,除水系中上游地區外,淺層水大部分水質較差。因此,近年來,人們將目光轉向了深層水的尋找與開發。目前,國內外的研究表明,干旱地區的深層水交替十分緩慢,四、五百米下的水只有10%左右參與現代水循環,其余均是地質歷史時期積存的,總體看,深層地下水是不可持續的非再生資源,一旦大規模開采,將造成地質環境、水環境明顯惡化,進而導致生態環境的全面變異。盡管各盆地中都賦存深層地下水,但其量有限,是非再生資源,深層水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江海”,對深層水的開采應慎之又慎。

  (六)水環境的脆弱性問題

  西北地區水資源不僅嚴重不足,可持續的利用量小,而且與之伴隨的水環境十分脆弱。干旱地區河流的環境容量小,天然降解能力低,特別是西北地區多為內陸河,一旦發生工業“三廢”污染,抵御污染的能力很低,污染物的聚集在盆地中將產生嚴重的后果。因此,西北地區開發尤要注重開發過程中的環境保護。

  (七)幾點建議

  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我國的西北地區仍將持續干旱,其后續作用將會使水資源數量進一步減少,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趨勢。在西北大開發的過程中,我們既面臨著干旱化的挑戰,又要協調水資源合理開發利用與生態保護兩者兼顧發展的艱巨任務。對此,提出以下建議:

  1、堅持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的原則,加強開發基礎性研究,弄清盆地水、鹽運動規律及其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從經濟─資源─環境協調發展的角度,科學地制定水資源利用─生態建設的策略。

  2、建立西北地區主要物種的生存域(最佳值、極限值)及其與水、鹽、溫度等背景值之間的關系,科學地評價土壤生態適應性,是制定西北地區開發規劃工作中一個不可缺少的內容,其中要特別重視土壤生態指數時空分布和變化趨勢的影響。

  3、要重視人為活動對局域生態退化進程的加速作用,慎重對待水庫工程興建,灌溉技術的選定,土地利用與改良、深層水利用等問題。

  4、運用高科技手段,建設淡水生態與鹽水生態共榮的盆地生態。當今科技已經能夠將耐鹽、耐旱基因導入選定植物,培養遺傳改良的新物種,把喜水、不耐鹽的植物培養為耐旱、耐鹽植物,細胞工程技術又為我們提供了植物大規模人工培植的現實可能。科學技術的發展,使我們可能根據盆地內水、鹽等時空分布和土壤的生態適應性,建設淡水生態與鹽水生態共榮的內陸干旱盆地生態。

  5、加速西北地區城鎮化的進程。人口集中向城鎮將有利于西北地區經濟的發展,有利于在內陸干旱盆地中城鎮生態的規劃與建設,由于人口的集中,還有利于對西北脆弱干旱盆地生態環境的保護以至建設。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