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研究論文

經濟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28 我要投稿

  【摘要】

  從二十世紀中后期至美國金融次貸危機的出現歷經二十多年時間,國際眾多經濟學家將這段時間叫做大穩定時期。該時期也為難得一見經濟增長高度樂觀黃金階段,除日本等為數不多國家,多種經濟體經濟飛速增長。該時期,我國經濟快速增長為國際經濟增長提供源源不斷動力源泉,這種狀態一直維系到金融危機的到來。雖說如此,到兩千一零年以后,在諸多人眼中,金融危機迫使經濟下滑也只為一個周期過度表現,各國家能夠采取積極宏觀調控手段,便可有效抵制下滑然后促使經濟復蘇再回到經濟高速增長期。與此同時,我國也意識到以前兩位數增長到下滑,其實屬于結構減速,當中存在很多新變化,而這種新變化就被叫做新常態,因而本文針對中國經濟這種新常態加以研究,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

  【關鍵詞】

  中國經濟發展舊常態新常態

  我國經濟基本面已表現出質的變化,走上經濟發展新型軌道。面對新時期的到來,也隨之表現出諸多長久性、全面化改變。經濟持續發展也有賴新動力的推動,人民群眾、政府與企業也務必要有新的舉動與理念。如果說穩增長是立足當前,調結構是處于發展過程中,那么促改革則是放遠眼光,用長遠眼光審視國家的發展變化。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緊抓長久發展改革的大旗,所以也要具備與之相匹配的動力來源,要匹配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處于經濟發展大背景下,我們會更加明確感悟我國規則制度、價值選取與行為特征新常態改變。經濟發展的新常態也不再單單局限于客觀方面,還呈現出一種戰略性心態與思維,也就是結合主觀意識對經濟態勢予以評估。我們也僅可以說這種新常態是動態性變化的,是會隨著時代變遷而不斷變革的。

  一、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背景下的新機遇

  當前我國部分企業紛紛轉戰外國辦廠,這并非是因為家鄉條件不夠好,原因是綜合成本飛漲,迫使其不得不遷往國外。雖然這僅是個別例子,但是不可否認在中國生產成本逐漸磊高這也是事實。企業日子越發不好過,以往發展模式,某種程度上是依賴我國產品成本不高,但是現在卻并非如此。一邊企業不得不面臨各種成本增長,另一邊還要面對產能過剩的尷尬局面,而這對于我國相關行業持續發展與投入能力無疑是有害無利的[1]。縱觀我國發展整體與國際經驗,經濟增長步入到轉換階段,最大特征便是速度下降,而效益上升;新常態下則是以經濟結構促進再平衡,增長動力促進轉換,明顯表現出:

  其一,在動力結構當中資源、人力粗放減緩,重視技術革新。

  其二,在需求結構方面投資變少了,而消費率升高了,消費儼然變成需求增長新主體。

  其三,在收入結構方面企業收入比例下滑,但居民收入比例卻是升高的。

  其四,在生產結構上制造業與農業占比減少,而服務業占比增加,同時服務業大有取代工業變成經濟新增長點的趨勢。通過這幾方面不難看出新常態下先進科學生產力不斷涌現,而比較落后的傳統生產力會逐漸淡化,這不但會促使生成新經濟增長動力源泉,但同時也在讓部分行業陷入窘境,需要付出比較高昂的代價。我們務必要把握新常態所帶來的機遇,把握在新常態下那些土地、勞動力與資本潛力未被充分開發,技術革新腳步大幅邁進,龐大的消費升級市場,四化融合與城鎮化發展的巨大潛能等機遇。要使這些潛能都得到充分挖掘,就應當全力重視與做好改革工作。此外,我們還應全面促進開放式經濟水平的提高,培養新競爭實力,由理論與實踐雙方面尋求新的發展途徑。

  二、新常態下遇到的挑戰

  首先,資本市場。在《經濟評論》中羅琦立足資本市場層面對新常態帶來挑戰進行研究。本國資本市場當前還維持在虛擬和實體發展不均衡,低效益與粗放式管理的狀態,花費高收入少情況并不少見。新常態背景下,應當對投資人回報制度予以不斷完善,并對投資人加強保護,以推動安全投資及利率市場式發展。

  其次,國際貿易。李卓教授站在該視角下對中國向外開啟經濟新常態加以分析。他指出,我國具有超過二十年對外開放歷史,以往對外開放嚴重缺少完整性與廣泛性,而新常態環境中,要保持以前有利的部分,立足內部,將比較優勢充分體現出來,把重心放在內源研發與技術革新上面,要從內而外創新。要對新常態特質把握有度,認清主體、可用工具與發展目標。以往是政府主導趕超型對外開放式,新常態下,外貿可仍然沿襲以往,對外輸出產能。應當全面深入國際貿易之中,確保擴張式外貿,加大外部資金引入,并結合國際金融模式變革,處在新常態前提下謀取新發展。

  再次,貨幣政策。肖衛國在這方面做了深入研究,他認為

  一是當前中國貨幣政策具有多種目標,但是成效不顯著,新常態下,給財政政策構成很大壓力,調結構重任全部落于其上;

  二是傳統貨幣政策對保就業、穩增長應對能力不強,如存款的基準利率與準備金減少效率不高等。他認為新常態模式下,應重點朝著以下方向努力:

  一是短期結構式貨幣的非常規發展,結合定向降準、精準支持、價格與數量工具,對小微、三農的支持,建立起利息通道,以為融資減少成本,全面做好改革工作;

  二是建立起貨幣政策的操作體系,對市場主體進行改革,促使利率步入市場發展模式,對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予以規范,進而打通實體和信貸資金甬道。

  綜上所述,逐漸完善中國經濟新常態發展框架歷經超過三十年高速發展,GDP競賽與規模擴大,已經脫離物質稀缺及缺少活力僵局,取得明顯成就,當然隨之而來也有些不協調與不平衡現象,在經歷與克服一段時間時候,正式步入存在結構調整、高速發展、公平分享及創新驅動等特質的新發展時期。這也是我國努力實現國富民強過程中需要持有高度耐心與不懈努力的時代。處于新常態經濟發展背景下,我國發展也會更表現出戰略思維平常心,即立足長遠眼光,高瞻遠矚并不懈奮斗,以及為人民帶來安居樂業的富足生活。

  參考文獻:

  [1]李智.新常態下中國經濟發展態勢和結構動向研究,價格理論與實踐,2014.

  [2]賈康.把握經濟發展“新常態”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國家行政學院學報,2015.

  [3]王桅.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推動中國經濟發展實現新跨越,沈陽干部學刊,2015.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