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區域經濟與物流業的交互性經濟論文

經濟畢業論文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一、區域經濟的相關理論綜述

  (一)區域經濟的概念及其認識分歧

  國內外學者對于區域經濟概念的界定依然存在認識上的分歧,主要原因是行政區經濟與區域經濟在某些情況下并不完全一致。武友德、潘玉君(2004)認為,廣義的區域經濟可以用來表示國家某一地域的經濟活動,即地區經濟,也可以在國際經濟研究中視作某一國家的經濟,甚至多國組成的經濟共同體或經濟圈;狹義的區域經濟可用于表示國內大小不等的地區經濟,即地域經濟。舒慶(1995)認為,行政區經濟是由于行政區劃對區域經濟的剛性約束而產生的一種特殊區域經濟現象,是我國區域經濟由縱向運行系統向橫向運行系統轉變過程中出現的一種區域經濟類型。但是,劉力、白渭淋(2010)和林其屏(2005)等學者則認為,要想真正實現區域經濟快速發展應實行行政區經濟向區域經濟的轉換。可見,在對區域經濟概念的界定上學術界的觀點還很模糊,依然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分歧。但是,大部分學者還是認為區域經濟是圍繞一個固定的地理范疇,由于各主體間在分工與協作上的不同而逐漸形成的符合本地域資源稟賦要素的經濟實體。

  (二)區域經濟增長理論

  關于區域經濟增長理論主要包括以下幾種:

  1。增長極理論。

  增長極理論最早是在20世紀50年代,由著名的法國經濟學家弗朗索瓦?佩魯(Fran&ccedilOisPerroux)在城市經濟均衡與非均衡“發展極”理論的基礎上提出的,經過布代維爾(J。B。Boudeville)、約翰?弗里德曼(JohnFriedmann)、綱納?繆爾達爾(KarlGunnarMyrdal)和阿爾伯特?赫希曼(AlbertOttoHirschman)等的揚棄和演化而來。佩魯承認經濟發展在時空上是非均衡的,且如果存在某些具有發展優勢的部門、行業或地區,就會形成“發展極”,并對其邊緣行業的發展產生“粘性”,形成其周圍環境的“磁極”。經濟增長率、資本集中、市場規模以及創新中心之間的循環累積因果關系是增長極形成的重要機制。[1]

  2。擴散理論。

  擴散理論是區域協調發展理論中的一個重要部分,[2]目前不少學者從技術角度和知識角度進行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3]瑞典發展經濟學家綱納?繆爾達爾(KarlGunnarMyrdal)分別在其著作《經濟理論和不發達地區》(1957)和《亞洲戲劇:各國貧困問題考察》(1968)中闡述了“增長極”地區對周邊相對落后地區的“回波效應”和“擴散效應”的雙重影響理論。空間擴散源于一個特定地方的技術、發明、新產品、新現象等逐漸被其他地方接收、采納或應用的空間過程,它是一個重要的經濟現象(沙飛、張仕俊,2006)。擴散最典型的空間特點是距離衰減規律,即擴散的強度隨著空間距離的增加而衰減,因而空間相互作用量與距離成反比。柯善咨(2009)認為,擴散理論與增長極理論是相互作用的,但發展程度不同的城市之間其相互作用是有差別的。

  3。產業集聚理論。

  產業集聚是指在某一特定領域中(通常以一個主導產業為主),大量產業聯系密切的企業以及相關支撐機構在空間上集聚,并形成強勁、持續競爭優勢的現象。[4]產業集聚是區別于市場與企業的中間組織,強調地理空間的集中、產業關系的密切,重在發揮區域內資源整合的能力,實現分工專業化,并利用其外部性影響實現區域經濟的空間聚集效應,達到外部規模經濟和外部范圍經濟(魏守華、王緝慈、趙雅沁,2002)。產業集聚理論加深了同一產業在不同企業的聯系,在競合壓力與動力的刺激下使之優勢互補,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企業創新,推動了區域經濟發展(賀燦飛、潘峰華,2007)。

  二、區域物流產業的相關理論綜述

  (一)區域物流產業的概念辨析

  關于區域物流產業概念的分析,主要是基于區域性和產業性視角進行,歸納起來可以從以下兩個角度來辨析區域物流產業的概念:

  1.分工理論的觀點認為,區域物流產業是通過對資源的優化整合,使產生的利潤點圍繞企業內部到企業外部的價值鏈相互轉移,形成以供應鏈為核心的輻射一定區域的區域性物流體系。[5]區域物流產業主要的場所存在于區際和區內,并借助運輸和集散等手段,實現在一定范圍內的產品從生產者到消費者轉移的系統平臺(張立麗、海峰,2003)。

  2.協同理論的觀點認為,區域物流產業主要是基于一定的區域范疇,將物流設施、物流活動以及信息系統等要素在不同的領域內進行協同,從而整合為特定目的的有機系統(雄浩、嫣慧麗,2007)。李柏洲、劉建波(2005)則認為,區域物流產業可以根據其發展過程中各子系統協同效應的不同,將其分為不同階段,并通過在各階段子系統之間的競爭,推動其向更深層次的協同階段轉變。

  (二)區域物流產業的結構與組成

  在宏觀層面上,區域物流產業的結構由區域物流產業的主體、客體和載體三部分組成,在一定時期內具有相對穩定結構的功能體系。區域物流產業的主體是指物流服務提供方、物流服務需求方、物流中介機構和物流支持產業(金融、電子商務、信息處理技術、通信設備、定位系統)四部分。區域物流產業涉及生產、流通、消費三大領域,參與區域內、區域間兩大經濟循環,服務于區域內、區域外兩大市場(生產市場和消費市場),由兩大市場主體(物流供應主體和需求主體)、三大網絡(物流設施網絡、物流信息網絡、物流組織網絡)構成。通常,區域物流產業在運行過程中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具體表現為:物流主體之間的競爭與合作問題、物流客體的集散調配問題、物流載體之間的功能協同問題、與環境(威脅或機會)的適應問題,除此之外,還受到當地政府以及區域外部環境等因素的影響。區域物流作為一個相對獨立的整體,持續不斷地與區域外系統進行物質與能量的交換,使自身不斷發展壯大。

  三、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交互性的研究現狀

  (一)區域經濟發展對物流產業的影響

  區域經濟發展對物流產業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1.區域經濟發展的非均衡導致物流產業發展的非均衡。非均衡性研究的主要思想是: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均衡導致物流需求分布的不均衡,從而影響物流節點等基礎設施和配套系統的建設與布局(張敏,2008)。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背后卻是區域經濟的失衡,[6]其具體原因為:產業結構規模、人口、生產要素等方面的空間聚集效應加劇了區域經濟的非均衡發展(FanC。C。、ScottA。J。,2003);要素生產率促進了經濟增長,加速了區域發展的非均衡性(孫琳琳、任若恩,2005);外商直接投資(FDI)的橫向區域選擇所帶來的空間效應是導致地區經濟非均衡發展的直接或間接原因(何興強、王利霞,2008);同時,不同地區的資源稟賦(技術、資本、人力、教育等)與政府的發展政策也是區域經濟發展失衡的原因。[7]

  2.區域經濟的梯度發展決定物流產業的梯度發展。梯度理論的研究認為,物流業發展沿著經濟梯度,從物流園區建設到物流產業空間布局充分發揮了從高梯度到低梯度的聯動效應(張立國,2011)。區域經濟的梯度性主要是由于技術空間分布存在不平衡,而根據技術應用程度的不同,一般將其分為三階技術梯度,相應地也就形成了發展程度迥異的三大區域經濟帶:東部沿海發達技術區、中部腹地中間技術區和西部邊遠欠發達技術區。區域經濟總是沿著技術從高梯度向低梯度流動的方向發展(丁任重,2007),而高梯度區具有保持“核心區”的外在壓力和內在動力,使得該區的成熟經濟向周邊低梯度區轉移(李國平、趙永超,2008),形成“梯度傳遞”效應。

  (二)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發展的影響

  區域物流產業作為國家或國際物流系統的一部分,是在區域經濟分工與合作的基礎上形成的,在化解區域經濟沖突、實現區域經濟一體化方面起著重要作用。國內外關于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的影響一般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

  1.物流產業的動態權變性(環境適應性)層面。此類研究主要從國家或區域宏觀層面說明物流產業為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應做出相應發展戰略的調整,而這種戰略調整對區域經濟發展產生重要影響。如Cooper、Howie和Penman(1997)主張在物流各個系統中都應該考慮環境的發展與變化,并從戰略高度指導基于環境導向的物流系統管理;Pardmore、Tim、Gibson和Hervey(2001)認為,在區域物流一體化整合過程中,應當考慮客戶需求和環境的變化,物流一體化與區域經濟一體化不可能孤立存在。

  2.物流產業的不可分割性與相對獨立性層面。YoungA。(1991)的研究表明,不管是政治區域還是經濟區域,其區域內相關主體都具有明顯的地域分割和相當程度的功能差異,通過建設物流中心或貨運中心等對城市物流問題進行戰略調整,對城市及周邊區域經濟發展具有聯動效應;[8]同時,區域物流各主體之間及與其利益相關者之間在經濟的競爭與合作上聯系緊密。

  3.物流產業的輻射性層面。物流產業的輻射性主要是指以核心城市為中心的區域物流網絡對周邊城市物流網絡建設和經濟發展的輻射作用。其中,包括城市群內的鐵路、機場、港口、中心城市、國際物流園區、國內物流樞紐、區域物流中心、受輻射城市物流園區和物流中心、城市配送中心和陸海空等通道相互銜接。此類研究主要從物流基礎設施、信息技術等物流網絡方面研究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的影響。如MelendezO和MariaFernanda(2002)的研究發現,區域物流和基礎設施網絡一體化推進了拉丁美洲經濟的一體化進程,現代信息技術和控制手段的運用加強了不同區域物流網絡的一體化整合程度。[9]以上研究表明,核心城市借助其優越的資源成為區域物流活動的交通樞紐及區域物流系統的關鍵節點,對次級節點網絡升級和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是不可忽視的。

  4.物流產業配置和協調資源層面。此類研究表明,現代物流中心系統的特征決定了其在運行過程中對企業生產活動的影響。而隨著信息網絡技術和物流業的結合,企業生產資料的獲取與產品營銷范圍日趨擴大,社會生產、物資流通、商品交易及其管理方式正在并將繼續發生深刻的變化(耿興榮、林炳耀,2002)。國外學者大多從物流供應鏈的全球運作入手,對物流基礎設施的選址、多倉庫協調、配送網絡設計以及逆向物流規劃等問題進行研究,運用定量研究或實證研究的方法證明物流業對資源的配置和協調的作用。[10]從逆向物流系統建設角度,利用定量與元模型仿真相結合的方法構建了逆向物流系統的規劃模型,解決逆向物流優化問題,有利于城市可持續發展。[11]除了政府對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作用外,市場機制也具有生產要素的配置功能,促進區域產業和市場的整合,培育和發展共同市場。[12]

  5.物流產業優化經濟結構層面。此類研究認為,區域物流作為服務業在一定時期內是為區域范圍內的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服務的,因此,發展物流產業會極大地帶動各產業的向前發展,推動整個國民經濟運行效率的提高和區域經濟的持續性發展。張文杰(2002)運用交易費用理論與區域經濟理論分析了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結構優化的促進作用;海峰(2004)認為,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的產業結構升級具有重要的影響,同時,物流產業與區域經濟的適應性決定了區域物流產業在人員、技術、物流需求以及物流基礎設施等各方面的發展規模。因此,區域物流結構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促進并影響區域經濟結構的優化。[13]

  6.物流產業促進經濟擴散層面。此類研究認為,區域經濟發展派生出對物流服務的需求(李全喜、金鳳花、孫磐石,2010),物流服務水平受到區域經濟投入要素的影響(李冠霖,2001),而不同地域之間現代物流業的協同是區域經濟擴散的主要推動力量(王文斌、馬祖軍,2002);反之,則會成為制約區域經濟增長的“瓶頸”(鐘山、劉源張、汪壽陽,2004)。物流業首先在經濟發達城市區得以發育、成長,使之成為物流業發展中心,帶動周圍地區和臨近城市發展,然后向區域中其他地區輻射、蔓延。

  (三)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互動性研究

  國內外研究表明,區域經濟增長與物流產業之間具有高度相關性,二者互為因果、良性發展。[14]關于二者互動性的研究,從研究方法上可劃分為定性研究與定量研究,定性研究主要是在分工理論和區域經濟增長理論的基礎上,從城市(區域)層面分析物流產業(或物流子系統)與經濟的互動關系;定量研究主要是從宏觀角度基于固定區域的基礎上,采用實證分析的方法,通過選擇相關影響變量(物流指標與經濟指標)和構建數學模型或利用模擬仿真的方法來量化二者之間的互動性。

  1.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互動性的定性研究。MirjamIding、RemmeltThijs和BartKuipers(2002)通過研究特立尼達島、多巴哥島、新加坡等地區的物流業和經濟發展的成功案例,揭示了區域物流與區域經濟發展具有高度的依賴關系;RamokgopaL。N。(2004)分析了物流產業對中心城市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影響;PenaZ。H。和ZhangZ。Z。(2007)利用SWOT分析法論述了中泰兩國間的物流通道建設與經濟發展的重要意義;MaciulisA。、VasiliauskasA。V。和JakubauskasG。(2009)通過對物流與經濟發展關系的分析,得出物流與經濟發展既有積極作用又有消極作用。國內學者大都通過研究不同地區的物流基礎設施建設、物流節點等物流產業和物流企業管理水平、物流政策等因素或者建立評價體系、系統動態模型等對區域物流產業與經濟發展的關系進行研究。[15]曾文琦(2004)運用區域經濟發展的極化理論分析了區域物流產業與區域經濟的交互機理,指出物流產業與區域經濟因受多種因素的制約呈現出不同的發展模式,并具有相互促進作用。

  2.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互動性的定量研究。本文從國外和國內兩方面進行闡述:

  (1)國外學者的定量研究。

  主要從以下四個角度進行:

  一是建立綠色區域物流產業角度。通過建立綠色區域物流產業,比較港口腹地集裝箱運輸的私人成本與社會成本的效率,并建議私人與公共部門要采取措施來實現內部成本效率和服務質量的提高(FedeleIannone,2012)。

  二是城市角度。利用城市交通系統仿真模型,研究經濟與物流需求的關系(EiichiTaniguchi、RobE。C。M。VanDerHeijden,2000);通過建立多目標線性模型,在物流運營成本最小化的條件下,建立針對危險廢棄物的逆向物流協調管理系統,促進物流與區域城市協同發展(Jiuh—BiingSheu,2007)。

  三是物流基礎設施建設角度。TageSkjott—Larsen、UlfPaulsson和StenWandel(2003)研究政府在物流基礎設施建設和融資過程中的作用以及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發展問題。

  四是資源配置角度。從資源配置角度研究全球性物流產業建設和優化協調問題,[16]DonldJ。Bow—ersox(1999)研究了經濟全球化、區域經濟一體化與全球供應鏈、區域物流產業發展的關系。

  除此之外,對于區域物流產業的建設,還注重其與區域經濟可持續發展的相互作用問題。[17]

  (2)國內學者的定量研究。

  主要從以下兩個角度進行:

  一是物流產業角度。現有研究資料顯示,中國總體的經濟發展與物流能力之間是相互拉動的關系;[18]劉南等(2007)以浙江省物流與經濟為研究對象,采用Granger檢驗方法,發現二者之間存在長期雙向因果關系。張梅青(2012)運用共生理論研究物流產業與區域經濟發展的共生演化機理,發現物流產業和區域經濟發展具有明顯的相互促進作用。

  二是集群的角度。劉明菲(2008)采用區位熵法,以浙江、江蘇、廣東三省為例,研究了物流產業的集聚度與區域經濟的關聯性問題,結果表明二者具有密切的相關性;包紀平(2008)研究區域經濟競爭力與物流產業集群的關系,并提出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協調發展的建議與對策;尋立祥(2007)以長株潭三地為例,分別從區域物流設施與產業布局、物流資源優化整合、物流信息共享以及區域物流協同管理等方面結合區域產業分工、區位優勢和企業在供應鏈中的地位與作用等研究長株潭物流產業集群與區域經濟發展規劃問題。綜上所述,區域經濟本身作為包括物流產業在內的大系統,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是共生的統一體,二者相互促進、相互依存。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之間的互動性如圖2所示。圖2: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互動關系從表象上來看,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通過物流的供給與需求相聯系,物流產業正是在供求不平衡的情況下才得以向更高階段發展,從而帶動區域經濟增長,區域經濟增長又會產生新的物流需求;而從本質上來看,物流產業作為新興事物,逐漸成為區域經濟發展新的“增長極”,區域經濟梯度擴散引導物流產業的擴散方向,區域經濟產業的集聚過程同時也是物流產業的聚集過程。因此,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之間具有互動性。

  四、研究不足與研究展望

  (一)研究不足

  當前對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關系的研究,很大程度上是從兩個孤立的視角展開———區域經濟對物流產業的拉動、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的拉動。雖然一部分學者對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互動規律的研究取得了較為豐富的成果,但總體上仍處于初級階段,尚存在以下嚴重不足:

  1.區域物流產業是由眾多微觀物流活動、企業物流、相關設施以及宏觀產業組成的新興交叉產業。目前學術界對區域物流產業的定義尚未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其概念體系也有待進一步完善;而只有盡快界定出嚴格和標準的概念體系,才能對區域物流產業進行更深入、更細致的探討。

  2.缺乏對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動態交互和演變性的深入研究。顯然,隨著時空的推移,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會互相牽引并發生顯著的變化(如圖3所示);而明確不同階段物流產業發展的真正動因、區域經濟的真實表現,并揭示二者交互發展的演化軌跡,這將是當前理論界面臨的一個重要命題。本文認為,在一個完整的循環中,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交互發展至少先后經歷三個階段:

  一是啟發階段,即區域經濟牽引物流產業發展;

  二是互動階段,即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互相促進;

  三是效益階段,即物流產業促進區域經濟發展,也即高度發展的物流產業促進區域經濟的增長。

  但是,目前對影響這些“階段”轉換的關聯維度和重要因素還未被完整地和有說服力地揭示出來。

  3.缺乏對于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宏觀與微觀相結合的協同運作研究。可以說,目前的研究較少關注宏觀決策與微觀運營的協調。區域物流產業作為區域經濟系統的子系統,應考慮物流企業之間、產業內部、相關產業以及區域內和區域間的相關性,能否真正實現宏觀與微觀的協同決定著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運作是否合理。

  (二)研究展望

  綜上所述,今后的研究應注重以下五個方面:

  1.區域物流產業作為多系統的有機綜合體,具有系統的整體特性,因而首先需要建立和完善區域物流產業的概念體系,并更多地從系統的角度研究區域物流產業,而非片面地強調物流產業某個局部的功能活動。

  2.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發展具有較強的空間特征,區域經濟發展水平決定了區域物流的發展規模,區域經濟結構也決定了區域物流的結構,但是,物流產業與區域經濟的特殊性體現在其相互制約、共同發展上。因而,基于個案或局部地區研究結論的推廣和應用將會產生空間不適應的后果,這一點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細化。

  3.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交互發展具有時間特征,不同交互階段的推動力量和發展方向具有很大差異。特別是當區域經濟和區域物流產業都發展到一個新的高度以后,以往的研究結論和對策的實踐指導性可能會顯著下降,因而亟需新的、有針對性的和有效性的方案來替代。

  4.目前有關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的研究,由于其研究方法、地區選擇或假設條件等方面的原因,往往過高估計區域物流產業對區域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未來,需要對某些地區的物流產業運行效率和區域經濟發展效果的真實表現做進一步驗證,以切實深刻地把握兩者的相互作用機制。

  5.注重區域物流產業宏觀布局與微觀管理的銜接。理論上,需要從區域經濟與物流產業協同發展的視角,首先進行宏觀層面的分析,進而剖析和檢視宏觀結論落實于微觀層面的可行性,以此彰顯理論研究的實踐價值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