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金融如何助力供給側改革論文

金融畢業論文 時間:2018-11-29 我要投稿

  【摘要】為了加速我國綠色產業發展,補充綠色產業發展短板,推動供給側改革,當前發展綠色金融已是迫在眉睫。加快構建綠色金融體系,應加大對產能過剩行業和“僵尸企業”引發金融風險的關注力度,并積極拓展綠色金融市場體系,還應加快建立綠色金融的激勵和約束機制。

  【關鍵詞】綠色金融供給側改革產能過剩

  目前,我國經濟存在明顯的結構性問題,包括產業結構、投資結構、排放結構和分配結構等,這些結構問題導致了供求偏離,經濟增長動力減弱。綠色金融的發展有利于加快我國產能過剩行業的去產能化。推動“僵尸企業”去杠桿化,也能為綠色產業發展提供強大的融資渠道,補充綠色產業發展的資金短板。可見,構建綠色金融體系,對我國供給側改革具有重要的意義。

  供給側改革視角下我國產業融資方面存在的問題供給側改革戰略明確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對于綠色產業的發展,關鍵是要去產能、去杠桿、降成本和補短板。但就這些方面來說,目前我國的產業發展仍面臨著較突出的融資問題。

  產能過剩的行業,信貸規模占比普遍居高不下。我國當前去產能的主要行業領域無非就是煤炭行業與鋼鐵行業,但是這兩大產能過剩行業普遍存在著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這“三高一低”的特征。由于資金存在逐襯陛,因此隨著這兩大行業增長,大量的信貸資金不斷流入,特別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后,這些支柱行業的產能也隨著國家的大規模經濟復蘇刺激而迅猛增長。銀行信貸毋庸置疑是我國煤炭、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的最主要資金來源,而隨著這些產能不斷增長和銀行信貸支持力度不斷加大,其他行業的信貸支持也就相應被削弱,對我國能源行業領域的其他新興行業的發展帶來了強大的擠出效應。這種信貸資金配置的差異,對于這些行業本身的發展乃至我國金融的發展、宏觀經濟的轉型升級都是不利的。在當前我國經濟不斷適應新常態的環境下,這些產能過剩行業的發展也正面臨著較大的挑戰。

  “僵尸企業”數量之多和杠桿率之高,使得金融支持的風險日益顯現。近年來,我國企業的杠桿率存在顯著的分化特征,國有企業的杠桿率呈現明顯上升狀態,但是民營企業的杠桿率卻呈現了明顯下降的狀態。由于我國國有企業的投資規模較大,因此杠桿率相對偏高,所以當前國家的去杠桿任務還主要在于去國有企業的杠桿。而在國有企業之中,猶以去國有“僵尸企業”的杠桿為主。當前,我國“僵尸企業”中占比最大的行業主要是鋼鐵、煤炭和水泥等行業,而這些行業出現了明顯的產能過剩問題,行業的發展能力不斷下滑,行業風險不斷上升。與此同時,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淘汰煤炭、鋼鐵等行業過剩產能的政策意見,明確指出了我國金融機構在給煤炭、鋼鐵等企業貸款時,應該在支持的同時嚴加管控,嚴防過剩產能的信貸資金流入。此外,我國金融機構在對待經營困境型企業往往實行斷貸或抽貸的措施,這也使得這些處于困境的企業經營難上加難。

  綠色產業面臨著融資難、融資貴的困境。我國的一些綠色產業,如可再生能源等行業的生產成本,明顯高于傳統產業煤電利用的成本。要鼓勵諸如可再生能源行業、新能源行業等綠色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就應該對這些綠色產業的發展給予更多的支持,特別是要開辟更多的綠色渠道來降低其成本。但是綠色產業與傳統的產業相比,存在明顯的投資周期長、投資成本高、投資風險大等特征。不管是銀行信貸還是發行債券等融資方式,都存在著高成本的問題。可見,為了加速我國綠色產業發展,補充綠色產業發展短板,推動供給側改革,當前發展綠色金融已是迫在眉睫。

  構建綠色金融體系,加大對產能過剩行業和“僵尸企業”可能引發金融風險的關注力度以“三去一降一補”為主要任務的供給側改革,從金融的視角而言,核心就在于為實體經濟提供資金的渠道難易和成本高低。對于產能過剩行業、“僵尸企業”,關鍵在于通過提高融資成本和縮減融資渠道來倒逼產業升級和引導企業退出,而對于綠色產業,則應該是通過降低融資成本和放寬融資渠道支持其發展。所以,只有建立起一套引導產能過剩行業轉型、“僵尸企業”退出和綠色產業發展的綠色金融支持機制,構建綠色金融體系,才能不斷優化資金配置,推動供給側改革。要加大對產能過剩行業和“僵尸企業”可能引發金融風險的關注力度,繼續堅定不移落實國家關于去產能的政策意見。

  我國的金融機構應時刻關注煤炭、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實行差異化對待、扶持管控并行的措施,從而達到滿足行業合理資金需求的效果。金融機構要嚴格控制對新增產能的信貸支持,對違規的新增產能堅決予以拒絕。同時,金融機構要加大對鋼鐵、煤炭等行業的“僵尸企業”斷貸、抽貸等可能引發金融風險問題的重視,對這些企業的資產質量格外提高警惕,嚴防信貸違約。除了加大對產能過剩行業和“僵尸企業”融資風險的預警、識別和管控之外,銀行等金融機構也要加強信貸產品的創新,積極推出支持產能過剩行業轉型升級的中期或長期信貸產品,并合理化制定產能過剩行業的信貸利率。積極加大金融工具的創新力度。主要考慮目前煤炭、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存在的行業布局分散、行業經營成本過高、行業發展效益偏低等問題,金融機構應積極創新金融工具,比如采用并購信貸等融資方式,加決推動企業的兼并重組或戰略聯盟。而大型的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要充分發揮跨行業、跨區域優勢,通過創新金融工具來扶持優質企業發展。此外,可積極探索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聯合服務的方式,幫助產能過剩企業調整生產規模,從而優化產能。

  積極拓展綠色金融市場體系,加快構建綠色金融的激勵和約束機制要積極做大做優綠色債券市場。綠色債券,是專門用于應對氣候變化而設置的一種融資工具,這種融資工具具有期限長、成本低的特征,適合可再生能源、新能源、節能環保等綠色產業的長期投資。按照我國供給側改革任務的要求,同時結合綠色產業的發展導向,未來我國應積極支持以綠色債券為代表的綠色產業融資工具。一方面,我國應制定出綠色債券的發行標準,建立債券市場相關的監督管理機制,由地方政府、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和國有企業等組織發行綠色債券。另一方面,我國應積極推動綠色資產的證券化,探索綠色按揭擔保陡質的證券。

  同時,積極拓展綠色保險市場。建立和完善綠色保險市場,對于支持我國綠色產業發展、引導部分行業化解產能過剩、推動供給側改革以及加陜生態建設步伐等都具有重要的意義。首先,應加快完善綠色保險市場的相關法律體系。嚴格制定生態環境污染的責任劃分和認定的法律標準,健全環境損害的責任追究機制。其次,應積極完善綠色保險市場的技術支持體系。制定和完善環境風險評估、環境損害生態補償、環境損害地的修復等方面的制度和技術標準,建立和鞏固環境風險管理的動態數據庫。

  要建立健全綠色信貸方面的激勵機制,應充分結合我國的準備金、再貼現等政策性工具,加強對金融機構的流動性支持,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綠色產業的信貸支持,優化信貸配置。建立健全綠色信貸體系的監督機制。利用信息平臺,構建智能、動態的環境風險監督和控制體系,強化對金融機構和企業運行的動態監測,加大對環境污染企業的責任追究力度。對于造成重大環境損害而導致信貸資產損失嚴重的金融機構和企業都要從重處罰。建立和完善金融機構的環評體系,衡量金融機構在環保上的貢獻或損害,根據評價結果對金融機構予以差別化激勵與約束,確保金融機構的信貸資產有序運行。

  【參考文獻】

  閏培雄:《促進我國綠色金融持續健康發展的思路和路徑研究》《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6年第9期。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