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贏100次勵志作文

勵志作文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父親的主治醫生通知我,說有要事相商,我卻遲遲沒有過去。

  一陣微風穿窗而過,吹落了一片百合的葉子。病床上,父親仍在昏睡。我整夜握著他的手,這雙青筋盤繞的手,曾無數次將我舉高,曾給我最大把的糖果,曾為我修出一間向陽的小屋,在門前種樹,在窗下種花。而此刻,我不能替他痛,不能替他咳,也不能替他背過那個叫做癌的大包袱。

  終于站到醫生的門前,卻又沒勇氣推門。整個腫瘤科都靜悄悄的,靜靜地疼。即將崩潰的我,真想不管不顧,躺在冰涼的地上放聲大哭,打滾撞墻。

  忽然,有個小小聲音溫柔綻放:“來,我們來拍卡片吧!”我木然轉過頭,打量面前這小男孩。雪白皮膚,鬈發,深目高鼻,很像圣埃克蘇佩里筆下的小王子。“小王子”穿落日紅的羊毛衫,手里握一沓厚厚的卡片,上面的卡通人物已磨損得面目模糊。拍卡片曾是我的最愛。童年時,老樹下,兩個小人,頭對頭,驚呼喧笑,能從日光晴明玩到月上東墻。此刻,我輕輕搖頭,他卻拉我坐在長椅上。

  他的聲音輕得像夢,像落花,卻格外清晰。“來吧,就玩一會兒!”我攤開雙手給他看,“對不起,我沒有卡。”是的,我什么也沒有,在這世界上,我馬上就要變成一個孤兒了。他慷慨地分出一半卡片,交到我手心。“這些都是你的!”我氣餒地推開,“可是……我贏不了,我太笨!”他怔了怔,從衣兜里掏出另外一沓卡片,笑道:“你看,這些都是我給我的小妹妹買的。”說到妹妹,“小王子”嘴角笑意盈盈,口吻里全是驕傲。他拍拍我的手,“現在全部給你,你肯定能贏!”這世上,晨露般的目光最讓人無法拒絕,疲憊、悲哀、疼痛,都不能。

  心不在焉的我,局局皆輸。“小王子”看著我灰暗的臉,似乎有些擔憂。他溫文有禮地自我介紹道:“我叫沙吉達,跟媽媽一起來的。你叫什么名字?”我手上正拈著個怪獸卡,便悶聲答道:“我叫怪獸。”沙吉達面露驚恐。我苦笑,若有怪獸的魔力,我必會上窮碧落下黃泉,翻江倒海,與死神對決,救出父親。沙吉達問:“我想給你重新起個名字,叫沙伊達,好不好?”我疲憊點頭:“好。”隨便什么都好,小貓、小狗、小棍子都行。反正,父親都不能再叫我了。

  驀地,不知哪間病房傳來咳嗽聲,我驚跳而起,欲沖過去,忽地又意識到,哪里會是老爸呢!他若能咳出這樣洪亮的聲音,我愿意拿命來換。癡癡想著,手中的卡片撒了一地。那小孩彎下腰,一張張撿起,理好,仰臉叫道:“沙伊達,再來玩,我的小妹妹都能連贏10次呢!”

  聽到這句話,我心念一動,忽然抓起卡片,輕聲祈禱:“仁慈的老天啊,如果老爸還有希望,請讓我連贏10次!”我打起精神,全面反撲,果然戰果輝煌。“小王子”一直在輕輕拍手,輕輕喝彩。忽然,他不解地問:“我妹妹贏一次就會翻著跟頭笑,贏兩次就會像蝴蝶那樣,在紫色花田里飛起來笑,你贏了7次為什么還撅著嘴巴?”我愣了愣,微微一笑。這時,醫生推開門,示意我進去。

  跟醫生談了半小時,得知父親時日無多,我心下慘然,茫然走出來,幾乎撞到沙吉達身上。他叫道:“沙伊達!沙伊達!”我置若罔聞,他握住我的手,“我們晚上再玩,好不好?你可以贏100次的!”我不回應,他氣喘吁吁地說,“沙伊達,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我掙開那只柔軟的小手,徑直走進病房。

  父親仍在昏睡,我緊緊握住他的手,像小時候,我不許他去加班,不許他喝多了酒,不許他出遠門。不知過了多久,我抬起頭,驚詫地看見暮色里那小小少年仍在門外徘徊。我搖搖手,他怏怏離開。入夜,姐姐來換我,囑我吃飯、休息。走在街上,路兩旁燈火通明,小吃店里笑語喧嘩,仿佛全世界只有我一人難過。

  夜深了,我仍在跟姐姐通話。按照家鄉的風俗,明天一早,我們將帶父親回家。兩個人都有些黯然,沉默了好一會兒,姐姐說:“有個長長睫毛的小孩,不知找誰,在門口坐了好久,剛剛才走……”

  我心里一驚:是沙吉達吧,一定是他!他說過,要找我玩,要告訴我一件事的。我沉吟片刻,終究,還是掛掉了電話。

  父親離去時,我很安靜,一種認命的安靜。只是,我的心卻沒有了熱度。好的音樂,好的文字,甚至好的景色,再也不能令我感動到眼眶濕潤。晨跑終止了,體檢也一拖再拖,沒有什么事非要在今日做完,也沒有什么事一定要做。無論內心和肉體修煉到多么強大,只消命運的一陣微風,我們立刻就如吹落的葉子,終結旅途。

  暮春,風揚落花。快遞員敲門,遞給我一個小小的郵包。我以為是前一陣在淘寶上買的小玩意兒,懶得拆封,便隨手撂下了。

  周末的下午,我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是沙吉達的媽媽。我愣了好一陣,才想起這名字,便問道:“您的病好了嗎?”她溫和地回答:“我沒有病,病的人是沙吉達。”我的頭轟地一響,叫道:“他那么小,怎么會是病人?他什么病?”我知道自己問得蠢透了,病魔哪里管年齡性別籍貫,住在腫瘤科還能是什么病!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