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高職藝術設計類專業發展初探的論文范文

論文范文 時間:2018-11-28 我要投稿

  摘要:互聯網+時代帶來了文化創意產業大發展大繁榮的黃金時期。雖然相當部分高職院校開設藝術設計類專業,但由于傳統教學模式的局限,企業、學校、學生各自訴求的差異,導致人才培養與崗位需求的匹配度不足。互聯網+為藝術設計類專業教學打開了全新的空間,藝術與技術并重、專業與企業對接、工作與學習融合、線上與線下互動是互聯網+時代藝術設計專業建設發展的正確途徑和可行策略。

  關鍵詞:互聯網+;高職;藝術專業

  發端于20世紀60年代的信息產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廣度和深度影響著人類文明的歷史進程。我國自20世紀80年代中葉迅速融入信息浪潮,并且以獨有的民族智慧實現了一系列的“彎道超越”。今天的中國已經成為互聯網+時代的“列強”之一。

  1形勢與機遇

  1.1國家文化強國戰略的牽引

  2011年10月,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提出建設文化強國戰略,要求推動文化產業跨越式發展,使之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的重要支點、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著力點。2012年11月,黨的十八大重申文化強國戰略和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的目標[1]。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僅文化創意產業蓬勃發展、潛力無限,而且傳統產業也越來越多地引入文化創意元素。這種大發展大繁榮的形勢無疑也是高職藝術設計類專業的大好時機。

  1.2產業技術的發展的推動

  本世紀以來信息技術發展迅猛,大數據、超計算、云存儲等等幾乎在一夜之間便將世界推進到互聯網+的時代。在生產性領域,從包括數控設備和工業機器人在內的業務基礎平臺,到行業生產管理系統MES(ManufacturingExecutionSystem),集成管理信息系統ERP,再到企業經營決策工具BI,正在形成完整的智能生產與智能管理鏈[2]。目前,我國規模企業已經基本實現了信息技術應用的全覆蓋,并進入技術裝備的升級換代周期。在與人們關系最為密切的行業中,彩電出貨量占全球的40.8%,手機則為70.6%。

  1.3商業模式蝶變的需求

  互聯網+時代的商業模式大洗牌極大地拉近了產品、服務與消費者之間的空間距離。電商成功地攻陷了實體商業的半壁江山。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的統計數據,2012年全國個人網店數量約為1124萬個。而電商本身還在不斷進化之中,繼淘寶、天貓、京東等PC端電商迅速轉戰移動端后,V商又在醞釀著一場新的商業風暴。由此,可預期的結果是人們可以在更加便捷、可視地消費;同時藝術設計毫無懸念地將成為商業競爭的重要籌碼之一。原因在于虛擬商業空間也需要持續或周期性地“裝修”、“擺貨”,而這種“裝修”與“擺貨”必須以圖片拍攝、圖片處理、視頻攝制、動畫設計、版面設計、交互設計等等專業知識與技能作為支撐。

  1.4生活方式進化的呼喚

  當今社會,顯示屏幾乎無處不在、無時不在,而且還在向居家、工作、出行的每一個角落延伸,人與顯示屏之間的互動已經成為工作與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現在世界上每一秒中都有數以億計雙眼睛盯著屏幕瀏覽,人類注視顯示屏的時間可能已經遠遠大于對其他事物的關注。在消費性領域,我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工信部2014年的數據顯示,中國手機保有量接近13億,手機網民的數量高達8.57億人。如果加上Pad、PC,智能電視,中國人至少人均擁有2塊以上的顯示屏。而且,新一代智能家電、智能家居乃至智能住宅也呈現出方興未艾之勢。在如此龐大的硬件和消費人群的支撐之下,電子信息、商務、服務所集聚的信息流呈現出爆炸式的增長,相應地所有終端所需要的界面、圖片、動畫、影視頻等等也呈爆發式增長。

  2現狀與挑戰

  2.1專業發展的概貌

  高職藝術設計類專業群發端于21世紀初,應該說歷史較短積淀較弱,但其發展勢頭迅猛。根據教育部高職高專藝術設計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的數據,全國1200多所綜合性高職院校中開設藝術設計類專業的有700余所,其中絕大部分學校單獨設置藝術設計二級學院或系。估算藝術類設計類專業在校生規模在50萬人以上。以江蘇省為例,開設藝術設計類專業的高職院校超過50所,每年為社會輸送畢業生約1.5萬人。高職藝術設計類專業幾乎可以面向所有的產業和產品,并且與現代信息技術,特別是人機交互技術關系密切。具體表現在以下方面:一是藝術設計幾乎滲透到現代社會的所有領域,目之所及,概莫能外;二是越來越多地服務于智能終端的界面設計和交互功能設計;三是智能終端的播放內容呈爆發式增長;四是專業本身的教學內容與教學手段均建立于數字技術、智能終端之上。

  2.2人才培養的困惑

  技術的不斷進步促使產業不斷轉型,也驅動企業持續進取,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人才的支撐顯得至關重要。但企業、學校、學生三者的關注點卻不盡相同。企業需要大量能用適用的人才,希望源源不斷地得到素質好、懂技術、有技能、成本低的人力資源,但鮮有參與人才培養,并為未來員工進行前期投入的意愿與行動。學校希望畢業生前景好、專業匹配度高、職業遷移能力強,但教學內容和方法常常滯后于技術發展與人才需求的變化。學生希望收入豐厚、工作體面,但又不肯承受艱苦或壓力等等。例如,一些動漫制作企業有較為明確的崗位分工,因此希望學校按崗位需求培養不同技能特長的學生;但學校著眼于人才培養和學生的全面發展,總是希望對學生進行較為全面系統的訓練;而學生面對海量的信息,家庭的希望,同學的對比,往往顯得比較茫然、無所適從。三者的期待都是合理的,也存在相互交集的共同點,但現實情況是很難真正實現三者價值追求的統一。如何依托互聯網+,協調三者之間的關系,形成高品質的人才鏈,是藝術設計類專業要解決的緊迫命題。

  3路徑與策略

  3.1藝術與技術并重

  教育部對高職人才培養的目標定位是“高素質的技術技能型人才”,其中的三個要素:高素質、技術、技能,對于藝術設計類專業而言應重新定義:高素質是人才培養的基本目標;藝術設計類專業既要培養學生認識美、凝練美的能力,也要培養學生表現美、傳播美的能力。前者的本質是藝術,后者的本質是技術(技能)。高職藝術設計類專業的定位是培養一線設計師而非從事簡單重復勞動的操作工,學生必須兼具和平衡藝術素養和技術能力兩個方面。因此,在人才培養方案中,既要注重美術理論、三大構成等基礎訓練,形成較為扎實的藝術功底和設計創作的能力;又要大量訓練軟件的應用技能。尤其在互聯網+時代,一些高端設計軟件正在呈現突破地域限制的協同工作特征。因此必須了解現代媒體制作和傳播技術,使得自己的設計構想能夠無障礙、高效率地得以實現。

  3.2專業與企業對接

  工學交替、就業導向是高職教育的主要標簽。從內因驅動看,學校不可能在封閉的院墻內實現辦學目標,因此積極尋求專業與企業對接,以此充分了解企業所使用的技術、設備以及專業發展動態,了解企業對人才的期望。因而學校對校企合作充滿熱情、充滿期待,期待在人才培養的全過程真正實現校企之間的深度合作。從外延行為看,學校努力采取走出去、請進來等諸多措施,讓學生在就學期間接觸企業,體驗崗位。例如建立校外實訓基地,即所謂“廠中校”,引進企業生產線或車間,即所謂“校中廠”等[3]。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學校與企業消除了地理的限制,使得校企合作呈現新的特征。對于藝術設計類專業而言,學校提供工作室的硬件設施,制定相關管理制度,使之具備一個基于互聯網的小微企業的基本特征,鼓勵教師承接市場項目,并考察項目實施與教學過程有機結合的程度,是得到普遍認可和采納的做法[4]。

  3.3學習與工作融合

  教育部正在大力推進“現代學徒制”試點,計劃到17年覆蓋面達到70%。現代學徒制的實質就是工作與學習的交叉與融合,是連接職業教育與企業崗位的暢通橋梁。當前,在專業課程中以真實項目驅動,將工作與學習融合起來可以看作是對“現代學徒制”的探索性實踐。例如,在數字媒體專業教學中,以開發一個網站或攝制一部微電影為驅動,根據網站建設或影片攝制所需的知識和技能配置課程內容,邊教邊練邊實戰。得益于互聯網+時代學習資源與創作素材的無限豐富性和便捷性,這一原本富有挑戰的過程會變得十分有趣。當網站建設或影片制作成型,教學任務也隨之完成。學生在此過程中時刻被任務牽引,又時常能感受到成功的喜悅,其學習動力強勁,學習過程可控,學習成績可量。

  3.4線上與線下互動

  在互聯網+時代,觀念的更新與技術的進步已經使得網絡的作用遠遠突破了查找資料的初級階段。“教”可在任何時空實現“泛在”,“學”也可在任何時空實現“泛在”。當下流行的“微課”、“翻轉課堂”正是這種“泛在”的具體表現;云端有大量高品質的課程資源可供選擇,教學內容和方式可以突破專業、年級、學校乃至國界的限制。中國高校科學與創意聯盟基于互聯網+理念,計劃在全國高校中選擇400所建立“數字藝術協同創新實訓室”,在這個平臺上探索技術的聯合研發、成果的聯合展示、項目的協同運作、資源的共建共享。學生可以通過平臺得到一種全新的學習和創意體驗。

  4結束語

  互聯網+正在引發各行各業發展方式的深刻變革,藝術設計類專業未來的發展也必然要“+”入互聯網這一高速通道。可以預期,從教師的知識能力結構,教學的組織形式,實訓的設備設施,以至教室的物理結構都將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不斷演進而發生改變。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