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力集體企業經營管理專項審計研究論文

  一、引言

  2000年以來,電網企業所屬的三產、多經等輔業單位逐漸改制成為集體企業。作為國內最大的電網企業,國家電網公司多次明確要求對所屬的集體企業管理體系和運營機制予以完善,推動其持續健康有序地發展。在當前依法治國和國家監管力度不斷強化的背景下,如何規范集體企業管理,成為各級供電公司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經營專項審計是指審計人員為了評價被審計單位經營活動的效果和效率,而對其經營程序和方法進行的專項評價。對集體企業開展經營專項審計,是推動集體企業規范經營的必要舉措。開展此類審計,涉及到集體企業的公司治理、業務經營、資金管理、流程管理、人事管理等諸多方面的內容,而且還牽涉到歷史遺留問題及多年積淀的利益矛盾,如果缺乏創新思路、周密策劃和穩妥實施,很難取得滿意效果。國網山西省陽泉供電公司(以下簡稱陽泉公司)在此方面的實踐取得了較好效果,對其他企業開展此類審計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二、經營專項審計的思路及目標

  陽泉公司對其所屬的集體企業經營審計的總體思路,是以審計集體企業生產經營關鍵領域、關鍵環節和關鍵控制點為基礎,做到審計全覆蓋,以評促改,以強化其管理、素質和服務、創造效益為重點,深化管控體系,完善制度體系,強化人才隊伍建設,突出核心業務,優化產業結構,持續提升規范管理水平,確保集體資產保值增值。另外,審計時要正確處理好集體企業的管理和發展關系,積極順應國家電網公司“三集五大”管理變革,持續提升依法治企水平。在審計目標方面,以完善集體企業全面風險管理和內部控制為目標,審計要做到五個“有利于”:有利于健全公司治理機制,確保流暢運轉;有利于健全管控體系,加強監督管理;有利于強化核心業務,提高發展能力;有利于強化規范管理,深化依法從嚴治企;有利于深化重組整合。

  三、經營專項審計的重點內容

  如今雖然集體企業與電網企業已經脫離了資本紐帶關系,但由于歷史等原因,其與主業仍然存在著錯綜復雜的關系。為此,陽泉公司將審計重點確定為:(1)監管體系是否完備。在管控體系方面、制度體系方面、信息管理體系方面進行審計,查看集體企業三個體系是否完備。通過審計,揭示其機構是否健全、人員是否到位、職責是否明晰;各項管理制度是否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管理全覆蓋。(2)行為是否遵循依法治企要求。審計集體企業在經營業務、人力資源和財務資產管理等方面是否規范。查找集體企業在“人、財、物、工程”等關鍵管理事項中的薄弱點、風險點,從制度上、管理上、流程上促使其建立健全內部風險防控機制。(3)關聯交易是否公允。審計集體企業與電網主業之間的交易是否按照市場化的公允價格進行,是否存在利用關聯交易輸送利益,或一方損害另一方利益的行為。(4)重組整合方面。審計集體企業是否穩妥推進按照國家電網公司部署,以減員增效,瘦身強體為前提,穩步推進同質同類集體企業的重組整合,是否做到了規范管理與健康發展的有機統一。(5)優化服務方面。許多集體企業的主要業務是為電網建設做好服務。審計時要關注集體企業在規范業務流程、優化服務意識、提升核心競爭力方面是否到位,是否為電網企業提供了優質服務。

  四、經營專項審計的過程

  陽泉公司充分考慮了審計人員的專業勝任能力,抽調了各個專業的人員組成審計組,并邀請了部分內部專家參加。在審計方案設計上,充分考慮了審計目標、審計重點、審計重要性水平和審計進度安排等,確保有條不紊。另外做到每兩年開展一次專項審計以及后續審計,確保審計頻率和審計成果得到切實應用。從審計情況看,發現的集體企業的主要問題如下:(1)重大決策方面,包括:未按照公司“三重一大”決策管理程序要求執行,如有的企業年度未召開經理辦公會和黨政聯系會,未登記會議記錄、紀要;投資決策缺乏深入調研,對外投資企業效益較差,甚至虧損倒閉。(2)資產管理方面,包括:部分房產長期缺乏產權證明,房產沒有辦理土地證;資產處置長期未清理,比如出售已報廢車輛沒有做賬務處理;資產賬賬核對不符,如車輛管理明細臺賬與固定資產明細不相符。(3)關聯交易方面,表現為:集體企業占用主業的房產未支付租金;主業租賃集體企業的資產所付的租金超過市場價格,尤其是車輛租賃費用。(4)貨幣資金管理方面,包括:大額使用現金;存在企業資金私自出借、挪用現象;銀行賬戶開立過多,導致資金閑置;備用金借款長期未清理,3年以上的備用金較多,且備用金管理不嚴格,支付較隨意,沒有把好備用金“出口關”。(5)往來款項管理方面,包括:未按規定提取壞賬準備;存在數額較大、掛賬時間較長的往來款項,且長期未清理;往來掛賬對方單位已注銷(或吊銷營業執照),存在損失風險。(6)物資管理方面,包括:部分物資材料的出入庫手續不健全,出庫單無領料人簽字,入庫單無采購人簽字;自購材料供貨商資質和產品質量證明未收集;未及時辦理廢舊物資回收手續,廢舊物資賬實不符,利舊、利庫物資手續欠缺。(7)財務管理方面,包括:未按規定打印年度會計賬簿,會計憑證編號不對應,科目核算不規范;職工薪酬外發生工資性支出,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提前計提工資,跨年度支付;不提、少提、不繳、少繳工會經費;不提、少提職工教育經費,教育、培訓費用支付依據不充分;食堂補貼缺少明細;上年收入本年入賬,沖減收入,計入下年,沖轉成本計入下年度等。(8)業務管理方面,包括:違規分包、轉包工程;工程項目勞務分包未履行招標程序,工程項目材料未履行招投標;工程項目結算費用不實,工程結算依據不充分,工程量結算不實,竣工項目部分內容未實施;工程項目未按照計劃實施,調整項目地點未報批,施工安全質量存在管理漏洞,部分公司無資質出具工程調試報告,工程實施嚴重滯后,工程項目建設資料管理不規范等。(9)合同管理方面,包括:合同管理制度及流程未有效執行;部分經濟業務發生前未簽訂合同;合同簽訂一方不具法人資格;合同條款未有效執行;違反施工合同支付條款;分包合同簽訂內容與實際不一致;事前簽訂包含不確定性內容合同;簽訂合同主體違規。

  五、結論及啟示

  針對審計發現的問題,陽泉公司在每次審計結束后的三個月內,開展后續審計,督促被審計單位進行整改,并將整改情況納入集體企業負責人的經濟責任履行的范疇,及納入集體企業內部控制報告之中,極大地促進了審計問題的整改效率。集體企業屬于國有資產的范疇,但由于歷史等原因,在內外部監管方面比較弱化。在依法治國的大環境下,對其強化監管勢在必行。因此開展內部的經營審計時,需要在審計重點、審計內容等方面予以精心設計和細化,將集體企業的發展和規范結合起來,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