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社會實踐論文

社會實踐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20XX年8月1日起,國家將部分紡織品、服裝的出口退稅率由11%提高到13%。國家將出口退稅率的調整作為宏觀調控和財政政策的一個組成部分,并非單純的針對某個行業出口的調控,歷史區間在6%-17%之間。在歷史上的五個調整階段中,出口退稅率下調往往發生在出口表現良好、而國家采取緊縮政策的時候,調控出發點主要包括為國家財政減負、減少貿易摩擦等,最低調整至6%。出口退稅率上調往往發生在出口環境惡化、出口企業遇到困難的階段,調控出發點主要包括應對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促進出口和扶持織工業、維護社會穩定等,最高調整至17%。

  出口退稅率通過影響出口企業成本作用于產品銷售價格,短期內通過影響銷售價格對出口量有較為直接的影響;而中長期來看,出口單價的變化更取決于當時的出口貿易環境以及市場的競爭態勢。

  1)短期內,退稅率下調會推高出口企業的成本,對出口量增長帶來負面影響;中長期來看,在外部市場需求較好的情況下,企業可通過出口單價提升進行成本轉嫁;若貿易環境不好,則難以通過提價來實現成本上升向客戶的轉移。

  2)短期內,退稅率上調會降低出口企業的成本,對出口量增長帶來正面影響;中長期來看,出口環境惡化的情況下,企業可能會降低出口價格來換取市場空間。

  大部分調控都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出口增速更多取決于進口國經濟以及貿易環境的變化。從調控效果來看,在歷史上的5次出口退稅率的下調中,除了19XX年12月的下調未帶來出口增速下滑之外,其余4次都帶來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19XX年和20XX年的兩次調整帶來的下滑較為明顯,而20XX下半年的下滑美國次債危機爆發有很大關系;在歷史上的4次出口退稅率上調中,19XX年的上調未能阻止出口下降的趨勢,19XX和20XX年的3次上調后出口增速均有所加快,當然亞洲金融危機影響的消退是出口增速提升的根本原因。

  短期來看,出口退稅率上調的一次性補貼作用和下調時對企業盈利的抽回作用是明顯的;但中長期來看,出口退稅率調整與企業盈利變化的關聯度相對有限,出口企業的盈利多取決于出口環境的變化。看到退稅率下調的影響:對收入、毛利率、稅前利潤等指標的短期負面影響均較為明顯,但經過一段時間的消化,企業的總體盈利能力又會逐漸恢復到稅率調整前的水平。此次退稅率上調的總體背景是2007年下半年開始的次級債危機和人民幣升值影響削弱相關產品的出口競爭力,導致我國紡織服裝出口環境惡化。預計此次出口退稅率的上調對企業盈利的短期補貼作用會比較明顯,但此后出口收入和盈利是否增長要取決于出口環境的變化、企業產品的比較優勢、主要進口國和地區的采購政策。

  如果類比歷史最高退稅水平,紡織出口退稅率可能還有一定提升空間,但政策抉擇會更為審慎。紡織服裝出口占比日益下降,因此紡織服裝退稅率調整對財政收入的影響日益下降,該行業涉及到數千萬勞動力就業和社會穩定,社會效應也不容忽視。但另一方面,目前給予各行業的出口退稅占我國財政收入的比例已達到10.7%,面臨災后重建的巨大支出及通貨膨脹高企帶來的政府對低收入群體補貼的不斷高漲,估計國家在進一步調升退稅率方面會比較審慎。

  在投資、出口和消費這一經濟的三駕馬車中,中國的經濟增長一直都依賴出口和投資拉動;而大批出口企業出現經營困難,已經導致中國經濟增長減速。

  對于中國經濟而言,把過分依賴出口、投資拉動,轉變為投資、出口、消費均衡和協調發展,十分重要。但是,要讓出口的速度降下來,前提是消費的速度必須提上去,這樣才能互補。

  中國已經將出口戰略調整為“減量、轉型”,適當減少出口量是必然的選擇。過去中國出口量太大也有得不償失的地方,如出口主導型地區是在消耗國內已經緊缺的資源,污染自己的環境,還搭上了自己的廉價勞動力,為全世界打工制造產品。為此,出口企業要由出口低端的大路貨產品轉向生產出口高科技產品,減少消耗資源,擴大附加值,才真正符合中國的國情。

  近年來,中國外貿政策強調轉變外貿增長方式、推進產業升級。從長遠來看,目前這種低科技含量、低附加值產品出口企業面臨的生存壓力和淘汰風險,正是中國轉變外貿增長方式必然要經歷的陣痛。

  日元升值大潮曾給日本留下一個強大的IT行業;臺灣的產業升級同樣也是在臺幣升值之后得以實現的。中國內地企業的生命力之頑強往往超乎想像,經過人民幣升值、取消出口退稅等因素的歷練,他們必將浴火重生。去年,中國機電產品出口受升值影響要小于紡織等行業企業。推動優勢領域創新能力提高、鼓勵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也可以看作是人民幣升值給中國企業帶來的正面效應。

  經驗證明,能夠充分利用多種手段積極應對人民幣升值的企業,在人民幣升值中反而可以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和更多的市場份額。

  現在的情況是,在凈出口明顯放緩、經濟增速放慢的同時,由于較高的通脹和投資收益減少,居民收入預期下降,消費預期也正在下降。在消費沒有徹底啟動起來以前,決不能讓出口下降過快,否則,也會影響到消費的增長。如果出口降下來了,而消費未上去,那么,經濟必然會出現大幅減速。

  最近,國務院高層密集調研蘇浙滬魯,頻頻造訪出口企業,目的之一就是為下半年的經濟運行尋找政策平衡點。

  眼下,中國面臨的首要任務是從根本上解決經濟內部結構的矛盾,將來自發達國家的經濟衰退與金融危機兩種沖擊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抓住時機調整出口產品結構,實現經濟的平穩增長和可持續發展。

  而且,商務部也正在積極調研,評估因人民幣不斷升值等因素導致的一些行業出口企業生存困難的問題,會在適當時機推出政策,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對于出口企業而言,不能依賴政府政策的扶持,要適應市場調節的變化,主動淘汰落后產能,進行產業升級,抵制市場風險。

  企業采取的主要手段包括提高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產品檔次、技術含量和附加值;通過談判維護出口產品價格;提高品牌影響力或創立自主品牌等等。

  盡管不能否認人民幣匯率升值對中小企業帶來了沖擊,但猶如硬幣的兩面,升值也同時為企業帶來了改革和創新的動力。用一些企業老板的話說,誰能適應環境,率先面對,率先轉型,誰就能成為這場賽跑中的贏家。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