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語錄讀后感

語錄 時間:2019-07-24 我要投稿

  閑適和散漫都是從俗務中抽身出來的狀態,心境卻迥異。閑適者回到了自己,在自己的天地里流連倘佯,悠然自得,內心是寧靜而澄澈的。散漫者找不到自我,只好依然在外物的世界里東抓西摸,無所適從,內心是煩亂而渾濁的。

  ——周國平

  現在的我應該是以散漫者,給自己很多的借口,丟棄了很多東西,無所適從。或許是不想適應吧,煩亂與渾濁,何時是個頭?

  有兩種孤獨。

  靈魂尋找自己的來源和歸宿而不可得,感到自己是茫茫宇宙中的一個沒有根據的偶然性,這是絕對的、形而上的、哲學性質的孤獨。靈魂尋找另一顆靈魂而不可得,感到自己是人世間的一個沒有旅伴的漂泊者,這是相對的、形而下的、社會性質的孤獨。

  前一種孤獨使人走向上帝和神圣的愛,或者墮入空門。后一種孤獨使人走向他人和人間的愛,或者陷入自戀。

  一切人間的愛都不能解除形而上的孤獨。然而,誰若懷著形而上的孤獨,人間的愛在他眼中就有了一種形而上的深度。當他愛上一個人時,他心中就會充滿一樣的大悲憫。在他所愛的人身上,他又會發現神的影子。

  ——周國平

  尋找另一個靈魂,可以給我依靠及陪伴。懷著形而上的孤獨,繼續我的尋找之路。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座屋宇屬于我,我只生活在我的心靈的屋宇里。所以,不要再在世界的無數叉路口等我,不要讓我為你的焦急等待而擔憂,不要逼我走出心靈的屋宇而迷失在尋找你的路途中。

  當我回憶起上海中學的時候,我總是看見一個瘦小的學生坐在閱覽室里看書,墻上貼著高爾基的一句語錄:“我撲在書本上,就像饑餓的人撲在面包上一樣。”事實上,我現在已經無法弄清,這句話是真的貼在那里,還是我從別處讀到,在記憶中把它嫁接到了上海中學閱覽室的墻上。不管怎樣,這句話對于當時的我的確獨具魔力,非常貼切地表達了一個饑不擇食的少年人的心情和狀態。我也十分感謝那時候的《中國青年報》,它常常刊登一些偉人的苦學事跡和勵志名言,向我的旺盛的求知欲里注進了一股堅韌的毅力。我是非常用功的,學校規定學生必須午睡,但我常常溜出宿舍到教室里看書。我們那棟宿舍的管—理—員對學生管得很死,在午睡時間溜出宿舍而被他發現了,就會遭到嚴厲的訓斥,因此我十分恨他。后來這個人被判了刑,原因是利用職務方便奸污了多名女生,可見道貌岸然之人大抵男盜女娼。

  在中學時代,我已把做學問看作人生最崇高的事業。在我當時的詩中,我嘲笑了那些迷戀物質享樂的人,表示自己只迷戀知識,我的志向是“攻讀一生通百科”,“天下好書全讀熟”。當然,我并非沒有功利心,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無職少鳴難驚人,大志不隨眾笑沉。讀破萬卷游列國,高喊來了對諸圣。”表達了依靠做學問出人頭地的欲望。我也渴望成功,但看來我是堅定不移地相信,唯有做學問是成功的正道。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