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光山影溯汀江

隨筆 時間:2017-07-12 我要投稿

  波光山影溯汀江

  波光山影溯汀江【1】

  由福州坐火車往深圳,經過東南捷徑龍梅路段時,你的視線會被一座座大山截斷,剛現出的藍天、白云、河流、闊野,一忽就不見了,即刻被窗外桔黃色燈光所代替,此時,列車已進入到一道又一道隧道中,在崇山疊嶂間逶迤蛇行,前面的中途站到了,它剛好設在一處三河交匯的地方。

  如果你是鐘情大自然的人、喜歡徜徉在田園村舍、喜歡沿著溪河幽谷尋覓,那就在這下車,這里被喻為客家世界的香格里拉,是傳說中的世外桃源。

  因為火車多從山腹中穿過,自然環境卻未受人為破壞,文物古跡隨處可見,土樓圍屋依舊保存。

  我不打算用語言來作過多的描述,只想同大家一起領略汀江沿岸舟橫古渡、野趣盎然、清幽靜美的自然景觀,然后再去游覽千年古鎮——茶陽。

  江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這是唐代詩人劉禹錫吟詠山水時留下的名句,如今借來形容這里的景致卻非常貼切,遠眺,一河清波順山緩緩流動,如微風吹拂下的一匹綠色綢緞,兩岸青山蒼翠欲滴,大自然柔美的造型,真的象古代女子頭上的發簪。

  現在就從這江口乘船溯流而上,讓重重疊疊的奇山秀水,把我們帶到另一空間,從而喚起那逝去的遙遠記憶。

  兩岸寂寂,不見炊煙,也無村舍。

  時值初夏,在滿山遍野的混雜林中,一簇簇黃白色小花無言地盛開著,想不到,在這荒江野徑,還能觀賞到這般亮麗的色彩。

  眼下河床寬廣,水流平穩,雖是逆水行舟,速度并不算慢。

  轉個彎,一片田園即映入眼簾,村子好象不大,在綠蔭中到底隱藏了多少屋舍,真的看不出來,這是竹林人家,到處都被綠竹泥竹所遮蓋,一條林中小徑,蜿蜓曲折,通向幾戶人家,不時傳來雞鳴和狗吠,透過葉隙,偶爾能看到瓜棚豆架和散放的牛羊,多么幽靜的江村呵,可惜船不在此處停留,要不然,在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走走,該有多么愜意和美妙呵。

  坐過船的人都知道,無論大江小河,最常見的便是沿岸長城般的河堤,那是農田與村鎮的保護墻,這里卻看不到,在此擔當護岸防洪任務的,是濃密茂盛的竹林,那蔽天的英姿,將江面映襯得格外清幽。

  突然唉乃一聲,有小船從竹叢中蕩出,船上幾個村民頭戴竹笠,正在悠悠過渡,在不斷移動的竹林間不時有樓房閃出,看到這江村和屋舍,想著這里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歸的情景,不由的讓我產生一種向往和回歸之情。

  我一邊凝視著江面,一邊俯下身軀,用雙手撩撥著清沏的江水,也捧起一把喝了,不是因為口渴,而是這江水清沏透亮,絲毫未染。

  船頭順著山勢拐了個彎,現出一塊平陽,山向后退了許多,此處有碼頭,用條石砌起的一級級臺階,無論水漲水落,并不妨礙船來泊岸,石墩是用來系船用的。

  岸畔樓舍錯落,陌路纖纖,近水人家,主要交通工具是船,碼頭便成了與外界溝通的門戶,也是婦女們浣洗的平臺及孩子們戲水的樂園,船雖沒停,卻同樣能觀賞到了一幅柳絲拂岸、漁翁起罾的水鄉風情畫。

  四十里水路,一條悠長的畫廊,一里一景觀,里里景不同,這就是汀江下游給人的美好印象,這里雖沒有韓江的闊大,更沒有珠江的繁華,這里的清純與秀美,卻如同羞澀的處子一般讓人久久著迷。

  江水靜靜地流,船不急不慢地行駛著,突然,我的心激烈地跳動起來,就在煙波迷蒙處,一排斑駁的青磚瓦店,正朝著我的眼底愈推愈近,泊在碼頭的貨運駁船,也越來越清晰。

  呵,千年古鎮就要來迎接我們了,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古鎮,它是舊時方圓百里的政治文化中心,衙門、縣府曾設在此地。

  由于歷史的原因,這里的繁華漸漸湮沒了……不過,過去的不幸,到今天便值得慶幸了,不然,這里的一切,就會被驕橫的現代建筑物所占據,客家世界的香格里拉,便宣告在地球上消失,也就沒有了如此的暢游,除非是在夢里。

  現在就要登岸了,我們不必去尋找傳說中的不夜商埠和青樓管弦,但一定要去尋訪每一條古街舊巷,去觀賞那座精美絕倫的父子進士牌坊,然后再到那尚未被歲月湮沒的舊城墻上走走,只要一路屏住呼吸,慢慢尋覓,靜靜傾聽,這里的一木一石一磚一瓦,便會告訴我們許許多多關于古鎮的故事。

  人生若只如初見【2】

  初次見你,忘記了是在什么時候。

  只記得在桃花島有個叫桃花谷的地方開滿了桃花;你送我了一只桃花,你說你叫桃素。

  你說:“桃山桃花開滿樹,桃香桃艷惹人顧。

  桃青才有澆花人,桃開生死誰來護?”

  你凄然欲滴,你艷如桃花,勝似桃花。

  我說:“愛桃品桃不惜桃,桃枝桃葉凋滿路。

  我愛桃花添春色,更惜桃樹因春誤。

  在下復姓納蘭,名性德,字容若,愿與姑娘長相知。”

  你說,原來是納蘭公子。

  相遇本就是為了分離,你等我2000年吧。

  穿過2000年時光,今世又再見你,我說:“你還記得,這是你送我的那支桃花嗎?輪廻百世,我的執念,依然徘徊在原來的地方,等你!” 你說:納蘭公子,輪廻,不就是為了等待嗎?

  不知多少年過去了,直到世界末日,物換星移,滄海都化做了桑田,我終于舍得折去了那枝桃花。

  其實你送我的那支花,早已經沒有了花,花在你送我那年的第一個冬天,就已經凋謝了。

  展開手中桃扇,我寫下詩句: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似當初不相見。

  守得陌上桃花開,只道當時是等閑。

  無情未必是決絕,有意未必得相戀。

  暗香浮動恰正好 相識相知倆無怨。

  但以一枚雪花送別秋冬【3】

  一袖清風,但以一枚雪花送別秋冬--題辭.微塵陌上

  海邊的閩南,臨春的時節,日頭總是或暖或涼的,似春,似秋,但絕不是冬,因為雪花已是許久未曾來過。

  時光,終究是匆匆的。

  我站在歲月的門楣處,看冬是匆匆地去,看春是匆匆地來。

  三角梅子開了謝了,芨芨草枯了綠了。

  一枯一榮的歲月,有暖陽,有薄涼,有寒蟬切切,亦有瘦了的花枝,更有宋詞深處那闕南渡的相思,匆匆的來去著,終究是如此匆匆的。

  總是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在深夜觸摸歲月的樣子,端詳她那發間的霜華,也摩挲她眼角的細紋,以及她眼底里些許倦怠的神情。

  這樣的觸感,讓我知道歲月里終是有些念想,讓心柔軟了,同時,也徒添了薄涼。

  偶爾的,想起你的樣子,在這乍暖還寒時候,還好嗎?

  聽說,你的世界飄著了雪,是2016年的最后一場雪,覆蓋了離離原上桃花梨花丁香花,也覆蓋了微塵陌上香草蘭草芨芨草,那么,你是否,亦如我似得,偶爾去看田間肥了的稻米,或是,去攀折陌上瘦了的花枝,還是,去掬捧汀溪已是細了的水滴?但愿,日子未曾將你過得老去,對生活簡單著的歡喜,是你那盞普洱里尚溫的暖意!

  有些日子,終須是你溫柔以待的;有些年華,終須是你青眼有加的。

  而我時時會走進秋冬的土塬上,在或肥或瘦的花枝間,摘取一支你曾經歡喜的花,為你的案頭添置一袖寒香;也會在渺渺時光的偷閑里,去探訪你曾經去過的小橋流水深處的人家,收錄舊年的老光景,在阡陌坎坎的歲月里,惜一地落英的繽紛。

  很多時候,執著于生命的來去,不問山高水長的蘭舟催向何處,不問春風十里花為誰飛花為誰落,也不問大乘小乘的禪意是怎樣詮釋紅塵深處的一花一世界的不同。

  偶爾焚一柱梵香,只等某一刻參悟,在灌頂的醍醐中,了悟活著的深情,活在蕓蕓眾生的江湖,擇一山村小橋流水的幽處,在每一段季節的枝頭,煮上一壺清泉,篩上芽色的綠茶半盞,詩意地棲息,不驚不喜,不擾不怖,隱在蕓蕓的眾生中,妥帖了一世慈悲的心境。

  記得,雪小禪寫的一個句子,總會有那一段時光,得了深情的病,深情得無可救藥。

  或許是的,總有一個季節,是你需要深情地活著的,活成一株荼蘼的花朵,迎風柔軟,溫暖了一段歲月;遇雨纏綿,也驚艷了一場初見。

  這樣的一個季節,是靜寂而清白的,可以一人一馬縱情于大漠孤煙直的闊遠與蒼涼,可以擇一紅顏秉燭茶話,促膝長談,可以西望長安登樓賦詩,羨魚臨淵,亦可以三五知己,薄酒數盞,在清淺來去著的日子里,視瓜田菜米作尋常人生,在清晨、黃昏地重復中,讓心境亦如一闕宋詞的清寧與閑適,不理紛囂,與浮華紅塵拉開一些界限,度來如吹云見日,偶爾得了清寧的一兩句文字,無端扣中了熹微心事,亦足以飛度萬物于無聲!

  這個季節的最好,是看見了花開,也看見了花謝,山一程水一程,在秋冬的臨別處,以一枚雪花的溫度取暖,見心明性,契合生命中最美的那段深情,即便需要送別,我也會拈起你臨行去去時的那一闋跫音,在你回首的十里長亭,一步一蓮花,不負如來不負卿,深情如昔!

  或許罷,這樣一個季節,只是陪你走了一段路,在漫長的光陰里,截取了一寸,與你作伴,短短的時光里,溫暖了彼此,正如花開花謝一季,一地余香,彌足珍貴。

  而將至的季節,又有誰會在煙火里相伴,在茶香里相知,在文字里相念?

  在每一個挑燈夜讀的深夜,總也會去細數歲月里的秋冬來來去去,在花飛花落的每一瞬間,傾倒了每一個流年。

  也許,秋冬本是薄情的,但也深情至極,花好是歌,花謝是詩,每一段生命,都有她存在的特定的意義,如秋,可以是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相思;如冬,可以是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的豪情;也如某一片刻的光陰,可以是眾里尋你千百度,驀然回首,你正好在花落花開處的驚喜,因為,如果,我在,恰恰你來,正好妥帖了歲月的圓缺。

  生命,本來就是一場途經。

  在燦爛的春夏也好,在蕭索的秋冬也好,愛著每一段光陰,無論你在或是不在,而我依然深情地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如此就好!

  這個秋冬行將遠去,但不必感懷于中,也無需悵惘于中,只需將來年的三春添置于心,裝上每一個黎明,于煙火歲月里,厚愛生命的每一程,如此即好。

  一袖清風,但以一枚雪花送別秋冬,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