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燕歸來的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每年春回大地,百鳥爭鳴之時,社燕成雙逗引翻飛,穿堂入室查勘舊巢。父母臉上便呈現出抑制不住的喜色:“去年的燕兒又回來了!”。小時候的我便仰著頭盯著棲在梁頭“唧唧”親昵的燕子疑惑:“果真是去年的那一對燕兒?”。

  后來在典籍中查閱,從晉代好事人傅咸的《燕賦序》中得到了驗證:“有言燕今年巢在此,明年故復來者。其將逝,剪爪識之,其后果至焉。”。無法想象這體態輕盈的小東西,憑借著怎樣的勇氣、耐力和記憶力,一路翻山涉水,終于趕在第二年的春天榮歸故里,不費吹灰之力就投宿到昔日主人家,憑借河流,山川走向辨識方向,而時隔一年后尚能在千百屋榭中找到屬于自己的那一方室,就不得不讓人驚訝了。

  “春分玄鳥至,白露玄鳥歸”。正如燕子喜歡與人相親一樣,人類從來都是與燕為善的。古語說得好:“燕不入愁房。”燕子在誰家筑巢,就預示著誰家吉祥平安、人丁興旺,而燕子常棲的家庭,則被認為是德行高望之家。因此,有“燕”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們是絕不會故意破壞燕巢或趕燕子出門的。偶有潔癖農家不堪其擾屢次將燕巢捅掉,必然遭受詬病和唾棄,燕子也傷心遠離了這戶人家。尋常百姓對于燕子的穿堂入室懷著欣喜之情,為防止房梁屋檁上燕子的糞便玷污八仙桌和廳堂,勤快的人家都在燕巢下懸垂一張硬紙板接鳥糞。偶爾調皮雛燕爭搶母燕銜來的蟲兒跌出巢外,成燕在窮盡一切辦法無法把雛燕從地面銜回巢內而憂傷哀鳴時,收工回家的主人會踩著桌凳將雛兒送回巢內。夏蟲鼎鳴的夜晚,伴著星兒和月光,屋里女主人摟著襁褓中酣睡的幼兒,燕子用寬厚的翅膀罩著尾巴上帶著圓溜溜肉瘤的雛燕,鼾聲伴著偶爾從燕巢傳來的溫柔唧唧聲,是一曲多么幽靜和諧的小夜曲啊。

  而與燕子近親的麻雀卻遭受與之天壤之別的待遇,麻雀是沒有資格登堂入室的,偶爾從窗洞溜進殿堂就倉皇失措,慌亂中東跌西撞,只想盡快逃離樊籠,主人也毫不留情用掃帚驅離。自慚形穢的麻雀只能嘰嘰喳喳,抱著不平在房頂檐瓦下尋找棲身之所。即使這樣也不堪調皮小子騷擾和毀滅,清冷月光下,一伙調皮的傻小子攀梯登上房頂,冒著掏出家蛇跌落地面的危險,將雀蛋掏出果腹,將尚未長出羽翼的幼雀裝到盒子中妄想將其馴化為溫順籠中鳥,可羽翼未豐的幼雀氣性極大,自囚入樊籠就滴水不進,點米不沾,僵硬直挺的身子詮釋著士子之氣。眼睜睜目睹身家毀于一旦的母雀瘋狂暴躁俯沖啄擊“兇手”,悲鳴中哀嘆著與家燕不同的際遇和命運。

  多年以來,燕子都未光顧老家,看到別人家燕子唧唧穿堂入室,父母惆然若失。

  去年春天老家翻蓋了土房,蓋起了磚瓦房。明媚春日中,一對家燕穿過尚未安裝門窗而洞開的窗洞棲上了新房的梁檁。父母喜悅之色躍上眉梢,可隨即就黯然神傷。秋后安裝了鋁合金門窗后,封閉的門窗將阻擋住燕子的腳步和形跡。最可怕的是燕子養兒育女后,雛鳥羽翼未豐,脫離了成燕的照顧,那后果就嚴重了。父母經過多次的嘀咕和思忖,最終決定燕子南遷之前先不安裝門窗,以方便燕子自由出入,養兒育女。

  瞅著穿梭銜泥,魚貫而入的一對燕子,父母眼中滿是欣慰和慈愛。他們經常望著燕子成雙出入的辛勞身影就入了神,聆聽著雛燕嬌嫩的唧唧聲就入了眠,遠方求學的孫兒就影影綽綽走進了夢中……

  雛燕羽翼漸豐,差池雙翦,飛進飛出,偶爾也銜著螞蚱飛回窩巢。“長大了,這就不用爹娘照顧嘍!”。

  秋風蒼勁吹起,滿樹的黃葉子就嘩啦啦落了一地。燕子一家進進出出的越發頻繁,它們也在為長途跋涉南遷做身體上的儲備。清晨霧氣彌漫中或嫣紅夕陽剪影中,成群的燕子把如同五線譜的高壓線譜成一首傷離的樂章,父母知道是要燕子告別了!

  不經意的一天,唧唧鳴叫的燕子一家不辭而別,家里冷清了許多,怏怏的父母找到生產鋁合金的商家安裝門窗。

  門窗安裝好,夜間房子暖和了許多。可拍拍密不透風的門窗,父母又懨懨不快:明年春天燕子回家豈不進不了門了?我提議在玻璃上挖個洞或者窗子留個縫。父母還是狐疑:要是燕子找不到留的洞那該怎么辦?

  請求鋁合金安裝工人在門窗玻璃上挖個洞,被哂笑著因難度大而謝絕后,父母悵然若失,無奈接受了給“客人”斷絕了歸路的現實。“故巢尋舊主,歸燕似故人”從此成為絕唱。

  今春,望著偶爾翻飛在波光粼粼水一雙面,用剪刀似尾翼修剪春光的雨燕,狐疑是不是去年家中的“客人”?默默問詢他們是否尋到投宿新家?

  清夢中,斑駁流年中春光搖曳,我不掃徑上的落花,只為它蓬門避開,我和我滿庭的露水一起等待。等一個風塵仆仆的清晨,落花逐流水,水緩燕歸來,定會看見去年的那一對輕巧地躍上枝頭,清澈的黑眸波光流轉,如同故友興奮中婉轉唧唧分享著漫長冬季的相思,欣喜報告春天到來的訊息!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