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的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有這樣一群女子,她們坐在一起時總會忘記自己的年齡,談笑間流露出的是少女才有的情懷。笑聲忘乎所以,仿佛正值豆蔻年華。日落西山時,她們會各自分散回家,淘米洗菜,成熟穩重地持家。

  閑時,穿一雙拖鞋,邀上幾個平日里相熟得很的去逛逛街。雖然已不再窈窕,仍然東挑西選,將衣服件件放在身上比劃。

  買一件紅色連衣裙,自我解嘲:“趁著能穿時趕緊穿吧,等老了就只有眼羨的份了。”

  眾人紛紛道是,各自買了中意的衣裳,一路說著顏色和樣式,伴著啪嗒啪嗒的拖鞋聲,一路上又是歡歡笑笑。

  農忙時節,提一罐子茶或綠豆湯,在頭上搭一條毛巾,再戴上草帽,又是一雙拖鞋,在田間小路上啪嗒啪嗒。遇到同樣是給丈夫送茶點的女子便會笑著打招呼:“哎,怎么不把帽子戴上啊!“

  “唉,皮粗肉糙的,遮不遮無所謂。”

  “還是遮遮的好,人家幾百幾千地往臉上砸錢,咱們遮個太陽有什么!”

  對方便將草帽很自然地戴上了,用手在臉上摸一把,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女子終究是愛美的。

  若碰上丈夫外出時間較長的,也會滿心期待能在他回時給他一個驚喜。比如身體能瘦一點或是皮膚能白一點。等到丈夫真回來了,便會做一桌拿手好菜,在飯桌上會故意說些“我又胖了不少”之類的話。丈夫聽后呵呵笑著答道:“的確是胖了。”女子便不再說話,只悶聲吃飯。

  其實她們對于自己的年齡和外貌是在意的,只是她們早已將自己的青春付出,收不回來了。她們安心過著自己的生活,啪嗒啪嗒的拖鞋聲是她們生活的節奏,悠閑平淡。平淡的歲月如磨砂一般將她們原本細膩的肌膚磨得粗糙不堪。

  不知道夜色正濃,月上中天之時,會不會有人,臨鏡,自覽,輕嘆:遙想當年,閨中待嫁。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