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茬時光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再有那么幾天,再有那么幾場雨,深秋就將至了。

  (一)

  想起來,堪堪還有一場遠足尚未前行,也不知那一灣風景,最終成了什么模樣。設想過在那里,放一場忘乎所以的風箏,讓情緒貼近自然。上一柱虔誠的高香,混沌至今,姑且容我的心靈匍匐于廟堂。那幾世,你是高僧我是香,陪伴著你,焚燒過一段寂寥的時光。我總是不去,那些記憶,必定躲在孤單的角落里,想我想得發慌。

  (二)

  整整一個夏季,買了成堆的衣裙,它們就這么嶄新的躺在衣柜里,看著我踱來串去的身影,無奈的發出嘆息,其實,我是有愧的,對于每一件衣裳,我都答應過它們,赴一場盛宴;看一段月光;搖一曳舞姿;轉一個華麗的彎。好讓這些啞巴物件,綻放出該有的光芒。天一涼,這些承諾,便擱淺在夢想起飛的地方。撩一撩最近拉長的頭發,從心底發出了一聲感嘆,該怎么形容呢?這些被辜負的日子,總使我覺得羞愧難當!言必行,行必果,這是最起碼的修養問題,而我呢,做人做得這么言而無信,哎,找任何理由都覺得牽強。約束住這些潦草和不負責任的行為,現在對我來說,真的越來越難了。

  (三)

  走過不該走的路,說過不該說的話,一路行來癡癡傻傻,半生的光陰耽誤在了看不開上,春夏寒暑幾經周換,一年的歲數,陡然添了一年的蹣跚。如今站在了瑟瑟的時光長廊上,望著習習而來的秋風,淚,潮濕住了眼眶。很久以前,那些懵懂乖順的日子,仿佛不經意間又回來了,提醒著我坐下來,喝一杯茶,光一回腳丫,散漫的走在鵝暖石鋪成的小道上。看一看小河水因微風而泛起的漣漪。閃爍著撩人心魄的浪漫。

  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因為喜歡瘦身,經常餓得頭昏眼花,每每黃昏之下,跌倒打滾的摸索回家,餐桌上,總有父母為我早已準備好的一碗湯,當我狼吞虎咽的把它吃完,抿抿嘴,這一天才算心滿意足的過完。

  如今細細地想,那些身后有余忘縮手的日子,那些所有頑固的裝模作樣,只有我的父母才能一一體諒,并在我需要的時候,永遠的放在了那兒。那碗一層不變的湯,真的很香,很香!原來,許我現世安穩的,不是那顛倒乾坤的承諾,更不是風花雪月的纏綿,原來,只是一碗青菜湯。

  (四)

  小時候的芝麻糊很香,夢寐以求的盼望也很香。二十年以前的秋窗只是一個玻璃窗。自從隨著歲月一起向上爬,樹木惘然添了年輪,我們枉自添了一些哀傷。沒有真心交付的日子,還叫做過日子嗎?那些個在刀尖上摸爬滾打的過往,想想辛酸過半。

  假如上天答應滿足我們一種愿望,當初會選擇幸福嗎?假如還有的選,我能回到從前嗎?答應所有的人,答應自己不再倔強了,乖乖地聽話,安靜的學會一些手工技術,為那些摯親編織一件衣裳。那樣的暖,想來肯定貼在了心上。老天罰我回不去了,一任后悔撕扯著我的心房。一意孤行的結果就是:徹夜難安。

  (五)

  某年某月的一個傍晚,深秋的晚霞,映照在了玻璃窗上,桌旁,父親獨自喝著茶,望著一窗的夕陽西下。母親的飯菜估摸著做好了,喊著讓我幫忙端菜端飯,我呢,我躲在了房間里,翻著眼睛沒聽見一般。父親微微一笑:“算了,別喊她了,生個女兒怎么辦呢,就要養的像彩虹一樣。”我這個像雨后彩虹一樣的女兒,在房間里把衣服翻了一地,終于找到了那件深藍色的毛線背心,我母親替他編織的,他愛的什么似的。我趾高氣昂的走出去,把它披在了父親的后背上。那一天,一屋子都是斜陽投射進來的粉紅的光,那一天,一屋子都是溫暖。我很想說,這一生,咱們一家人何其的幸運,在最深的紅塵中重逢了,并結下不解之緣。在同一屋檐下,同甘苦,共患難。

  (六)

  流年,拖拖拉拉的到了今天晚上,伴著我的,只有兩種光芒。一種是月光,它此刻無奈的掛在了天上,也算深情的隔著秋窗,向我噓寒問暖。還有一種,便是桌邊的燈光了,它體恤般的照在我的鍵盤,以及我正在打字的手上。并揣摩著我,這一刻正在回味,以及那些不該回味的地方……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