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走著就散了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下班的途中,看到你的住戶門前在搬運東西,房東阿姨小聲的說:如果有誰要租房子,請幫我介紹,樓上套間。樓上套間?我記得那是你租的,你走了嗎?或許是搬回去了吧。

  記得那天傍晚,我剛下班,從包里掏出鑰匙,還沒來得及開門,你來了,后面還有兩個孩子,都還小,四五歲的樣子。平時忙于工作,周圍來來去去的鄰里,見了面點個頭,打聲招呼,算是問候,你什么時候來我還真的不是很清楚,幸好有這么個印象,好像見過你,就在家的不遠處,這使我少了一些唐突。

  你自我介紹說你就在那個路口租的房子,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大的男孩今年五歲,剛上幼兒園,小的女孩四歲,還沒讀書,你是個全職的家庭主婦,你沒有自己的工作,每天看著我上班下班,真的很羨慕,很想找我聊聊,一直沒機會。你說的那樣真誠,那樣認真,有時又像是自言自語,連介紹自己的孩子都用的一些生澀的詞語。

  我有些感動,有些心疼,我從沒想過會有個陌生的靈魂每天在等著我,希望著和我靠近。

  我開了門,把你讓進屋里,拿了些瓜果,你有些驚訝,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我可以和你交朋友嗎?”你說的那樣直接,又那樣自然,我聽不出一絲做作。

  你雖然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留給我的第一感覺依然是好像沒在世俗泡過,一頭短發,顏色偏黃,大眼睛里好像還停留在某個年齡,憂傷卻是明顯,我又一次心疼了,這是一個怎樣的母親,女人,孩子?是被塵封的太久了?被世俗忘了?她有著怎樣的不安全感,她是多么需要一個朋友,一個傾聽者,多么需要做一次淋漓的傾訴。我的母性告訴我,要做一個好的聽眾。

  當我說可以,你有什么話隨時可以找我說。你明顯高興,大眼睛放著光芒,拿出手機,身子稍微前傾,要我告訴你我的q,你說這樣就能隨時跟我聊天,我不得不告訴你,我也是個家庭主婦,我要工作,要忙家務,還要帶孩子,少有時間去聊天。你是有些失望,隨即又跟我要手機號碼,我不知后來你是否打過我電話,那時我真的不想再讓你失望,我沒說其實我手機也不好打,老公常說我手機有和沒有一樣,老是打不通。

  你邊磕著瓜子邊說,那么多人,想找個說話的還真難。很多時候他們不懂,還到處說亂說,好好的一件事情被他們一說什么味都變了。

  你說你家離這不遠,就在后面那條街上,家里有婆婆公公小姑子,我以為我會屬于那,可是錯了。我只屬于我,我沒有和他們搞好關系,或許是我的不對,我以為我的委曲求全能帶來一些安寧,會得到他們的理解,可是沒有,我依然是個局外人,所以我帶著孩子出來了。有人說我傻,成全了別人,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必須離開,如果他還愛,他會過來,如果他不愛,我留著也沒意思。

  你邊說著,邊沉思,那雙大眼睛滿是憂郁。

  你說你沒有告訴你父母你現在的情況,他們吵了一輩子,近幾年才安靜些,你不想破壞他們這份安寧。你現在倒是習慣了一個人。

  愛越真,傷越深,我希望從你的某些言辭中找到安慰的可能。

  你說那天路過新街道看見一個新開的花店,于是你買了束玫瑰,準備給老公一個驚喜,被婆婆看見了說不知又和誰去鬼混了,還帶了花回來,膽子越來越大了。你心不快,又不便爭論,于是打了個電話給你媽媽,那個電話打的時間有些長,不過你沒說你的煩惱與不快。你說,你不喜歡訴說,更不會對父母訴說,他們真的已很疲憊了,你不想增加他們任何負擔。

  可是你沒想到的是晚上你老公帶著微醺的酒意,回來和你大鬧一場,甚至動手打你,他問你那花誰送你的,給誰打了那么長時間電話,在家什么事不干,專門勾引男人。

  你的神情越是憂郁,你說這種吵吵鬧鬧,打打罵罵的生活真的很難過,我從小看著爸媽的生活,真的是無語。雖然后來老公聽了解釋,可是心里卻傷痛難磨。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我擔心這經你該如何去念。

  你說,后來才發覺那不過是有預謀的開始,以后不論自己如何小心,吵鬧沒停過,一直搞不懂他怎么會變得如此多疑,無禮,粗暴。

  一念成仁,一念成魔,是哪一念讓他變成這個模樣,難道愛忘了,心散了,情淡了?

  你說一個偶然,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原來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那個女人比你老公大幾歲點,可是美麗依然,能干又大氣,幫你老公弄了幾個工程。你老公現在是名人,現在的項目是以投資者角色接手的,在鄉里有了自己的頭銜,專門負責本鄉的拆遷改造工作。

  你說你知道,這都是那個女人的功勞,你老公帥氣是有,油嘴滑舌是行,可絕對是沒有這能力,也沒這后臺。

  既然愛已單薄,情已變色,還有什么好挽留,傷過痛過才知,除了自己,一切都是云煙,該放手時就放手,勉強著,只會讓自己更難受。

  黑暗從四面八方涌來,把我們的身影淹沒,我欲開燈做飯,你仰起頭眨了幾下眼睛,硬是沒讓淚水流出。

  你走了,門前的阿姨神秘兮兮的說,這個女的真不是東西,有家不住,現在又不知跟哪個野男人跑了?

  走著走著就散了,看著看著就淡了,那么多的流言蜚語,誰又真心的去關心過一個靈魂的需求?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